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解析 馬建自爆與郭文貴秘事

+

A

-
2017-04-21 01:27:06

北京時間4月19日晚間,一段中國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的自述視頻開始在網上流傳。視頻里,馬建詳細講述了如何利用手中的公權力幫助郭文貴征戰商場并获取自身利益的詳細過程。

以下為根据視頻內容整理的文字記錄:

我叫馬建,原國家安全部的副部長。2015年1月被組織審查。接受組織審查以來,我向組織交代的問題涉及多個方面,這些問題嚴重違反甚至踐踏当前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尤其是廉潔紀律。


原國安部副部長自訴,自己跟郭文貴之間的政商共同體如何煉成(圖源:VCG)

很多行為已經構成了嚴重的違法犯罪,可謂觸目驚心。而這方面又以我和郭文貴之間的問題最為突出。

我同郭文貴是2006年左右經工作結識的。從2008年到2014年我利用我的權力和職務上的便利在郭文貴個人問題和公司經營上給與了他很多幫助,主要有以下几件事情。

一、濫用公權,打擊對手曲龍

2010年前后,郭文貴向安全部反映其公司一名叫曲龍的高管曾幫助其代持了一些資產,但曲龍不但不歸還這些資產還敲詐郭文貴。

后來郭文貴以曲龍敲詐為由先后向北京市公安部門兩次報案,但北京公安均以此事系經濟糾紛拒絕立案。

于是,郭文貴希望安全部出面協調北京市公安局對曲龍敲詐案進行查處。我派員去協調有关部門,但北京公安部門始終沒有立案。

之后,郭文貴又提出其已私下跟承德公安有关人員進行了溝通,明確此事承德也有管轄權,但需要省廳支持。希望安全部同河北省公安廳領導打招呼協調此事在承德立案。

我派員前往河北向張越口頭汇報,并且本人也親自給張越打電話,希望河北省公安廳和政法委在此事上給予支持。

很快張越決定曲龍一案由承德公安立案偵查。在承德公安准備立案之前,為了讓河北更加名正言順的立案,我派員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義給河北省公安廳发函,說明郭文貴跟我們是工作关系,為國家安全工作作出過貢獻,希望河北省公安方面能夠調查審理曲龍案件。

后來承德公安便正式立案了,并對曲龍實施抓捕。最終曲龍被承德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年或12年。

二、以國安名義干擾案件,監聽謝建生

2012年左右,郭文貴反映河南有個叫謝建生的人以曲龍和郭文貴詐騙他為由在河南焦作報案,且已被当地公安機关立案調查。

我派員前往河南焦作了解案件情況,并解釋郭文貴有安全部的背景,看能否進行溝通,但河南当地公安認為案件事實清楚需要繼續偵辦。

后來郭文貴又反映河南焦作公安來北京對他的公司進行調查,希望安全部出面從中調解。

我派員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義前往公安部經偵局以郭文貴有國家安全工作背景為由進行協調溝通。公安部經偵局表示今后會考慮郭文貴的背景。

為對焦作公安異地辦案進行制約,我又派員以公安部十七局的名義跟河南經偵總隊溝通,希望当地公安在辦理案件時要慎重。如果要抓捕郭文貴需要跟安全部溝通。

河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表示同意我們的意見,會全力支持。不久,郭文貴也跟我說他通過私人关系出面協調了相关部門。

這之后焦作公安確實沒再到北京查過郭文貴的公司,也沒有再找過郭文貴。2013年初,謝建生本人開始督促焦作公安辦理此案,為掌握謝建生的動向,我違規派員對謝建生短信、話單進行調取。

之后不久,发現謝建生可能涉嫌網絡賭博以后,為了抓住謝建生的把柄,達到處理謝建生,使其不再督促辦理此案的目的,我違規派員對謝建生進行監聽。

我還曾跟張越見面提過,希望河北公安廳對謝建生賭博問題進行立案調查,但未果。

在對謝建生監聽一年左右的時間后,由于沒有发現謝建生的違法线索,我才派員將謝建生的監聽停掉。

另外,曲龍被判刑以后不久,河南焦作公安向河北公安提出要把曲龍押解回河南審訊。我怕節外生枝,出于保護郭文貴目的,親自打電話給張越讓其協調不要將曲龍押回河南審訊,張越同意并親自去協調此事。

