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成印度抗華工具 藏傳佛教嬗變

+

A

-
2017-04-20 09:22:15

4月中上旬,涉足蒙古和日本之后未滿半年,達賴喇嘛又選擇到中國藏南地區(印度實際占有并稱“阿魯納恰爾邦”)訪問和“弘法”。雖然達賴喇嘛方面一直強調“宗教性質”“宗教之旅”,但是除了蒙古因中國施壓臨時取消官員會見,日本、印度都以很高的政治規格來接待他。

印度總統普拉納布•穆克吉在總統官邸接見了達賴喇嘛。這是印度國家元首60年來首次公開與達賴喇嘛會面。被印方任命為中國藏南地區首席部長的佩馬坎杜更是在此期間放言稱,獨立的西藏——而非中國——才是印度在北面真正的鄰居。



因此路透社等媒體分析,達賴喇嘛成為莫迪應對中國在南亞政治和經濟影響力擴大的外交工具。

達賴喇嘛這一輪出游,也涉及他的身后之事。在達賴喇嘛此行之前,坊間和媒體就有了关于達賴喇嘛轉世繼任的話題討論和猜測。此番他訪問了藏南地區的達旺鎮,該鎮出生的倉央嘉措在1682年成為第六世達賴喇嘛。 

其間,達賴喇嘛對外說,有关達賴喇嘛轉世傳承制度的最后決定會將在他快90歲或90歲時作出。他希望在今年主持召開一個高級僧侶會議,開始對繼任問題進行初步討論。

觀察人士表示,有关達賴喇嘛轉世的話題,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已經爭論了數年時間。只有在2015年年末傳出達賴喇嘛身體有恙,而海外藏人內部冲突的新聞和消息之后,達賴喇嘛轉世才成為相关者所重視的現實問題。

達賴喇嘛先后聲稱過轉世為印度人、蒙古人、歐洲人、女人、蜜蜂,甚至還有過停止轉世的說法。不過在不久前于達旺鎮舉行的一次記者會上,達賴喇嘛有些嚴肅地表示,無人知道下一任達賴喇嘛出生在哪里,或者來自何方。

有分析人士認為,達賴喇嘛之前一些有关轉世的說法,對于其所屬的藏傳佛教格魯派而言,是有些出格的。畢竟,自14世紀開始,達賴喇嘛轉世制度已历十四世,順承600多年。如果如其所說轉世為西藏地區之外的人、動物,或是不再轉世,都將是這一教派的顛覆性變化。不過,這种變化的出現也有客觀原因。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出生于1935年。1959年,也就是西藏歸于中國政府管轄接近10年后,達賴喇嘛因中國國內原因與一些藏人一道流亡印度。

該分析人士表示,達賴喇嘛当時年僅24歲,開始接受西方文化的“洗禮”。經過近半個世紀之后,達賴喇嘛已經適應和習慣了西方的政治、文化和媒體環境。而且由于其在藏傳佛教格魯派中的絕對影響力,這一教派也因之出現了融入西方文化和制度體系的改變。這种變化当然也受到西方政界和媒體的歡迎。

比如在1987年華盛頓,達賴喇嘛要求中國“尊重基本人權、民主和自由”,2014年发表聲明稱,“對所有為自由、民主和人權獻身的人們進行祈禱”。歐洲委員會秘書長賈格蘭德在2016年9月曾稱贊達賴喇嘛是“最堅決的人權捍衛者”。

不過,達賴喇嘛現今所支持的這些理念與在海外藏人群體里所試行的民主制度,都已經與傳統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差異極大,甚至完全相反。在達賴喇嘛去世之后長達數年的“真空”期間,這一宗教的存續走向很難樂觀。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寫:青蘋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