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還是經濟問題 70年大慶前習近平再提“中國制造”

+

A

-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自北京時間9月16日開始的河南考察之行已結束,中國官方媒體公布了這次行程的總結性報道。習近平提到的“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吸引了外界對其行程的大部分注意力,但另一個值得关注的是,習近平再度提到中國制造業的問題。

這也是他在中美貿易戰爆发、中國制造2025成為中美交鋒的焦點后,第三度在地方考察中力挺中國制造(前兩次分别是2018年9月的黑龍江之行,以及今年5月視察廣東之時)。

實際上,正如習近平所說,中國“制造業規模是世界上最大的”,而中共領導人的憂慮在于,如何讓這份最大變為最強,從而支撑起中國硬實力和制度軟實力的各個層面,支撑起“百年大變局”和習所說的第二個一百年,即“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目標。自然,還有当前最顯眼的問題,如何在與美國的比拚中站到最后。

9月17日,習近平在河南之行中考察一家制造業企業,其后“加快建設制造強國”的條幅非常顯眼。(新華社)

中美貿易戰背后是制造業比拚

中國制造2025計划目前已經淡出中國官方的宣傳中。但實際上,中國制造2025中的某些关鍵內容實際上并未就此退出中南海決策舞台,而是作為中國制造業雄心的一個體現,對內繼續對中國經濟发展起到核心引擎和基礎作用,對外成為北京抗衡美國技術封鎖和关稅打壓的有力武器。

中國制造業在2004年超過德國、2006年超過日本,2009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根据2018年的數据,中國制造業規模几乎是美國、日本、德國三家之和。同時,中國制造業每年的增速也遠高于三國。在中共決策者看來,制造業是中國真實財富的基礎,是一切其他領域經濟成就的源泉。中國制造業不但以非凡的體量承擔了巨量的就業人口,而且在世界第四次技術革命中,中國制造業擁有不錯的機會,讓中國能夠在工業化浪潮中第一次真正站在世界權力的前沿。

因而,制造業在中共決策者那里絕非只是經濟議程,更是政治議程、軍事議程。制造業承擔著中國邁向世界權力中心的雄心,承擔著中共全球治理願景的經濟基礎,承擔著中共軍事硬實力的物質和技術保證。

實際上,外界也看得清楚,即使美國口口聲聲聲稱貿易戰是對中國在貿易領域“占美國便宜”的清算,但實際上,美國保守主義精英打擊的是中國制造業向世界產業鏈高端攀升的努力,是要牢牢抓住美國國運的根基和命脈,是要在尽可能長的時間范圍內維護美國世界第一霸主的地位。貿易糾紛只不過是說辭。否則,就無法理解美國為何咄咄逼人對華為、中興,以及在較小的程度上對大疆等其他中國先進制造業企業,利用司法、行政、國安等各种手段和借口進行壓制。

在二戰中兩线作戰打敗兩個軍國主義國家德國和日本,熬過美苏爭霸拖垮苏聯,支撑起美國全球霸主地位,依靠的都是美國在全世界曾經無與倫比的制造業實力。對此,美國人是清楚的,同樣,中共也是明白的。因而,中國制造2025只是在外交場合減少了存在感,但在中共領導人地方考察等內政領域,中南海的調門從未稍減。中美貿易戰說白了,就是兩國制造業實力和全體系的耐力比拚。

制造業:這是一個政治問題

同樣,制造業對中共而言也是一個政治問題,故而不可忽視。目前,制造業轉型正在中國引起一場就業結構的改變和就業人口的大規模轉移,大規模失業的不確定的前景挑戰著中南海的政治神經。在1998年中共大規模國企市場化改革時,制造業就業占中國全就業比重曾從1998年的15.4%下降到2002年的13.6%,數千万“下崗工人”曾造就嚴重的社會問題,對中共執政提出嚴峻挑戰。

不過,隨后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扭轉了這一趨勢,農業人口大規模轉移至制造業,使得2004年到2008年間中國制造業年均新增就業580.1万,制造業就業比重提高到17.1%。

但近年來,這一趨勢再度扭頭向下,根据有关報告,中國制造業就業規模年均下降逾200万,制造業就業比重已降至德國当前水平,而中國經濟總體发展水平仍低于這個老牌发達國家。也就是說,相比日本德國等國家的制造業发展历史,中國制造業正在提前降低其吸納就業的功能。這可以歸因于中國制造業企業實施“機器換人”以及跨境產業轉移。

当然,如今美國對中國加征关稅所帶來的連鎖反應,更使得中共對失業問題不容輕忽。尽管中國迅速发展的服務產業能否吸納相当一部分待就業人口,但制造業吸納就業的功能仍不可忽視。中共領導人頻繁強調制造業,也有就業的考量。

制造業:社會主義的經濟“初心”

工業化是全世界社會主義國家的主要理論和實踐內容之一,因而,中共追求工業化和制造業发展,原本就是中共經濟建設的主要內容。

当然,隨著經濟发展階段的不同,在毛、鄧及至習時代,工業化和制造業都有不同的表現。在毛時代,工業化努力主要集中在畸形的重工業;在鄧時代,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和來料加工制造業曾是中國制造業的主要形式;而到習時代,中國制造業正在經历一場向全球價值鏈高端的轉型,而與這場轉型相伴隨的,是習近平正在構建一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

因而,在中共建政70周年這個時機,中共最高領導人再次提到制造業,并指出制造業是中國“構筑未來发展戰略優勢的重要支撑”時,是總結了中共建政70年經濟、社會发展历史而言的。在中國官方學者總結的,中共建政70年來中國所經历的大規模多層次的轉型中,多數都把中國從農業國向現代化工業國的轉變列為首要維度,無論是從計划經濟轉向市場經濟、還是黨政关系與政府治理問題,抑或是從封閉到開放,城市化等等,其他所有維度几乎都是圍繞這一初始目標而演進的。如果說中共在經濟上有一份“初心”,那么這份“初心”就是工業化。

中共近日提出的深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以工業化為基礎以及在這個基礎上衍生出來的社會經濟制度搭建和社會文明革新,几乎就是“中國模式”中對别的发展中國家最富魅力、最具可接受度的部分,承載著習近平眼中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中國真正的制度軟實力的重要部分。如果從中共的改革議程來看,也無疑是習近平所說的第二個一百年(中共建政100年)“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以及“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根基。

反觀美國,尽管美式民主在全世界仍然擁有不少擁躉,但美國制造業相對衰退所引起失業等社會問題以及民粹主義,已經在侵蝕美國價值文化中平等的經濟基礎,引发政治生態變化,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保守傾向正在對美式民主構成挑戰,一些制約機制失去效力。早在2017年即有分析認為,中美之間已經進入“制度競爭”的特定階段。或許,中國目前高度強調制造業與美國修補和再造其工業實力的各自成效,將決定這場制度競爭的最終贏家是誰。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何思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