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刀“刀把子” 習近平吹響公安改革集結號

+

A

-

以正在推行的“掃黑除惡”為契機,10月16日到17日,主管中國政法事務的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在湖北武漢召開了一場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推進會,重點談及打擊政法系統“保護傘”問題。他強調“要完善政法機关內部清理機制,在查辦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過程中,各級政法機关要敢于‘刀刃向內’”,一旦发現政法系統人員參與其中或充当“保護傘”的,“立即將线索移交紀檢監察機关查辦,堅決將害群之馬清除出去”。他還明確政法官員守土有責,聲稱要對不擔当、不作為的政法官員追究責任。郭聲琨這個‘刀刃向內’的表態,可能意味著對中國警察系統——公安部門的治理整頓,終于被提上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密集推進的改革日程。

至关重要的公安系統

對于中共這樣通過武裝斗爭奪權建國、又將“無產階級專政”長期奉為執政圭臬的政黨來說,公安這個強力部門的重要性怎么強調都不為過。它不僅是中共執政和維穩的抓手,具有半個武裝集团性質,涵蓋了與中共政權安全相关的几乎所有領域,被稱為共產黨執政的“刀把子”,還在各個層面涉及民眾日常工作生活,是馬列所說的“國家暴力”,或者是現代政治學中更容易為人理解的“國家公權力”的最直接象征。公安系統官吏的一言一行,既直接影響無數民眾的切身利益,又在相当程度上體現著中共的國家治理思維和治理能力。

在中國特色的制度體系下,公安的重要性還體現在它在國家治理的權力位階上。一般來說,除了管理獄政和律師事務的司法“花瓶”,中國政法系統主要包括公檢法(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三個部門,其中法院和檢察院作為審判和檢察獨立權的象征,在理論上要比同級公安機关高半級,比如在國家層面,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是副國家級,而公安部則是國務院轄下的部級。但在國家治理的實踐層面,公安機关權力更大。在中央層面,公安部長通常是政法委副書記和國務委員,同樣位列副國家級。在地方層面,公安(廳局長)不僅擔任同級黨的政法委副書記,還經常在同級行政部門擔任副職,比如副省長或副市長。雖然公檢法各司其職,權責不同,但在中國黨政一項強勢的權力格局下,其實質地位其實遠超同級法院和檢察院。也因此,在中國的司法實踐中,警察權超越司法權,經常是被人廣為詬病的一個問題,也是冤假錯案時有发生的一個重要原因。

更不用說公安作為中共黨的強力抓手,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警察權可以滲透到國家治理的一切細枝末節。也因此,對公安的改革調整,不僅具有政治內涵和國家治理頂層設計上的意義,還和民眾日常生活感受密切相关。
 

中共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明確提出“刀刃向內”,這被認為是公安系統改革的信號(圖源:中國浙江公安網)

公安系統積弊已久

但也正是公安機关在中國權力機关中的“刀把子”性質,以及它在國家治理中的重要性和在民眾生活中的普遍存在,使得它產生并積累了很多嚴重的問題。

比如,因為其遺傳于馬克思(Karl Marx)、列寧(Lenin)的“國家暴力”思維,在工作上對輕易使用國家暴力似乎有著天然的偏好,一些本來可以通過協調或溝通靠耐心解決的問題,一些人民內部矛盾,經常因為公安機关的暴力介入而導致矛盾冲突升級或性質改變,制造出許多冤假錯案,成為社會不和諧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很多案例中,一些公安根本不是在以人民為中心,以提升國家現代化治理能力為標准,而是在以方便自己工作為中心,以展現和鞏固自身的權力為中心來處理矛盾冲突和具體問題。這种專制思維和行事作風,不僅影響到執政黨和國家的形象,影響到民眾對國家公權力的信心與信任,也影響到國家治理的現代化轉型。

再比如“獨立王國”和腐敗問題。這在周永康主持公安期間表現得最為明顯。周永康任內,几乎將政法系統構建為一個“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并進而在公安系統形成了一個以他為首的政治利益集团,包括周本順、李東升、楊煥寧、夏崇源等涉入其中。

特别是最近爆发的孟宏偉案,更是兼具這兩個問題的共性。作為公安部副部長的孟宏偉不僅具有周永康流毒的原罪,還具有貪腐問題,已經體現了公安長期以來存在的問題;而對他的處理,一點都不考慮他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身份,扣押后也不及時和國際刑警組織照會,進而導致該案在全世界鬧得風風雨雨,使得國際社會嚴重質疑到中共的國際法意識和制度專制,實在是將公安體系長期以來形成的弊病體現得淋漓尽致。

一個和老百姓日常生活更相关的案例,或許更能讓人認識到這些弊病的嚴重。近日湖南省一個派出所副所長僅因女兒遲到被女教師罰站數分钟,該副所長就公權私用,安排警察開著警車闖進學校,強行將女教師关押審訊,期間一滴水、一粒飯也不讓吃。這种行為,若不是根植于頭腦的暴力專制思維,平常就養成了飛揚跋扈的習慣,怎么可能干出這等事情?

以正在中國推行的“掃黑除惡”為例,為什么郭聲琨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推進會上重點談及打擊政法系統“保護傘”問題,強調“要完善政法機关內部清理機制,在查辦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過程中,各級政法機关要敢于‘刀刃向內’”,還不是因為公安在負責社會治安的過程中,經常與黑惡勢力打交道,一些人在缺乏有效監督的情況下成為了黑惡勢力的“保護傘”,甚至互相勾結、“警匪一家”,已經嚴重影響到社會公平正義和中共在基層的社會治理。

可以說,公安系統的這些弊病已經在相当程度對中共構成掣肘,有損中共通過反腐和深化改革所積累的公信力。某种程度上講,正是因為刀把子的弊病,才使得中共雖然過去几年施政積極有為卻不尽如人意,社會矛盾不經沒有緩和,反而依舊在加速積累。

“保護傘”、“警匪一家”等問題一直是公安系統的弊病之一(圖源:VCG)

吹響公安系統改革集結號

為了解決公安系統弊病,習近平上任后,其實已經進行了充分的前期准備,包括廢除勞教制度、系統反腐和清理周永康集团余毒,全面調整公安部人事等。借助軍隊改革契機,將武警指揮權從行政體系剝離,將消防職責并入新成立的應急管理部,成立移民局、海警局等專責機構,進行戶籍改革等,也都可以視為公安改革的構成。

但公安積弊實在太深,其長期形成的專制思維和作風習慣,實在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想要革除掉這些弊病,還必须以“刀刃向內”的精神,非經過一番透徹的刮骨療毒不行。

應該說,無論是從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和“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個現代化”來看,還是為了讓新時代更加實至名歸,抑或讓中共的新思想理論體系有說服力,改革刀把子都極有必要,是中國走向現代必须要解決的難題。否則公安系統弊病不除,整個社會將難真正長治久安,中共執政也將備受困擾。

当然,這項工作并不容易,挑戰一直都有,甚至可以說几千年中國历史都未能很好解決這個問題。但如今時代不一樣了,既然中共將提升治理現代化作為施政目標,承諾以人民為中心,那么就必须迎難而上,用更大魄力對公安系統進行刮骨療毒。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應濯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