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習時代掃黑】基層視角下對黑社會的崇拜憎恨

+

A

-

黑社會在中國從來是一個敏感話題,中國政府稱中國沒有黑社會,只有黑社會性質的組織;學者稱中國黑社會人數超過100万人;官員說如果有那么多人政府就不用做事了;習近平說,掃黑是一項重大政治任務……如何認識習近平時代的“掃黑”,已經成為觀察“習近平時代”和当下中國獨特性的時代命題。紅色的錘子和鐮刀,開始了一場將黑社會擠壓出基層政權的“習時代戰爭”。

習慣于高層政治帶來的新鮮刺激后,外界就很容易忽視基層才是揭示普遍現象的大眾世界,這也是中共的反腐大戲高潮漸落后,席卷基層的掃黑除惡運動始終未引起外界過多关注的原因。2019年震驚中國社會的湖南操場埋尸案與云南孫小果案才開始讓外界重新正視黑惡在中國基層社會的猖獗,為中共掃黑除惡拍手稱快,然而,所謂黑惡除了官方定義,外界極少关注基層是怎么看。

7月17日,引起廣泛关注的張扣扣殺人案迎來了最終結局——張扣扣死刑,然而這种為母复仇連殺3人在現世為法所不容的行為在另一個權力空間卻成為一种被鼓勵的道德追求,這個空間即是“黑社會”。一年前在中國江苏上演一場頗為戲劇的昆山龍哥反殺案牽引出的一個叫天安社的半社會組織揭開了基層視角下的“黑社會”——一個區别于官方敵對思維,卻又能與政府共同歸置在同一軌道的權力存在。

以上述天安社為例,這個早已在2017年初就被官方端掉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卻在2018年中因昆山龍哥反殺案在中國網絡上名噪一時,頗受熱捧。在反映中國基層精神面貌的短視頻平台“快手”上,一群光頭紋身,脫光膀子露出啤酒肚,戴粗金鏈子大手表,出入LV鞋包的天安社成員成為快手第一網紅天团,也被眾多擁躉者貼上“黑社會”的標签。他們仿照《三國演義》里劉关張三人桃園結義的情節,集結數百人相聚桃園結義故里“歃血為盟”,他們聲稱為了兄弟几次進“局子”而光榮,而掌握這個組織話語權的“族長”永興自認像《水滸傳》里的宋江,可以為兄弟兩肋插刀。不過他們在快手上提及最多的是《老炮兒》和《古惑仔》。天安社的永字輩們永遠最崇拜的是六爺和陳浩南。天安社的大哥永興去香港旅游,很遺憾自己沒見到銅鑼灣的大B哥,但還是想辦法把烏鴉的老大駱駝哥請到北京視為座上賓,駱駝哥的真實身份是香港著名黑幫14K的大佬。除了天安社,東北蛇哥,石家莊磊哥,鐵嶺小輝,米boss,東莞乞丐哥,武漢麻雀哥,高坎戴四爺,青島四哥。風格各異,但是套路就那么几樣的網絡“黑社會”在快手、在YY,在各种直播平台上紛紛冒頭,每一個都像天安社一樣唬人辣眼睛。

天安社在快手上的熱捧實際上代表了中國底層民眾對傳統印象中“黑社會”的價值認同。(@天安兄弟商會)

但流量時代的粉絲效應及變現功能可以證明,網絡“黑社會”切中了中國基層的需求,在眾多的追捧者看來,網絡“黑社會”成員是一群“講情義的大哥”,是“混社會”的成功者。于是他們在直播平台上刷“禮物”,購買“黑社會”平台銷售的大米,模仿著結拜兄弟……

這似乎是一個矛盾,被官方定義的黑惡為何能夠在民眾中“合法”存在,且似乎帶有崇拜?厘清這個問題,大概需要從三個方面解釋。

其一,網絡黑社會的受捧是底層娛樂需求的一部分,是對“美化”過的“黑社會”幻想。作為中國短期內迅速崛起的一個短視頻平台,快手在商業模式上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滿足了其主力用戶中國底層民眾的娛樂剛需,而網絡“黑社會”的存在本身就迎合了這個平台隱秘、出位的內容調性,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底層民眾對過濾后的“黑社會”單純想象。事實上,快手里的“天安社”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黑社會”,他被中國網民稱之為“黑社會”cosplay。即他們在網絡上看似頗具“黑社會”特征的裝扮及言行實際上是對流行文化塑造的“黑社會”形象的模仿。

