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中共四中宣講团人事密碼

+

A

-
李鴻忠至少第二次進入中央宣講团的名單。(VCG)

10月底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再統一”了中共高層的思想和意志,一周多以后它試圖將這一“統一意志”灌輸給所有九千多万名中共黨員乃至中國社會上下,甚至正在发生騷亂的香港。

在最近的數天中,很多中國政情觀察人士注意到了活躍在全國各地、各大單位的四中精神“中央宣講团”。北京時間11月11日中國官方央視最具權威的《新聞聯播》曾經披露了這一高級組織的部分成員。其中,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全國人大憲法法律委副主任委員沈春耀,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鴻,山西省委副書記、省長樓陽生。

中共官方消息稱,此次中央宣講团11月7日集體備課,正式的宣講動作始于10日。隨后,人們注意到了這些高級成員是如何“下沉”到地方甚至基層試圖將四中全會統一起來的意志傳達到尽可能多的人。比如,11月11日李鴻忠在天津市委黨校進行了兩個半小時的宣講,李強則是在上海展覽中心面對上海黨政機关、企事業單位、駐滬部隊、高等院校、街鎮基層1,200余人舉行的報告會……

中央宣講团宣講被認為是中共特色的政治傳達和思想統一工作形式。之前每次黨代會和中央全會結束后,中共即根据当時會議決議組建中央級宣講团,以迅速將中央全會意志上升為全黨意志。比如中共十九大中央宣講团便“招募”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紀委副書記楊曉渡,陳敏爾,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宣傳部部長黃坤明等36名副部級以上高級官員完成這項任務。除中央部委和全國人大政協外,陳敏爾是彼時唯一一名地方主政者。十八屆五中全會的中央宣講团成員共計31人。從規格來說,這次中央宣講团無一中央政治局成員級别官員,而僅有的兩名地方主政者則是時任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和山東省長郭樹清。

此次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央宣講团成員名單中,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全國人大憲法法律委副主任委員沈春耀以及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鴻的入選似乎并不值得感到意外。其中,陳一新、沈春耀并非首次加入中央宣講团,至少在十八屆六中全會中央宣講团中即有時任中央深改組辦公室專職副書記的陳一新的名字,沈春耀亦复如此且出席了十九屆四中全會的中宣部新聞发布會。作為“中南海智囊”,施芝鴻的出現自然也不值得驚訝。

值得注意的3名地方黨政大員的“出位”。

作為中共傳統政治高地的主政者,出身浙江官場的李強背景并不簡單。李強出生于1959年。当2002年習近平開始主政浙江時,李強躋身浙江經濟重鎮溫州市委書記(巧合是11年后陳一新也曾擔任該職)。兩年后,李強調任浙江省委秘書長,隨后躋身副部級。此后李強仕途順遂,中共十八大(2012年)后接替夏寶龍躋身浙江省長,十九大前夕(2016年)調任江苏一把手。僅僅一年后,当十九大后原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入京”,已經“入局”的李強隨即接掌上海,與同年(2017年)初接棒楊雄的上海市長應勇搭伴。

如果說地方大員進入中央宣講团或考慮外放中央政治局委員“機會均等”的話(陳敏爾已曾出現在十九大宣講团名單中),那么李鴻忠的再次入圍則顯得不同尋常。1956年出生的李鴻忠曾是中共退休政治局委員李鐵映的秘書。早年仕途起步于沈陽,此后輾轉中央地方,既曾在電子工業部機关工作,又曾外放廣東主政惠州以及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深圳。2010年当闖過“奪筆事件”的詰難后,李鴻忠接棒羅清泉正式躋身一方諸侯。当時時任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張紀南評價李鴻忠“領導經驗丰富,熟悉經濟和黨務工作,思想解放,視野開闊,組織領導能力強,有開拓創新精神”。

自2007年11月“北上”湖北,李鴻忠在湖北擔任主要領導職務長達近10年之久。在此期間,湖北在長江經濟帶的通衢要道地位得以在國家戰略中凸顯和鞏固,在全國經濟轉型過程中經濟增速始終保持較高的水平。根据統計數据,湖北2015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總量逼近三万億大关,達到29,550.13億元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4美元),排名全國第8,增速為8.90%,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也正是由此,李鴻忠在黃興國之后赴天津“壓陣”和救場,在不少湖北人看來并不感到意外。有評論稱,(李鴻忠)雖然人頗有爭議,但是平心而論若不是其在湖北“大躍進”搞建設推動地方經濟,沒有湖北經濟的今天。

2013年11月份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結束后,李鴻忠與時任重慶市長黃奇帆成為文件起草小組以及中央宣講团中僅有兩名地方黨政官員,引起外界注意。此后,代理天津市委書記黃興國落馬,李鴻忠緊急北上滅火,終于在十九大拿到中央政治局的入場券。此次李鴻忠再入中央宣講团,已然是不同的身份與資格。

此次中央宣講团更大的“黑馬”其實是樓陽生。這位1959年出生、当年從湖北北上山西滅火腐敗窩案的救火隊長早年也曾在浙江官場摸爬滾打。與同齡的李強主政溫州差不多同時,樓陽生在相鄰的浙江麗水擔任市委書記。此后二人又共事數年,樓陽生率先離開浙江南下海南,再轉湖北,雖然跨省區經驗丰富,但仕途腳步已經步步落后李強。不過,很顯然,樓陽生仍然可以不失為一名具有潛力的“落子”。目前,現任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已到65歲正部級退休年齡,轉戰二线可以說是大概率事件。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樓陽生在此次四中全會的角色還不止如此。官方早前披露,在四中全會決定輔導讀本的撰稿人中,樓陽生與新晉主政內蒙古的石泰峰并為僅有的兩名地方黨政負責人,與15名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和中央部委負責人并列。這不能不說是樓陽生“特殊角色”的體現。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穆堯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