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中南海治國“黑科技”

+

A

-

“大道運廢興,機緘密于網。聰明憲天文,妙用在指掌。正邪各相勝,陰陽互來往。”公布了不到一周時間的中共四中全會公報,多次強調“加強國家治理能力的現代化”。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媒體和分析人士据此認為,中共的所謂“治理能力現代化”其實就是使用科技加強對民眾的監控和控制,即以“黑科技”治國。比如人臉識别技區、區塊鏈、AI人工智能、大數据等等。

2017年10月30日,在中國深圳舉行的中國公共安全博覽會上,游客們體驗面部識别技術。(Reuters)

顯然這是對中共要通過加強自身執政能力推動“民族复興”目標的一种誤讀。多維新聞已經分析指出:中共高層所指的“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一個非常抽象的概念,指的是在具體的國家與社會治理實踐中,通過提升執政黨和官僚的治理能力,實現中共所倡導的各种執政核心價值,比如公平、公正、法治、效率、人性关愛等等。

雖然西方媒體依然難以擺脫用權斗思維,沒有用現代化意識去認識中共“第五個現代化”脈絡。不過透視科技在中共執政手段中的應用,是個有意思的話題。

視頻監控

目前,中國已經建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視頻監控網絡,2019年9月的一篇調查文章稱,整個中國大陸的公共視頻鏡頭超過2億個。而此前一個月(2019年8月)召開的中國交通安全論坛上,中國公安部交管局、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學研究所的官員們透露,2019年年底中國將實現交通監控視頻“全國聯網”。

國際數据公司(IDC)曾在今年初預測,到2022年中國安裝的視頻監視攝像頭將高達27.6億部。西方媒體普遍將IDC的預測解讀為,“中國老百姓批評每人即將接受兩個攝像探頭人均兩個的監控”“中共將借助諸如此類的新科技來維護自己的一黨專政”。

但是即便是對此持有批評立場的評論人士也承認,“很多中國人或許并不認為這是自身權益受到侵犯,反而享受高科技帶來的快捷和便利。”并且,有調查數据稱,遍布中國各城市的監控攝像頭,只有一小部分歸公共安全機关所有,其余大部分為其他部門、公司和商戶安裝。僅憑目前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數量,難以實現迅速有效的排查。因此,2019年,中共发改委等九部門出台意見,提出到2020年實現公共安全視頻監控的全域覆蓋和全網共享,以實現視頻監控信息的全天候應用。

中國人對于自己國家遍布大街小巷的攝像頭的認可,曾因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在美被殺案而大幅提高。当地時間2017年6月9日下午,在美國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作為訪問學者的中國碩士畢業生章瑩穎,在外出途中失蹤。美國街頭的監控視頻顯示,章瑩穎在当天下午2點03分左右,上了一輛黑色歐寶亞特轎車,但是因為監控視頻像素的不足以及缺乏其他視頻的印證,美國警方無法辨析車輛號碼從而使得無法快遞確認嫌犯。

中國媒體稱,隨著智慧城市建設的逐步推進,公共視頻監控網絡获得了長足发展,不僅在提高治安水平、預防和打擊犯罪方面成果卓著,也有效改善了交通管理、應急指揮、防災預警、市政設施搶修等工作效率。上述2019年9月召開的中國交通安全論坛上,相关官員稱,若實現交通視頻監控全國聯網,將有效遏制“流竄作案”的交通違法行為,例如套牌車問題,有助于提高執法效率、降低執法成本,對交通違法者是一种有力的震懾。

2019年5月31日,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一根柱子上安裝的監控攝像頭。(Getty)

1/7

2019年5月5日,福州,第二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展館上,多种數字“黑科技”集中亮相。(VCG)

2/7

2017年年底,廣州市签发了中國首張“微信身份證”,中國公民只要通過網絡即可申辦這張等同身份證的網證,出門就不用再帶身份證。(廣州公安局官網)

3/7

2017年10月30日,在中國深圳舉行的中國公共安全博覽會上,面部識别技術在DeepGlint展台展示。(Reuters)

4/7

2017年11月29日,工作人員在北京開幕的政法信息技術裝備展上介紹中國雪亮工程綜治視聯網平台。(VCG)

5/7

2011年10月11日,在中國北京,SenseTime監控軟件在一家百貨商店里識别顧客的移動模式。(Reuters)

6/7

7/7
上一張 下一張

在中國龐大的視頻監控系統“天網工程”建成之后,又一項以農村為目標的“雪亮工程”已于2018年起步,并首次納入中共中央“一號文件”。廣東一家企業為雪亮工程推出一套監控系統,利用家庭電視機與智能手機,推動監控視頻入戶。据官媒稱,“雪亮工程”是以縣、鄉、村三級綜治中心為指揮平台、以綜治信息化為支撑、以網格化管理為基礎、以公共安全視頻監控聯網應用為重點的“群眾性治安防控工程”。

