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習近平和紅二代

+

A

-
2017-10-17 09:40:24

“不認忘名默悟。只解分門别戶。一朝合眼見前程。悔恨不圓成。”眾所周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早在几年前就在中共黨、政、軍內舉起反腐大旗,將諸如谷俊山、徐才厚、郭伯雄以及周永康等中央政治局級别的“大老虎”擊落馬下時,就曾有反對意見稱,“習近平的反腐是有選擇的反腐,只針對草根出生的貪腐官員”。但是及至今年初被傳太子黨“白手套”的“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帶走,以及安邦掌門人、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被調查,這种觀點已經自動消聲。

不過,出生紅二代的習近平與其他紅二代关系如何,確實是外界一直关注的話題。“曾經有一個紅二代,給習近平遞條子辦事,最后是由中辦主任(栗戰書,筆者注)客客氣氣地蓋章回了一封信,但是事情也沒有給辦,碰了一鼻子灰。”“所以以后大家就算有事也不敢找老大(習近平),他真的是六親不認”。——中共十九大前夕,有港媒援引紅二代的話如此描述習近平。

  • 中共中央原調查部部長羅青長之子羅援認為,“紅二代”只是一個時代符號,將留下历史的痕跡,但也將成為历史的過去(多維:朱嘉磊/攝)
  • 胡喬木之女胡木英稱,有極少數紅二代,腐化墮落,利用父輩的權力撈好處、掙大錢,背離了人民群眾,破壞了革命后代的形象(圖源:新京報)

中國政治中的特殊群體

在中國的語境下,“紅二代”特指打江山坐江山的中國共產黨人的子女,也就是文革前所謂的“高干子弟”。中共黨媒人民網曾在2014年12月22日发布《盤點解放軍現役高級將領中的“紅二代” 》, 列出以張又俠為首的共27名有所謂“紅色背景”的軍方將領,每位將領的出身,其父革命業績均列得清清楚楚。其時正是習近平整軍集中力量打擊郭徐勢力之時。

不可否認,相對于其他群體,紅二代集中了更多的精英意識、貴族精神和積極的政治抱負。2015年4月20日《新京報》題為《將軍后代再相聚為父輩理想而“戰”》的文章,曾報道了中共開國上將陳士榘之子陳人康講到貪腐時曾講,“真是深惡痛絕。我們父輩流血犧牲絕不是為了讓一小撮利益集团得利。這就是理想信念問題,我們要的是人人都能平等地享受資源。”

另外,中共十八大之后,“紅二代”出生的劉少奇之子劉源、耿飆之女耿瑩、陶鑄之女陶斯亮等,均在不同場合力挺中共反腐 “打虎”。胡喬木之女胡木英曾在有數百名 “紅二代”參加的新年团拜會上,呼吁“‘紅二代’認清形勢,在這場(反腐)斗爭中,支持習近平,不打橫炮、不幫倒忙……”

為此外界普遍承認关于“紅二代”這個因中共革命成功的历史產物,在当代中國的政治生活中扮演過、也正在扮演著非常重要的集體角色,且留下了不可忽視的历史印記。

與此同時,有关紅色家族斂財的故事,一直是中國坊間流傳的時代故事,但因為話題敏感,中國大陸媒體輕易不會涉獵。這也是早期為何會出現“‘紅二代’置身于反腐之外”這种猜測的一個緣由。

反腐有禁區還是無禁區?

中共黨、政、軍中位列高層的紅二代人數并不龐大,但是在商界,据稱紅色后代占据了“半壁江山”。曾有香港媒體稱,中共紅二、三代家屬八成已經通過經商成為億万富豪。“人民論坛”(《人民日報》旗下)也曾在2010年第4期的《中國新富家族》一文中提及,在2009年中國3,000家族財富榜總榜單中,“紅色家族”是構成新富豪的主體。

《央企高管中的紅色后代:保利名譽董事長系鄧小平女婿》(《中國新聞周刊網》2013年6月3日)一文曾經列舉了一批包括毛澤東侄子毛遠建,李鵬女兒李小琳在內的特殊身份央管國企的高管。不過信息見報之時鄧榕夫婿賀平早已退休,李小琳也在2015年5、6月份的中國電力和國家核電重組成立中國國家電力投資集团公司的過程中被出局。

今年6月,被指鄧小平外孫女婿的安邦集团董事長吳小暉傳出被抓消息。外界分析,習近平開始劍指紅色后代。其實,关于中共反腐“劍指紅色后代”的說法,從2015年底中共開始整頓“金融大鱷”就已經出現。2015年12月底,中國電信集团董事長常小兵于被中紀委調查,其紅二代身份備受外界所关注。

董必武之女董良翬(右二)、郭沫若之女郭庶英(右三)、吳玉章孫女吳本立(左二)、天津平津戰役紀念館館長王培軍(左一)在紀念毛澤東誕辰121周年活動現場(圖源:中紅網)

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2016年10月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后,有部分紅二代、紅三代聯署致信中共政治局和習近平,就各項國策提意見,并要求允許他們成立有政治背景的民間組織,舉辦可邀請高官站台的公開活動,成立基金會籌集活動經費。但所有申請几乎全部未获批准。

與此同時,中共多管齊下控制這些紅后代的活動,中共元老宋平、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和中組部、中國國務院分别對紅后代們提出警告。傳聞稱,宋平2016年初秋在香山與曾任政治局常委、委員的退休紅二代談話,叮囑他們校正自身利益,約束子女和親屬在經濟、金融領域的活動。

還有坊間消息稱,2016年12月和新年前夕,王岐山、中組部長趙樂際和中辦主任栗戰書先后分批與紅二代及其子女座談,要求他們自律,“不要得意忘形、走得太遠、陷得太深而身敗名裂”。栗戰書還提到“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划的下場”,警告“中央不會心慈手軟”。

今年6月19日,中組部、中國國務院辦公廳轉批離退休黨政軍干部對紅后代的要求和期待簡報,遞送給一千余名紅二代、紅三代。此后,包括安邦在內,被傳言牽扯紅色利益的万達集团、复星集团、海航集团遭官方持續施壓,被迫“減負債、去杠杆”,并放緩甚至停止海外并購的步伐。

2017年4月23日,由“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主辦的紀念葉劍英誕辰12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舉行,有傳聞稱,中共紅二代聚集北京万壽賓館,以“紀念葉劍英誕辰120周年”為名,发泄對以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共高層的不滿。

可見,在看待历史與現實的態度上,紅色后代們并非“鐵板一塊”。既有紅色主流派——緊跟中共權力中心、高舉紅色旗幟;也有不認同現行體制,主張更大程度的變革。而然不管持有那种觀點,隨著時間的流逝,作為群體,中共的紅色后代們終將逐漸遠離中國的政治焦點,直至“泯然眾人”。

專欄:王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