與中國主流意識認同下的反黑作品不同,曾經影響了中國大陸几代人的影視作品《英雄本色》《喋血雙雄》《教父》《低俗小說》,這些描寫暴力犯罪的影視作品表現的主旨并非“暴力”本身,而主要是借助這樣的題材表達創作者的藝術思考,故而這些作品難免有將“暴力”美化的傾向,而深受影視作品影響的普羅大眾對“黑社會”的立場也多是主角個性下的審美。

其次,無論是直播平台上的“黑社會”還是流行文化塑造的“黑社會形象”,其集結了普羅大眾的精神追求。天安社里的成員“桃園結義”,誓詞有福同享,有難共度,以為“兄弟”擋刀“進局子”為榮,《英雄本色》里的小馬哥為了給被陷害的豪哥報仇,只身闖敵營而被打傷一條腿。在“黑社會”的秩序里,“情義”是其核心價值,為了守護這种情感他們不惜與現實法規作對抗,這种個人英雄主義和集體榮譽的價值情感暗合了傳統價值觀。此外他們遵循“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邏輯,對絕對公平與朴素正義的追求是對循規蹈矩的現世規則的反抗,是對壓抑秩序下的負面情緒的宣泄。例如為母報仇連殺仇家3人的張扣扣被官方塑造成殺人狂魔判處死刑之時,輿論中反而出現不少同情的聲音。為母复仇不被現代法律所認可,但不可否認在民間仍具有相当的民意基礎。有觀點認為張扣扣母親当年被仇家害死只受到較輕的處罰判決,22年后,張扣扣為母殺人體現了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根深蒂固的社會道義觀。

当然,除了流行文化里對“黑社會”的想象,屏幕之外,基層“黑社會”沒有夸張的暴力,也沒有理想化的“情義”,更多的是對權力的掌控。

当普世的文明制度無法深入到基層時,基層社會的規則就突出表現為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例如隨著張扣扣殺人案而被重新翻出的張扣扣母親被害一事,隨著輿論的介入,当年一些并不為外界所关注的細節逐漸清晰。例如当年在基層擁有官場權力的王家人(與張扣扣母親发生冲突并致其死亡的家族)被質疑利用手中关系找熟人作假證,在致張扣扣母親死亡后僅以7年的有期徒刑及9,000余元的賠償了結此案,而当時張扣扣父親對此案一審表示不服要求上訴并未看到法院啟動相关請求的二審程序。雖然很難根据不完整的信息與片面的猜測去將王家人以“黑社會”作類比,但相比喪偶,喪母且未成年的張扣扣父子,很難說不是王家人在基層權力中的優勢地位為他們提供了至今看來都受質疑的從輕處罰。

在中國基層的規則制定與權力分配中,廣泛存在的黑社會組織通常是掌握規則制定的一方。他們通過原始的資金積累,武裝組織,進入地方權力體系,壟斷基層資源,支配基層社會秩序。在崇尚人情社會的底層社會,当他們提供的秩序規顯現出的效率與威信成為底層民眾解決問題的優先選項時,這种“規則”也會成為另一种形式的“權力崇拜”。但這种權力架構通過血緣、姻親、人情交往將資源互換產生的權力掌握在固定的一些人手里,形成一套看似與官方互為對立卻又并行不悖的基層權力壟斷。

掀開基層這層蓋子,現實中民眾對黑社會的情感絕不是單純的官方敵對思維,也不是對影視作品里的不講究現實基礎的朴素崇拜,于普羅大眾而言,黑社會就是一种秩序,最好是一种能為我所用的秩序。但數量之眾,影響之甚的黑社會已經引起中共“千里之堤潰于蟻穴”的警醒,可以預見,舊有的基層秩序將迎來一次重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江流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