三、協調違規擴建后海别墅

2013年下半年,郭文貴因改造擴建他在后海的住宅,占用一塊公共用地,北京西城區城建部門要求其拆除違建并將公共用地騰退。

郭文貴希望安全部進行協調,于是我又派員持十七局介紹信前往西城區相关管理部門協調,但協調未果。

于是我親自打電話給北京市的副市長陳剛,希望其幫助解決此事。陳剛說占地是違規的,根本沒有辦法協調解決這個問題。

四、協調北京市領導,違規增加建筑容積率

2008年左右,郭文貴在建設金泉廣場寫字樓時違規增加容積率。北京市規委對郭文貴違規建筑進行處罰,按照處罰最高的規定可以拆除這些建筑。郭文貴因此會面臨几個億的損失。

于是郭文貴找到我希望就此事能夠幫他進行溝通。后來我跟陳剛進行了溝通,陳剛也答應幫忙,于是我派員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義,給北京市規委发了函,說明郭文貴是安全部的关系,為國家安全事業做出貢獻,就違建一事希望北京市規委在不嚴重影響郭文貴公司利益情況下依法做出處理。

北京市規委將情況報給陳剛,經陳剛批准以后,最后只對郭文貴的公司進行了罰款處罰,雖然是罰款的結果,但為郭文貴挽回了數億元的損失。

五、安排刪除郭文貴負面報道

2010年左右,郭文貴開始收購民族證券,網上陸續出現了很多郭文貴的負面報道。

郭文貴提出這些負面報道會影響他形象,不利于收購,所以想請安全部幫忙進行刪除。

我安排安全部十七局網絡處對郭文貴網絡負面報道進行刪除。從2010年到現在,經我同意,交由安全部十七局網絡處大概幫助郭文貴刪除了10個以上的網絡負面報道。

六、打擊記者,協調收購民族證券

2012年左右,在收購民族證券即將完成的時候,郭文貴提出有個21世紀的記者,經常在網上发表关于他的不實負面報道,意圖敲詐他。

為讓該記者不再发表郭文貴負面報道,我派員持安全部十七局公函前往上海市,要求上海市國家安全局配合對那個記者進行調查。

上海市國家安全局很快找到那個記者與他談話并施加了壓力,表明郭文貴是國家安全部的工作关系,不要影響國家安全工作,那個記者保證今后不再发表郭文貴的方面報道。

七、協調動用國安權利,干擾司法

2011年左右,郭文貴在開发盤古期間因土地問題與朝陽大屯鄉孫永華发生經濟糾紛。后朝陽法院判決大屯鄉孫永華勝訴,但一直未能夠對郭文貴的公司強制執行,僅凍結了郭文貴公司的一些賬戶。

郭文貴公司的一個會計,因為失誤操作把2億元人民幣左右(1元人民幣約為0.1454美元)的資金打入了其中一個被凍結的銀行賬戶里,郭文貴提出想讓安全部出面幫助他把這筆錢要回來。于是我派員持安全部十七局的介紹信到朝陽法院、民生銀行和大屯鄉去做工作,但均未果。

后來我又派員通過安全部十七局向北京安全局法制處发函,要求北京安全局法制處開具了凍結該賬戶的手續。

將郭文貴公司那個民生銀行賬戶也凍結了,這樣朝陽法院也不能將該筆錢款划撥給孫永華,也就是說孫永華不同意退款他就得不到那個賬戶內的一分錢。

之后我又派員跟孫永華談退錢的事,并提出如果他們同意退錢的話,可以給大屯鄉孫永華留一部分錢。如果不退錢的話他們一分錢别想拿到。

在我得知孫永華的兒子是海南省國家安全廳的朋友关系后,我又親自給当時海南安全廳打電話,讓孫永華的兒子做其父親的工作,最后孫永華同意將賬戶內大部分錢退還給郭文貴,然后我們將該賬戶解凍。

孫永華那邊收到錢以后又拿出一大部分錢划給了郭文貴公司的賬戶,自己只留了一小部分。

八、動用國安公權收購民族證券

2008年左右,郭文貴打算收購民族證券的股份,想先收購一家河北金融機構持有的民族證券3%或5%的小股權,以此來實現股東的身份,這樣以后再收購首都機場持有民族證券股權過程当中就擁有優先受讓權。

但是在這個過程当中,作為股東之一的張宏偉始終不配合工作,后來我又派員去做張宏偉工作,張宏偉最后表示願意配合國家安全機关的工作。郭文貴順利收購了河北那家金融機構持有的3%到5%的民族證券股權。

