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十九大政治明星:被忽略的文膽何毅亭

+

A

-

被稱為習近平“文膽”的何毅亭自2013年9月由中共中央政研室副主任轉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之后,很少再為外界注意。但是對于中共而言,何毅亭卻在過去四年里于其任上多有作為,展現出較為明顯的存在感,不愧于“文膽”之名。

這主要表現在他发表了相当數量和重量級的文章。作為一名在重要崗位擔任領導職務的正部級官員,何毅亭仍然親自操刀、筆耕不輟,在中國政坛里頗為罕見。而他與習近平的工作交集和关系,亦可能是在十九大更進一步的重要加分項。

中央政研室的黨建專家

何毅亭生于1952年,陝西漢中人。和同一年齡段的很多人一樣,何毅亭也曾是一名知青,還当過工人。中國恢复高考后,何毅亭考入北京師范大學历史系,并获历史系碩士學位。

何毅亭是目前中國政坛少有的筆耕不輟的高官(圖源:江苏黨校網站)

1986年,剛畢業的何毅亭即得以進入中共中央辦公廳工作,自1989年起轉入中央政策研究室,從事黨建方面的工作,10年后升任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再過十年成其常務副主任。

在此期間,何毅亭與被稱為“中南海第一智囊”的王滬寧有著長時間的工作交集。王滬寧比何毅亭年輕3歲,進入中央政研室的時間也比他晚,但是明顯進步更快。

在中共十八大后,一度傳出何毅亭要從王滬寧手中接過中央政研室主任的職務,但未料他在2013年9月離開中央政研室,出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

觀察人士表示,何毅亭在中央政研室總計24年,在此積累了比較丰富的學術經驗與理論造詣。相對于光芒極度內斂的中央政研室,在黨校的任職應該給何毅亭提供了一個相對更廣闊更自由的舞台。

與此同時,何毅亭還兼任了中共全國黨建研究會副會長之職。其實在中央政研室工作時,何毅亭也曾長期從事中共黨建方面的工作。而在離開中央政研室后,何毅亭所发布的大量長篇文章,也大多與黨建有关。

十八大后文宣高產

何毅亭在政策理論研究等方面的著述頗丰,如《領導者公共形象藝術》、《現代領導哲學思維:領導智慧的養成途徑》、《領導干部新視野》、《論十七大的重要意義》、《理論創新與時代精神》、《中國低碳經濟:面向未來的綠色產業革命》、《中國區域經濟:理論·實務·案例》、《馬克思恩格斯社會公平觀》等書。這些作品在中國各級干部圈子內也頗有影響力,流傳廣泛。

分析指,在中央政研室工作20余年間,何毅亭历經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三任中共總書記。作為当時擔任重要職務的幕后角色,相信有很多與黨建有关的理論成果、學術話語是出自何毅亭之手,至少應当有他的參與。

其中得到特殊標注有文章有《論江澤民同志的執政黨建設思想——學習〈江澤民文選〉的體會》、《實踐上的新創造和理論上的新发展》、《社會主義本質的新認識》,等等。

中共十八大后,何毅亭的名字也不時出現在中國重要官媒中。比如发表于《人民日報》的《何毅亭:如何以“四講四有”標准做合格黨員》,发表于《學習時報》的《努力建設世界上最強大的政黨》、《論中國共產黨的自我革命》與《中國共產黨與当代中國治理之道》,等等。這些充滿中共官方意識形態話語的文章篇幅極長、內容晦澀,不過對中國政治而言卻有著不可或缺的特殊用途。

與習近平关系匪淺

何毅亭被稱為習近平的“文膽”,一定程度上源自他和習近平之間較多的工作聯系。

早在習近平成為中共總書記之前,兩人就已相互熟悉。習近平在2007年離滬入京工作,擔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等職。習近平在2008年赴陝西略陽察看地震災情,2011年赴四川綿陽、德陽、成都等地考察時,在中央政研室工作的何毅亭都隨同前往。

中共十八大后,何毅亭被安排到中央黨校任職。在此期間,他的多個文宣作品或工作與習近平有关,出版了《習近平同志重要講話集錄》、《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兩部作品。

2017年1月起,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開始刊发“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訪談錄,回顧和評述有关的情況。何毅亭是其中一篇文章的采訪對象。何毅亭此次所談有一万多字,比較詳細地介紹了知青“上山下鄉”的历史背景,說到了“文革”、紅衛兵,也未避諱毛澤東。何毅亭也總結出習近平作為知青有“三個最”:年齡最小,條件最苦,時間最長。

觀察人士指出,中共历史上一直不缺意識形態和政治理論的鼓吹手。曾任毛澤東秘書的胡喬木,就以理論宣傳見長。他在鄧小平的時代依然得以重用,甚至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被鄧小平稱為“中共中央第一支筆”。

何毅亭在今日中國政坛所扮演的角色,也與当年的胡喬木比較接近。他在中央政研室的長期工作與在中央黨校的經历,以及同習近平的交集,對于在十九大的仕途走向有何啟示,很快便將揭曉。

撰寫:青蘋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