• 評論

破解國祚密碼 中共將克服興亡周期律

+

A

-
2016-10-19 17:48:30

近期,中共中紀委拍攝的專題片《永遠在路上》已在10月17日開播,這部展示落馬高官懺悔画面、披露貪腐細節的8集專題片將連續播映至25日,這也被視作在為中共六中全會前的輿論鋪墊。

不過,在播出第一集的《人心向背》中提到,毛澤東和黃炎培曾在延安談話的內容,內容大致之意,“其興也浡焉,其亡也忽焉”,稱历朝历代都沒有能跳出興亡周期律。毛澤東表示:“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律。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然而,縱觀中國近百年历史,常不禁令人感嘆“多難興邦”,曾历經多次生死存亡,最終都堅挺走過。

值得关注的是,習近平執政伊始,重提“毛澤東历史周期談話”,有觀察者認為其中暗含兩層深意,第一,共產黨人必须高度警惕跳不出興亡周期律;第二,共產黨人必须高度自信能夠跳出興亡周期律。

一個“警惕”,一個“自信”几乎涵蓋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執政中國之后,進行的反腐、改革、破立新規的一系列動作,無論是人事、軍隊、經濟等方面,無不在向外界表明,中國是可以克服“历史性周期律”。

三次攸关生死存亡

中共在1921年的風雨飄中草創,一路几經內憂外患,至今確立內地執政地位。從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共推行的“第二個五年計划”提出以“總路线”、“大躍進”、“人民公社”的“三面紅旗”核心內容,企業在短期使中國成為一個富強的國家,建立社會主義。

而1958年就成為中共一個轉折點,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当年发表社論提出國民經濟“全國大躍進”的口號,誰都無法料到這竟會是最終導致中共政權嚴重危機,以及數百万中國民眾“非正常死亡”的一場龐大的政治經濟運動的開始。

直到今天,對于大躍進中的死亡人數仍存在爭議,有相关統計分析從1,800万到4,500万不等,也有學者認為其死亡人數是2,000-3,000万。但無論如何,這是中共自“進京趕考”以來所遭遇的第一個嚴重之爭危機。

有分析人士認為,正是因為大躍進政策上的失誤,導致毛澤東與曾經并肩作戰的戰友們出現裂痕,一度被迫退居二线,這也恰恰給他日后為奪回“王權”发動“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筆。

在中國大陸十年文革期間,普遍的批斗、抄家、告密等文化,使中國傳文化與道德淪亡,整體經濟受到嚴重影響。在這樣一場重大的“人禍”后,中共于1981年通過《关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历史問題的決議》將文革定性為“由領導者錯誤发動,被江青和林彪兩個反革命集团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習近平一系列改革都在避免共產黨出現“人亡政息”(圖源:新華社)

当文革結束之后,中國又迎來了一陣創痛,1989年的“六四事件”最終以悲劇的方式收場,至今中共對于“六四”仍避而不談。但不可否認,在三次关乎中共生死存亡的磨難中,中國確實找到了一條正確的,也是適合自己國情的道路。如今,中共再面對“历史周期律”,有了些許底氣。

如何化解挑戰?

中國的历史周期律:一個朝代剛興起時充滿活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執政者開始退化,社會也隨之衰敗,直至消亡,周而复始。嚴格說來這個定律并不准確,中國部分朝代不是完全亡于衰敗退化。比如宋朝雖然有政爭有腐敗,但在滅亡時仍是經濟、文化高度繁榮的國家,其文明程度遠高于周邊地區,卻亡于蒙古不可阻擋的鐵騎。從這個角度而言,今天擁有強大核武器的中國,已經不大可能因為外力因素而衰敗下去。

若是從人才選撥的角度而言,中國找到了一條嶄新的道路,而且實踐證明是有效的。來自北京的學者成文,其一,今天中國雖然延續了一個政治中心的傳統,但是最高領導人的產生是從全國選撥的人才;其二,必须要有長達几十年的基層管理經驗和考驗;第三,有任期制。

此外,從“历史周期定律”中還可窺見一個經濟因素,即是:当一個新朝代開始的時候,由于長期戰亂,人少地多,政府可以從容地進行分配,人口與資源的矛盾很容易解決。但隨著人口的擴張、土地兼并現象的出現以及農業生產率不可能大幅提高的限制,一旦发生自然災害,往往導致矛盾激化,天下大亂。

但今天的中國,早已发展成為一個工業經濟、城市社會,并和世界同步進入信息社會,而且全球化使得資源交換的成本大幅降低,完全可以解決近現代之前相当多無法解決的人與資源的冲突。全球化經濟当然有新的挑戰,但是傳統意義上的經濟局限已被打破。

導致中國朝代衰敗還有一個原因。即中國是一個超大規模的國家,從上到下層級過多,信息傳遞過程容易失真。可今天的中國已經進入智能手機和互聯網時代,深度的全球化也已經把世界變成地球村。信息的傳遞和流通不僅高速而且成本極低。

這個科技進步,對于小國的影響并不明顯,但對于中國這樣規模超大的國家卻帶來難以估量的正面意義。

而且,中國共產黨已經形成了體系化、制度化的調研谘詢機制。國家的有效治理在技術層面也上了一個台階。可以說,雖然挑戰永無止境,但中國共產黨通過繼承、借鑒和創新,已經有可能解決傳統的“历史周期律”中諸多棘手的難題。

撰寫:潘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