2009年左右,李家祥擔任民航總局局長期間對郭文貴政泉公司收購民航總局持有的民族證券股份一事采取不表態的態度,而且流露出希望有金融背景的公司收購民族證券的股份。

因為郭文貴的政泉公司沒有金融背景,所以在這种情況下,郭文貴希望安全部出面跟李家祥進行溝通。于是我約李家祥在李的辦公室見面。

見面以后,我表達了郭文貴和國家安全部之間的关系,希望在收購民族證券的事情上得到民航總局的支持。最終得到了民航總局有意向郭文貴轉入民族證券股權的承諾。

2010年底到2011年初的時候,郭文貴同民航總局就收購民族證券的商業談判完成了,只差證監會的政策支持。

因郭文貴為收購民族證券而成立了的一家項目公司時間比較短,資質也不是很充分,所以当時證監會的副主席遲遲沒有批准。

為幫助郭文貴,我親自與副主席見面吃飯約談此事,后派員持安全部十七局公函去證監會協調。很快證監會就把收購民族證券的事批了。

九、郭文貴行賄和馬建受賄行為

2008年到2014年在我利用手中的權力和職務上的便利幫助郭文貴解決其個人和公司經營問題的同時,郭文貴為了討好我,感謝我,維系和我的关系也給我輸送了大量的利益。

2010年左右,我和我二姐購買郭文貴開发的金泉家園的6套房產,当時在郭文貴幫助下是按照93折價格購買,這6套房產的總價值應該是900万左右。

当時因為我們資金不夠,所以從郭文貴那里以借的名義拿了600万人民幣現金并交付房款。實際上這筆錢郭文貴就是想給我的。

2011年左右,我和我二姐打算購買郭文貴開发的金泉廣場10套寫字樓房產進行投資,總面積大概1,000度平米,總價值2,000多万元人民幣。

当時是按照市價每平米1,7000多元購買的,在郭文貴的幫助下,我們購買了朝向比較好的10套房產。

由于当時購買的時候資金不夠,所以我又去找郭文貴借錢,后來郭文貴分几次借給了1,500万元人民幣現金,我將錢交給我二姐付了房款。

2013年底,我二姐想把這10套房產賣掉,郭文貴知道后願意將放在按市價回購,最后定的是每平米4万元價格進行回購,房子被回購以后,郭文貴陸續給我二姐打錢,最后差1,500万沒有付。

郭文貴跟我商量,說這樣做比較安全,通過賬面上我看也就相当于我還給郭文貴了,我也就同意了。通過這次投資我和二姐淨賺2,200万左右人民幣。

2011年前后,郭文貴為我在香港太古城購買2套房產,總面積將近是200平米,總共花了3000多万港幣。雖然為規避風險房產落在我一個外甥名下,但實際擁有者是我本人。

2010年至2013年過年的時候,郭文貴以給我孫子輩壓歲錢為名義陸陸續續給了我現金大概人民幣300万元左右,每次最少二三十万,最多的時候是七十万。

這些錢我都放在家里了,過年的時候发紅包也給出去一部分,有些日常花了,也有些還在我的家的地庫的保險櫃里。

2014年底,我到香港的舊貨市場買了一些舊钟花架等物品,当時我自己付款,我付了9万多港幣,拎回來的時候,郭文貴的助理趕來送我,放到我包里有10万港幣。

2014年11月我在巴基斯坦出差買了一些青銅佛像,還有几件核桃木箱子等工藝品,郭文貴安排人給我付了3万美金。

2014年5月我在阿聯酋出差的時候,也買了一些工藝品,郭文貴給我出了2千美金。

我現在居住的玫瑰御園的房子,裝修花了70万,是郭文貴出的。

另外我家客廳有一大兩小的沙发和一個藤制的小茶几也是郭文貴送我的,這些價值我就不特别清楚。

還有我在金泉家園的房子,有三間是郭文貴給我簡單裝修的,估計要20万左右。

另外,在2009年2012年,郭文貴兩次安排我家人在國內旅游總共花費10多万。

几年前,我去香港出差的時候,郭文貴帶著我做了一套西裝和皮鞋,我估計花費在20万港幣左右。

我女兒在美國紐約上大學的時候,郭文貴在學校附近幫助租了個公寓,他告訴我每月3,500美元,租了1年的時間。

從2008年到2014年,郭文貴為了討好我感謝我陸陸續續賄送了價值大概6,000万人民幣的財產。

我以工作的名義支持幫助郭文貴,使他获得利益,我再從他那获取利益。為了幫助郭文貴,我隨意出具了國際安全部部里和局里的公函,動用其它工作資源,甚至濫用偵查手段,幫助郭文貴解決糾紛,化解矛盾,疏通渠道,爭取利益。

郭文貴获取最大利益后,或購置房產物業送給我,或贈送大額現金,貴重金屬,名貴禮品等回饋于我,讓我得到了數額特别巨大的回報。

實際上我和郭文貴已經形成了利益共同體,郭文貴這個行為是典型的行賄行為,我是典型的受賄行為。

 

編輯:宋如鑫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