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十九屆中央委員 山東籍近七分之一

+

A

-

中共十九大選出的中央委員會,已經確定了中國未來五年的執政班底。在接下來几個月的時間里,他們將分散到“黨政軍民學”等各個領域,作為中共“全面領導一切”的主要抓手,扮演起領導者的角色。

這些人的出身背景、仕途經历、符號特征,都是中共高層進行選舉安排的考量因素。另外一些無关輕重的細節,也可能成為外界觀察者們的談資。

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名單公布后,有統計发現,他們的籍貫分布非常不均衡。

王滬寧是近年首個籍貫山東的政治局常委(圖源:AFP)

其中,山東籍中央委員數量最多,占總數204個名額中的30個,近七分之一。其中包括政治局常委王滬寧,6名省級地區一把手即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西藏黨委書記吳英傑、青海省委書記王國生、甘肅省委書記林鐸、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江西省委書記鹿心社,軍事系統里的政治局委員兼軍委副主席許其亮、中央軍委委員魏鳳和、武警部隊司令王寧、東部戰區司令劉粵軍、陸軍政委劉雷、空軍政委于忠福等人。

本屆山東籍中央委員的盛況,其實是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魯籍官員占比的延續。中共十八大選出的205位中央委員里,也有30人持有山東籍貫。当時統計顯示,在各省級黨委中,人數最多的也是山東籍的57人。

另一方面,在過去5年落馬官員中,山東籍官員也有相当的占比。被處理的17個中央委員里,6人籍貫在山東。他們分别是原政治局委員孫政才、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福建原省長苏樹林、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公安部原副部長李東生、中國安監總局原局長楊煥寧。

中共黨媒《黨建》在2012年就有文章分析稱,山東以其“盛產”副部級以上官員的能力,自1949年以來,一直都是不折不扣的地方高官“夢工厂”。戰爭時期山東省大量輸送兵員,山東干部隨軍南下,山東青年成為上山下鄉的重點動員對象等原因,都造成了長期以來“山東干部鎮守四方”的局面。

此外,以江苏、河北、遼寧三省為籍貫的官員數量也非常可觀。三省共同貢獻了52名中央委員。其中包括新任政治局常委栗戰書、政治局委員丁薛祥、曹建明、孫春蘭。

浙江籍官員近年升勢強勁。13名中央委員中,有政治局常委韓正、政治局委員陳敏爾和李強,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空軍司令丁來杭。

令人難解的是,廣東省是中國經濟體量最大的省份,也是中國人口規模最大的省份,四川省的人口和經濟規模也名列前茅,但是擁有其省籍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數目都為零,與長江以北的山東、江苏、河北等地形成鮮明反差。

觀察人士稱,這與中共建國之初領袖人物大多來自南方的情況也形成了反差,不過也是延續了近几十年來的趨勢。其背后可能有著多方面的原因,例如,不同的文化環境、距離中國政治中心的遠近、在改革開放大潮中的不同位置。就此來說,浙江、福建兩地官員在中共十八大后受到重用,也是對北方出身官員多于南方形勢的一种平衡。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地方大員籍貫仍然是坊間輿論的一個談資,不過這一符號已經越來越缺乏現實意義。許多官員既非在籍貫地出生,也從未在籍貫地生活和工作。如今在整治“西山會”之后,打擊“山頭主義”和“小圈子”的整黨背景下,鄉誼关系甚至逐漸成為一种官場忌諱。

撰寫:青蘋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