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安改革繼續推進 趙克志突顯政治優勢

+

A

-
2017-11-10 05:52:13

中國公安系統的治理思維在周永康之后,正在发生全面轉變。

這种轉變首先體現在系統內部的政治生態從周永康時期的“山頭主義”到今天的講“政治忠誠”,其次體現在從粗暴蠻橫的“一刀切”調整為匹配現代國家的治理模式。可以說,“后周永康時代”的中國公安系統在過去郭聲琨擔任政法委書記期間就在不斷轉型,在新任公安部長趙克志上任后更進一步凸顯。

趙克志的政治優勢

中共十九大之后,政坛進行新一輪高層人事調動。北京時間11月4日,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接替郭聲琨擔公安部部長。在此之前,他已經以公安部黨委書記的身份主持召開了公安部黨委(擴大)會議并參加了政法委員會全體會議。

北京觀察人士認為,趙克志有著丰富地方治理經驗和高度政治自覺,此番就任公安部部長,凸顯中共高層希冀借此繼續清理公安系統內的“周永康流毒”,尤其是周時代出現的根深蒂固的“蠻橫管制”思維,讓公安體系的形象和職能,從強調敵我矛盾的“刀把子”形象向治理范疇全面轉型。

趙克志任公安部長后多次強調“政治忠誠”(圖源:VCG)

現年64歲的趙克志是山東萊西人,是在中國地方經過長期磨煉升遷的典型。如同習近平、栗戰書等中共高官一樣,趙克志早年一直在地方鍛煉,曾任山東省萊西縣夏格莊公社黨委常委,在1948年任萊西縣縣長,后任即墨市市委書記,德州市市委書記等職。從2001年開始,先后擔任山東省副省長、江苏省常務副省長、貴州省省長等職務。

在2010年任貴州省省長時,與時任貴州省委書記,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搭檔。中共“十八大”前夕,栗戰書上調北京任中辦主任,成為習近平的“大內總管”,趙克志接任貴州省委書記。2015年7月,時任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后,趙克志被調任河北省委書記,主管京畿重地所在地的河北省,在他執政河北期間,習近平推出被譽為“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趙克志也成為推動京津冀一體化的重要執行者。

通過趙克志的執政履历可以发現,他的政治優勢體現在兩點,第一是地方執政經驗丰富,社會治理思維現代;第二是政治覺悟高,懂政治規矩,有大局意識。以上兩點被認為是他能夠勝任公安部部長的关鍵因素,同時也被認為是趙克志未來能夠給公安系統帶來的轉變方向。

從山頭主義到政治忠誠

從近年來海內外對于周永康時期中共高層政治生態的報道來看,因為權力的不斷擴充,周永康對于当時包括胡錦濤在內的中共領導層抱著一种“傲慢”甚至“輕視”的態度,使得中共黨內的“政治規矩”無從談起,中共“黨的領導”在政法領域被全面弱化,整個政法系統內几乎成了周永康的家天下。

2017年1月,中共黨媒《求是》曾刊文直接點名“黨的十八大以來查處的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划等人,不僅經濟上貪婪、生活上腐化,而且政治野心膨脹,大搞陽奉陰違、結黨營私、拉幫結派等政治陰謀活動。”

對此趙克志在剛剛屢新公安部長之后,就展現出這种“政治自覺”、“政治忠誠”和“核心意識、大局意識”,釋放出要將公安系統內山頭主義問題徹底整頓的姿態。

在10月31日的公安部黨委(擴大)會議上,趙克志以公安部黨委書記主持會議時就表示,公安部要把政治建設擺在首位,要堅持政治建警,遵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堅決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兩天之后,11月2日,趙克志主持召開公安部黨委理論中心組學習(擴大)會時,他再次強調,中國公安部要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堅決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確保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

放棄“敵我思維” 回歸社會治理本位

除了“山頭主義”外,“周永康時代”中國政法體系尤其是公安系統的官僚作風、蠻橫手段和“敵我思維”也曾飽受批評。自2002年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和其后成為政法委后書記期間,在社會治理層面,中國公安系統長期實行高壓維穩政策。在這种“管制思維”的主導下,中國的維穩經費不斷增加,至2012年,中國的維穩經費逾7000億,超過軍費開支。與此同時,地方公安系統與当地利益集团形成千絲万縷的关系,權力的屁股坐在權貴的一邊,罔顧司法正義與社會公平,導致社會矛盾愈发激烈,群體性事件層出不窮,冤假錯案不斷。

中共十八大后,習近平曾表達了對政法系統腐敗的不滿,要求政法系統工作人員和干警“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該由自己行使的權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這是因為,政法系統的傳統行事思維和方式方法,不僅對依法治國構成了冲擊,更無法和建制社會下執政黨對政法機关,特别是公安機关的要求相匹配。

隨著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從毛時代的階級矛盾轉變為鄧時代的生產力與生產关系的矛盾,并進在習時代又轉化為“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與生產力发展不均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公安機关的定位,已經內在地被要求從一個專司打擊敵對勢力的專政部門,向一個維持社會公共秩序的、能滿足人民群眾多元化、多層次生活需求的部門轉變。所以,自從周永康被調查之后,郭聲琨“臨危受命”,在政法系統就全面總結周案的深刻教訓,從體制、機制和人事等諸方面消除周永康的負面影響,平反大批冤假錯案,并約束與箝制公安過度膨脹的權力,使公安系統放棄“敵我思維”,回歸到現代化的社會治理的政治使命当中。

但是,十年沉屙,若要一朝清楚并非易事。在郭聲琨之后,趙克志顯然將承擔起繼續“改革”公安體系的重任。對于這一點,趙克志自己明顯有十分清醒的認知。

可以想見,未來五年,是習近平所提出的“第五個現代化”能否實現的关鍵時期,這個過程中,以公安系統為主導的社會治理層面,是能夠讓中國民眾直接對于這种“治理現代化”有切實“获得感”,在這個過程中,趙克志將扮演关鍵角色。

撰寫:佑安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