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委即將揭曉 四大軍頭強勢領銜

+

A

-
中共軍委架構或存在變化(圖源:新華社)

中共十九大日益臨近,外界关注中共新一屆領導層時,也將目光聚焦于史上最大軍改后的新中共軍委。近期,海外傳聞十九大后中共軍委副主席職位將由2名增至4名,甚至取消軍委委員。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軍方在回應時,并未否認,反而表示人事異動會通過適当渠道发布。不出意外的話,中共十八屆七中全會將增補軍委副主席,屆時,中共新一屆軍委可能的變化,也將給出答案。

中共軍委的大變量

根据中共人事規則,除軍委主席習近平不變外,中共軍委中2名副主席范長龍和許其亮以及另外8位委員共10人中,7人注定退出,分别為將退休的范長龍,國防部長常万全、軍委后勤保障部長趙克石,卸任海軍司令的吳勝利、卸任空軍司令的馬曉天、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

十八屆軍委僅剩的許其亮、張又俠、魏鳳和將是軍委副主席最有力競爭者。

本身已是軍委副主席的許其亮,不僅擁有丰富的領導經驗,同時也十分受重用。習近平主導的軍改實際負責者就是許其亮,而非時任第一副主席的范長龍。

許其亮備受習近平重視(圖源:AFP)

張又俠則因出生軍旅世家,又有戰斗經驗,以及軍中深厚的資历令其有入主副主席之可能,地位次于許其亮。当然,也不排除就此退休的可能。

現年63歲的魏鳳和是習近平執掌軍權后第一個提拔的上將,憑借年齡優勢,料获重用。

又由于郭徐的危害,中共軍委副主席也有2變4之可能,這樣既可以實質性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又可分散軍委副主席以往過于集中的權力。海外輿論多稱,中共將調整軍委副主席架構,人選將由2名增至4名。

那么許其亮、張又俠、魏鳳和,還是可能按照慣例順位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對于第4位軍委副主席,正如当年范長龍憑借資历直升軍委副主席,中共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同樣也能憑借較為深厚的資历直升軍委副主席。

李作成雖然曾在基層受壓制,但在習近平上台后,快速被提拔至中共軍委聯合參謀部,這被指主要得益于前者長年在軍隊基層的获得的管理經历和實戰經驗。

如果上述消息得以實現,李作成和張又俠充實中共軍委,可消弭外界對中共高層盛產“辦公室將軍”的偏見。實戰型軍委不僅漲士氣,同時也契合中共軍改的終極目標——能打仗、打勝仗。

軍委架構調整正当時?

其實,自中共軍委這一組織形態誕生之日起,架構調整就如形隨形。中共建政前的1925年,初生的中共決定建立“中央軍事運動委員會”,在此后20多年里,這一組織始終游離于政權體系外,組織架構、人員組成始終不穩定。

李作成的實戰經驗被中共高層看重(圖源:VCG)

建政初期,中共才將軍隊置于政權體系內,并成立國防委員會,但遭遇“黨指揮槍”狙擊,后于1954年成立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架空國防委。隨著政治斗爭加劇,中共軍委失穩,甚至因文革一度失權。這致使軍隊高層人浮于事、權責不明,軍隊基層嚴重混亂,軍隊建設几乎停滯。

改革開放后,中共軍委取消常委會、秘書處,并明確軍隊在國家中的地位,設立國家中央軍委,促軍隊正規化、現代化建設。2004年中共調整充實軍委,擴充軍委規模。尽管取得長足進步,但權力過于集中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致使軍委主席被架空,進而導致軍令不暢、腐敗嚴重。

根据規定,中共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人數未有硬性規定,各個時期的規模不尽相同,但總的來說,人員多冗雜、權力被濫用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中共軍隊建設。

鑒于軍隊體制存在嚴重問題,聲望大減,以及軍隊編制不符現代戰爭之要求,自2012年底執掌軍權后,習近平便開啟史上最大規模的軍改,并將炮口對准中共軍隊高層體制,也就是軍方所稱的“脖子以上”改革。

經過一番梳理及清理,中共拋棄大陸軍主義色彩濃厚的四總部體制,在軍委內部采用多部門制,并降低部分機構級别,收歸權力。

此后,陸軍失去一家獨大地位,與海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等并行发展。

在軍改前,中共強化軍隊整風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特别是將盤踞在軍委副主席之位的郭伯雄、徐才厚拉下馬,震動全軍。

軍方指,郭徐嚴重踐踏軍委主席負責制,弄權貪財,對軍隊造成嚴重危害。而這勢必也會令中共反思目前軍委架構的設置是否合理。

撰寫:褚文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