大數据

在美劇《疑犯追蹤》中,通過一台機器調度遍布全球各地的攝像頭,能追蹤到任何一個人的行動軌跡,識别這個人的身份信息和信用情況。当前,電視劇中的一幕幕正成為現實——人臉識别、步態識别等新技術新應用廣泛鋪設,疊加线上大數据和线下物聯網的发展,個人线上线下的行為軌跡,被以數据形式收集起來,并進行分析、處理和運用。

一個大規模生產、分享和應用大數据的時代已經到來。大數据對未來信息產業发展乃至國家安全具有重大戰略意義,正成為世界各國爭相挖掘的“富礦”。目前,全球數据量增長速度驚人,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163ZB。國際數据公司(IDC)相关研究顯示,2018年中國產生7.6ZB數据,2025年將增長到48.6ZB,成為全球最重要的大數据基地之一。

西方媒體和政客對中國政府將大數据應用到社會管理方面的批評,仍然聚焦在毫無新意的“侵犯個人隱私”。但是對于中國政府因此而提高的管理效率卻議論不多。

比如2016年10月,杭州市政府聯合阿里云公布了一項計划:為這座城市安裝一個人工智能中樞——杭州城市數据大腦。城市大腦的內核將采用阿里云ET人工智能技術,可以對整個城市進行全局實時分析,自動調配公共資源,修正城市運行中的問題,并最終進化成為能夠治理城市的超級人工智能。“緩解交通堵塞”是城市大腦的首個嘗試,并已在蕭山區市心路投入使用,部分路段車輛通行速度提升了11%。

北京市于2012年10月推出政府數据資源網測試版,并面向企業及個人征集應用程序(APP)。由社會力量開发的“游北京”和“愛健康”兩個程序,前者可以查閱北京旅游景點、 餐飲、促銷信息、洗手間信息等,后者是北京市所有衛生保健設施的指南應用,包括診所、醫院、養老院等信息,用戶可以利用這款軟件定位附近的醫療設施,查看現場網絡圖像。

臉部識别

時下有一种普遍的看法,中國已處于人臉識别技術開发前沿,這一看法或許存在著一些認識誤區。說到底,人臉識别并不是一种多么尖端的技術,大型科技公司——從亞馬遜、谷歌到Facebook——長期以來一直在使用它。即便发展到了今天,就人臉識别技術背后的人工智能基礎性研究來說,中國的水平仍不如美國。

但在商業應用方面,中國絕對走在了前頭。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西方人對隱私權的关注阻礙了它的大規模商用。在歐盟和美國,立法機構已做出努力,試圖限制人臉識别的應用。2018年5月生效的歐盟《一般數据保護條例》(GDPR)被稱為人類历史上第一部“數据憲法”,其中嵌入了一套原則,規定包括“臉紋”在內的生物信息屬于其所有者,使用這些信息需要征得本人同意。不過,2019年9月,英國威爾士首府卡迪夫的高等法院裁決,警方利用自動人臉識别技術并不違法。顯然,歐洲各國對此項技術的認識標准也并非鐵案一塊。

可能是因為民眾的擔心和政府的不支持,像谷歌這樣的美國科技巨頭也在規避這項看起來“錢景”燦爛的技術。而中國則恰恰相反。在中國,人臉識别正在抓捕逃犯、金融、電子商務、安全防務、娛樂等領域被廣泛應用。此外,還被用到辨識亂穿馬路的行人之類日常監控。北京天坛公園的公廁甚至還使用它解決了一個困擾多年的老問題:廁紙被成卷捎走——依靠人臉識别技術讓同一個人無法頻繁取紙。

中國作為世界上人臉識别技術发展和運用最快的國家,正在引起國際关注和諸多爭議。2018年11月, 美國商務部屬下的國家標准技術局(NIST)发布全球人臉識别競賽(FRVT)報告,中國的商湯科技、依圖科技、曠視科技同時出現在這份競賽成績報告中。在美國商務部2019年10月公布的實體清單上,中國的依圖科技、商湯科技等多家人臉識别高科技公司,都成為美國制裁的公司,理由包括涉嫌侵犯人權。

但是中國政府顯然并不打算停止自己借用高科技提高管理能力的步伐。就在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召開前夕,習近平帶領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于10月24日下午,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发展現狀和趨勢”。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甚至還對发展區塊鏈的意義和今后的发展做了講話,“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著重要作用。”“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著力攻克一批关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发展。”

區塊鏈如此難懂,以至于一向跟進中國政治話題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都直呼“模模糊糊”。(VCG)

新華網10月29日在評論文章《政治局集體學習專議這項技術发展,習近平有何深遠考量》一文,對中南海高層專門講區塊鏈作為學習主題的意義分析道,“區塊鏈提上政治局集體學習日程,不僅體現著習近平對于新技術新領域的高度重視,更是對包括區塊鏈技術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发展的長遠考量。”或許在不遠的將來,區塊鏈技術也將被運用到中國政府的管理手段中。曾經長期擔任重慶市市長、被認為經濟能力突出的長黃奇帆,不就在10月28日參加首屆外灘金融峰會上,稱中國人民銀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專欄:王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