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場:一場由“紅三代”引发的全民焦慮

+

A

-
2019-05-29 11:54:54
今日話題

想必孫小果究竟犯下多少“惡果”,人們肯定也在這几天持續发酵的輿論場中熟知——可謂“罄竹難書”。(更多故事詳見:【“虎口脫險”的云南惡霸 孫小果案背后三個未解之題】【驚動北京高層 中共掃黑下令徹查孫小果案】)而本應該為此案告一段落的官方通告,即528日中國云南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公布的孫小果案情最新消息,卻無法給此案划下休止符。

清理“保護傘”是掃黑除惡能否取得效果的关鍵 

畢竟,能夠讓“死人复活”,這得是多大的老虎啊!然而最新消息并未“請出”中國老百姓期待著的“大老虎”。隨之,中國網絡中一片質疑之聲。有中國網友評論:“沒有老虎就能完成這波騷操作,那才是爛透了”,還有聲音稱“沒老虎,說明老虎大的很,不敢動!”更有甚者諷刺道:“老虎如果大的很,你根本不會看到媒體評說這事。”……

這种抱怨并非毫無邏輯和根据。有人質疑:“既然孫小果只是一個(地方)公安分局副局長的繼子,母親只是普通警察,親生父親也只是單位普通職工,那孫小果只算是邊緣趙,并不是真正的紅三代,何以無法無天到這种程度,讓二十年前的昆明人民談虎色變?”

更有人從人情事理的角度懷疑此案并未終結并對結果予以諷刺:
1998年孫小果死里逃生,這一年孫小果生父癱瘓兩年,母親和繼父剛剛因為包庇被判刑、撤職,爺爺奶奶外婆外爺都是普通職工,完全是一家子無權無勢的平頭百姓嘛!所以那些從鬼門关上挽救孫小果生命的官員們是出于一种什么樣的精神呢?完全是一种一不圖官,二不圖錢,三不怕坐牢的雷鋒精神嘛!

的確,從孫小果被報道出的無法無天的作態,以及“起死回生”和“偷天換日”的手法,即便是省部級老虎被牽連出來,恐怕都無法讓中國一些網友信服,更何況只是這樣一個科級(最高才副處級别)的小官(昆明市公安局局長是正處級别),就能有這樣大的勢力?

中國小孩從小就聽過“狼來了”的故事,然而如今的現實卻不斷上演著“沒有虎”的橋段。而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的公眾號“俠客島”在29日的文章《【解局】孫小果案,細讀通報之后》,點明了其中的原因和危害:“孫小果案件背后,有老虎不可怕,沒有老虎、大家卻不信沒老虎更可怕。”

對比來看,輿論場中流傳的另外一個有关孫小果的“家譜”似乎更符合中國老百姓的預期:

生父:陳培忠,历任第
13集团軍軍政委,云南省軍區政委,云南省紀委書記;外公:孫雨亭,曾任云南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大舅,孫大虹,云南省公安廳副廳長,禁毒局局長……更戲劇的是,連只在段子中出現的“二舅姥爺”,也被挖出,名叫孫岳,曾任周恩來秘書,國務院辦公廳紀檢組組長。

相較于吃瓜群眾的群情激奮,中國官方主流媒體也有“冷靜吃瓜”者。

中國共青团北京市委的機关報北京青年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团結湖參考”用“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一個人的名字?”為題,評論了此事的发展。文章特别對吃瓜群眾熱議孫小果生父的名字這件事兒表達了看法,文章稱“有人寫文章煞有介事地說,‘沒有人敢于說出孫小果生父的名字’,這要么是故意聳人聽聞,要么就是對時代走勢缺乏了解。”

該文結合了本輪的“掃黑除惡”行動,又從人們熟知的“大局”角度為群眾“答疑解惑”:孫小果生父的身份該不該公布、什么時候公布,取決于案件調查的進程和結果。本輪掃黑除惡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打傘”的決心無比堅定。不僅要打“官傘”和“警傘”,就連“庸傘”也難逃問責。

当然該文发布時,最新一輪調查結果,也就是如今看到的生父名字還沒公布。不知当聽到調查名字之后,又會有怎樣的回應。

雖然暫時沒有看到团結湖參考的態度,而另外一家北京的媒體——《新京報》,其專欄更新了一則評論,作者為法律學者王剛橋,題為《孫小果案暴露了哪些司法漏洞》,文章同樣承認了“公眾對孫小果案的焦慮并未完全消除”這樣一個現實,“背景越簡單,事情越不簡單”也是文章目前要表達的主要觀點。

有一個細節,在此事件的評論中,中國網友也將這几年发生在中國的卷宗丟失案和攝像頭記錄硬盤損壞等案例再度提及。可見事實上,公眾對于中國政府的公信力之不信任,習近平也曾公開提及過“塔西佗陷阱”來提醒中共,而中國主流媒體在文章中表達對中國公信力喪失的擔憂也并非首次。如俠客島所言,正是這些踐行法治的普通執法者,助紂為虐,為虎作倀,一點點地解構著我們對法治的信心,一點點地顛覆著我們對正義的認知。”或許,讓中國老百姓重拾政府信心,同樣需要一點點,通過一件又一件的鐵案去積累,而不是成為那個每次高喊“沒有虎!沒有虎!”的說謊的小孩。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元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