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危機:中國民意視角下的金家政權

+

A

-
2017-04-20 05:46:19

美國政府宣稱派遣航母戰斗群開赴朝鮮半島,上周六,適逢朝鮮已故領袖金日成誕辰的太陽節,朝鮮在盛大的閱兵式上展出了遠程導彈,隨后揚言說隨時准備重啟核試驗。至此,二戰以后世界兩大火藥桶之一的朝鮮半島一時間劍拔弩張。

美國当地時間4月18日,福克斯電視台播出對總統特朗普的采訪,針對朝鮮問題特朗普表示,中國正在前所未有地對朝施壓。同日,國防部長馬蒂斯也指出美國正在就朝鮮問題同中國密切合作。

一揚一抑,詭譎難辨。

而已經持續十余年的朝核危機,不只考驗著、改變著中美決策層的對朝政策,同時也深刻激蕩和改變著中國民眾的對朝認知,甚而在知識分子、意見領袖中間掀起了一場中國對朝政策大辯論。

中國民眾對朝鮮的历史記憶,始于上個世紀的那場韓戰(中國稱朝鮮戰爭)。中國人用鮮血和生命保住了朝鮮政權免遭覆滅。從此,從血與火的考驗中,誕生了中朝兩國 “唇齒相依”的“血盟”。在其后的冷戰歲月,中國給了朝鮮政權強大支撑。


朝鮮太陽節閱兵式上展出新型遠程導彈(圖源:VCG)

直到今天,“中朝傳統友誼”的历史記憶,仍舊鐫刻在老一代人的腦海里。

而年輕人,一方面因為缺乏親身經历,另一方面因為朝鮮政權的高度封閉,對历史記憶里的中朝友誼、對朝鮮這個社會主義鄰國都印象模糊。

隔著圖們江、長白山、鴨綠江,朝鮮與另一側的中國東北三省相鄰。尽管因為中美关系解凍、中國對外開放直至1992年中韓建交,平壤對北京抱有怨恨情緒,但中朝官方往來、經貿往來一直持續著。

1994年朝鮮发生大饑荒,在這之后的漫漫10年当中,据韓國統一研究院2004年的研究成果認為,朝鮮損失了几乎10%人口。這引起了持續不斷湧入中國的難民潮,尽管朝鮮政權嚴格限制朝鮮人外逃。

正是從這些“脫北者”口中,中國普通民眾得知這個鄰國有多么貧窮。据世界銀行、韓國央行的綜合數据,面積12.04万平方公里、人口2500万的朝鮮,2015年GDP僅為34万億韓元(約合2059億人民幣)。而中國邊遠地區的三线城市遵義,2015年GDP都達到2100億元。

經历了對外開放的中國人對此大惑不解,窮則思變,如此貧窮的朝鮮為什么還要高度封閉呢。還不僅僅是貧窮問題,在中國民眾心目中,朝鮮金家政權還是個麻煩制造者。

1962年,中朝签訂《中朝邊界條約》,中國甚至將部分長白山和天池贈予朝鮮(包括天池的約54%面積),這形成了今天的中朝邊界。然而,從2006年到2016年,在長白山的另一側,朝鮮先后進行了五次核試驗,規模一次比一次大。

2016年的兩次核試驗,中國境內震感明顯,吉林省一所學校操場開裂,學生上課時緊急疏散跑出教學樓。在吉林撫遠縣建起來的万達廣場至今也沒有試營業。這還僅僅是核試驗,要是未來某一天,朝鮮的原子彈有意也好無意也好甩炸了呢?后果不堪設想。

近年來中國東北經濟不景氣,中國民間投資界有一种說法是“投資不過山海关”。不斷核試和发射導彈的鄰國朝鮮,攪動了東北亞的局勢,嚴重阻礙了中國東北擴大開放的步伐。

內外交困之下,尽管出于對政權安全的深深焦慮,朝鮮核試有它自身的邏輯。但中國民眾普遍對專制落后、窮兵黷武的朝鮮金正恩政權心生厭惡。

2014年2月的金正男遇刺,集中檢驗了中國民眾,尤其是年青一代網民的對朝觀感。尽管直到現在也沒有可信的證据證明,金正男之死是金正恩下的命令,然而中國年輕網民還是一邊倒地將矛頭指向了朝鮮金正恩政權。

這一切,更是引起了中國知識分子、意見領袖的反思,從而誘发了中國對朝政策的大辯論,要求重新檢視過于被動的對朝政策。這种政策試圖在平壤、首爾和華盛頓之間維持基本的平衡,其結果是各方都不買賬。反思和辯論內容經過廣大網民在網絡上的迅速傳播。据分析人士分析,十八大以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很不滿意金正恩。

据《紐約時報》新近一篇文章披露,“習特會”后,總統特朗普已經意識到,北京對這個貧窮的鄰國并沒有絕對的控制權。不僅僅是簡單的控制權問題,如同中國民眾夾雜在历史與現實之間的复雜的對朝民意一樣,中國的對朝政策具有复雜性,要平衡其遠期近期國家利益。

改變往往都是緩慢的,樹欲靜而風不止,事情正在起變化。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維丁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