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陽自殺并非結束 軍中仍有“老虎”待出

+

A

-
2017-11-28 15:40:06

中共十八屆中央軍委委員、軍委政治部主任張陽自殺的消息一經官方公布,立刻引发了轟動。作為十八大開始反腐以來,第一位被官方宣布自殺的軍中上將,張陽自殺的初衷或是希望終結中共對自己的調查,但是從目前的政治態勢判斷,張陽之死并不能結束什么。

中共或者說中共軍隊對山頭主義的清查,腐敗與反腐敗的這場較量并未結束。下一個被公布落馬的軍中“老虎”將會是誰,仍然值得外界期待。

從傳聞到自殺的軌跡

張陽之死并無征兆,但是其落馬卻在官方宣布之前早有跡象。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的8月底,就有媒體爆料張陽已遭軍紀委調查。9月1日有港媒報道,中共中央軍委原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與張陽被軍紀委調查,這是中共軍隊反腐中首次出現現職軍委委員被調查的說法。今年9月起,先后有路透社、《朝日新聞》、《自由時報》、《星島日報》等多家媒體披露,房峰輝、張陽已被官方調查。

隨后9月6日公布的解放軍十九大黨代表名單中,未有房峰輝與張陽的名字,而其他十八屆中央軍委如吳勝利、馬曉天等即便卸任仍然順利当選。這顯然是張陽和房峰輝落馬傳聞的一個印證。9月25日,習近平等7名中共十八屆政治局常委及中央軍委高層等副國級以上官員出席在北京舉行的“砥礪奮進的五年”成就展。房峰輝與張陽再度缺席。 

  • 官方稱已核實張陽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线索(圖源:中國國防部官網)
  • 徐才厚2015年3月15日因膀胱癌死亡,躲過了被中共官方起訴的尷尬局面(圖源:Reuters)

9月7日,苗華首次以中共軍委政治部主任的新職出席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陸軍第74集团軍王鋭先進事跡報告會,并被軍方媒體報道,張陽去職從傳聞變為現實。9月28日的中國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有日本媒體提及关于房峰輝與張陽卸職后的去向問題,中國國防部发言人吳謙僅以“我沒有需要发布的消息”回應。

北京時間11月28日中午,官方公布張陽23日在家中自殺身亡。有媒體描述張陽自殺細節稱,当時有軍紀委人員“造訪”張陽“居住”處,張陽告訴來者,自己先去換衣服,結果上吊自殺。 官方通報還透露,8月28日就開始對張陽“調查核實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线索”。

被證實的軍中“山頭主義”

公開資料顯示,張陽生于1951年,河北武強人,1996年任解放軍陸軍第55集团軍第163師(陸軍第42集团軍163摩步師的前身)政委。2000年,任陸軍第42集团軍政治部主任,2002年升任政委。2004年任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2007年9月任廣州軍區政委。

顯然,張陽不僅只用7年就完成了從副軍職到正大軍區職的蛻變,且其主要軍旅生涯都是在政工崗位上度過。而已經被宣布落馬且被查期間因病死亡的徐才厚在擔任軍委副主席期間,就是負責軍隊政工工作。

張陽2006年晉升為解放軍中將,2010年7月晉升為上將軍銜。2012年10月中共十八大前夕,時年61歲的張陽接替李繼耐擔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并循例当選中共中央軍委委員。2016年1月,張陽成為軍改后新組建的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首任主任。

央視軍事節目曾報道,2012年10月20日晚,總政治部主任出身、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徐才厚觀看由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和總政話劇团聯合創作的話劇。画面顯示演出結束后,原為廣州軍區政治委員的張陽緊隨徐才厚與演出人員握手,并且張陽還出席了隨后舉行的座談會。

港媒稱,張陽是徐才厚的嫡系人馬,屬于“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遺毒”的一部分。官方11月28日通報張陽自殺的公告內容,證實了這一說法。該公告稱官方對張陽的調查是“核實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线索”且“經調查核實,張陽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

軍改動了誰的奶酪?

所以,涉及郭伯雄、徐才厚案顯然是張陽被查的主要因素。但是同時,經濟上的貪腐也是另一個原因。

近日有海外網上流傳,張陽在廣州軍區任職期間,與多個商人关系密切,私下收受財物。上述未經證實的消息稱,其别墅裝修花費高達300多万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550美元),全部是由他人支付。 

而張陽的落馬,又與正在進行的中共軍改有关。2015年年底,兼任軍委主席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軍改會議,拉開了解放軍軍改的序幕。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軍改方案中強調軍政權和軍令權分開,讓張陽和尚未被宣布落馬的房峰輝不滿。因為,房的總參謀長因此變成了軍委秘書長,只替習處理日常事務,而張的總政治部也只剩下提供資訊的權力,令兩人覺得自己成為“高級傳令兵”。

  • 作為和張陽一起被傳聞落馬,一起去職并失去十九大黨代表資格的軍中上將,房峰輝的落馬已被外界認為不過是時間問題(圖源:新華社)
  • 作為曾經的總政主任,李繼耐的前任徐才厚和繼任張陽都已落馬,李繼耐是否會步二者后塵成為外界最大的疑惑。圖為李繼耐早期圖片(圖源:VCG)

有傳聞稱,張房二人暗中抵制習近平“肅清郭伯雄、徐才厚遺毒”,多方保護他們的老戰友、老同學和老鄉,引起習近平不滿并打算在總共十九大軍委換屆時讓他們提前退休。這直接導致二人不甘,于是密謀在十九大前发動軍事政變,習近平果斷下手抓捕了兩人。不過上述傳聞缺乏細節且只是港媒一家之言,并未有其他消息佐證。

死亡并不意味結束

傳聞有真假,但是張陽自殺已經成為鐵定的事實。外界無法詢問只能猜測,張陽自殺的目的是否想借此終結官方調查。但是顯然,官方對此并不買賬。

張陽自殺被公布的同時,中共軍方喉舌《解放軍報》隨后发布“鈞正平”的《自殺逃罪惡劣 反腐永在路上》評論文章,強調張陽畏罪自殺的“可恥”。

文章強調:張陽喪失理想信念、喪失黨性原則、喪失法紀敬畏、喪失道德底线,台上台下兩种表現、人前人后兩副面孔,嘴上喊忠誠、背后搞貪腐,是典型的“兩面人”。“張陽以自殺手段逃避黨紀國法懲處,行徑極其惡劣。” 

同時大陸微信公號“政知圈”揭露,張陽任職廣州軍區期間,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擔任廣州軍區參謀長。至2007年房峰輝任北京軍區司令員,張陽接替到齡退役的楊德清任廣州軍區政治委員時,兩人在一個班子里搭檔了近3年。

如果房峰輝被查傳聞是空穴來風,一直規避政治敏感話題的大陸媒體不會作此報道并直接點出張陽和房峰輝的交集。所以,雖然官方暫未公布,但是和張陽一起去職并一起失去十九大黨代表資格的房峰輝,落馬几乎是遲早的事情。

同時,已經退休的軍中上將李繼耐也陷入落馬傳聞中。在中共打破四總部的軍改前,張陽在總政治部主任一職上干了3年零3個月,其前任即為李繼耐。李繼耐早年曾任解放軍總裝備部部長,2004年9月接替徐才厚成為總政治部主任。也就是說徐才厚、李繼耐、張陽先后擔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一職。 

顯然,張陽的死亡并不意味著結束,其自殺公告后,軍方媒體“張陽嚴重違紀違法問題再次警示我們,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任重道遠。”的表述,顯然是打擊軍中老虎還會繼續的另一种宣誓。

撰寫:王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