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汝州市長強迫集資 一場烏龍還是另類腐敗?

+

A

-
2019-11-13 20:16:15

位于中國中部河南省的一個不足100万人的縣級市——汝州,近期因為政府用帶有強迫性質的號召國有醫院職工給國企集資的再次曝光而受关注。這起发生于今年7月的事件,当時已經被中國媒體報道出來,但是近期卻再一次被中國境外媒體曝光,并被和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危機聯系在一起。

綜合多方消息可以发現,今年7月2日前后,汝州中醫院領導對全院職工(醫生或者護士)召開“動員會”,要求他們購買地方國企发行的為期6年的非公開可轉債,用于中醫院新院區建設。“一般職工交10万元,中層干部交20万元。不交的只发基本工資(沒有獎金)。”對于無力支付該筆款項的職工,該院“科室領導”甚至“體貼”地給出了解決方案——向中原銀行貸款。中原銀行是河南省的一個地方小銀行。

這份年利息為9%的債券看起來似乎收益很好,但是大多數職工卻認為很有風險。這种擔憂并非沒有原因。

因為就在今年4月,兩則法院的民事裁定書里顯示,汝州市兩家城投平台的債務風險問題凸顯。其中,汝州市交通投資发展有限公司是違約方,汝州市鑫源投資有限公司是擔保方。面臨巨大償債壓力的兩家企業,均隸屬于汝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

汝州市國資委文件顯示,“鼓勵醫院干部職工認購,支持本院建設。”(上游新聞)

“巧合”的是,汝州市中醫院同樣涉及上面兩起訴訟,且同樣都是擔保人;更“巧合”的是,鑫源投資正是這次向中醫院職工非公開发行可轉債的企業的控股股東。在4月5日《經濟觀察報》的報道中,對于還款計划,鑫源投資相关負責人彼時表示“具體還沒有”。今年7月中國媒體曝光的國資委文件也稱,如果到期無法返還本金,參與集資的職工就只能拿到企業債券。

除了上述兩家汝州國資委掌控的工資和汝州中醫院,有媒體報道指,從2018年年底開始,汝州還有兩家醫院以及汝州文化投資有限公司面臨同樣的文字,它們被曝出一共有未償還欠款大約3.1億元。

除了令人擔憂的債務風險,這件新聞事件顯示的另一個問題是“市長出面”。在針對中國大陸媒體詢問是否存在強迫購買行為時,汝州中醫院的王姓書記(据查,汝州中醫院黨委書記為王福帥)稱,該醫院執行的是(汝州)國資委的文件,(該院職工)買不買自願。該王姓書記還透露,醫院是執行市里的要求,“市長開了會,會上說要发行公司債券。”

汝州市第八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于2019年1月23日選舉劉鵬為汝州市人民政府市長。(河南商報)

但是,汝州中醫院院長張宇航則在之后的7月8日對媒體澄清,資金募集“全憑自願,院方不存在強制措施。”“是我們中醫院在對相关政策理解上出現了誤讀,給醫院職工帶來了恐慌。”張宇航稱当時募集資金工作只是處于摸底、調研階段,并未形成事實。

對于汝州中醫院新區的建設進度,搜索公開信息可以发現,今年5月13日汝州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李運平帶領視察組到汝州市中醫院新址,了解新址建設項目推進情況及未來規划時,汝州中醫院院長表示希望市委市政府繼續支持醫院发展,加快建設進度,確保搬遷工作順利開展。此后沒有其他公開消息。

從事件被曝光至今已經4個多月,對于該事件汝州市政府尚未有官員出面回應,無論是從市長(期間主管審計、土地、鑫源投資公司)一職升為汝州市委書記的陳天富,還是在今年1月接替陳天富由常務副市長轉正為汝州市長的劉鵬,并無跡象受到監督機構問責。這是一場当地醫院信息傳達失誤造成的集資烏龍,還是地方官員胡亂作為被曝光后的懸崖勒馬?信息尚未得到足夠印證之前,一切結論都為時尚早。

信息更新截止到2017年11月的汝州市政府網站,擔任汝州市長時的陳天富的個人信息。(汝州市政府網)

中國財政部數据顯示,截至2018年末,中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18.39万億元,債務率為76.6%。并且,在顯性的政府債務之外,風險不可測的各地隱性債務正在成為影響經濟社會发展的重大風險隱患。2019年1月,在一場中共七常委悉數出席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研討班”上,中共習近平將政治與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大領域的“重大風險”“防范化解”作為2019年各位地方大員的開年大事。‬

強化地方債管理正也在成為中國各級政府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要務之一,遏制隱性債務增長和化解存量隱性債務正是這一工作的重點指向。公開資料顯示,关于防范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中共中央國務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建議》(中发〔2018〕27號文)和《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关于印发<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問責方法>的通知》(中辦发〔2018〕46號文)已于2018年下半年印发。不過截至目前,上述文件內容似乎尚未正式對外公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張亦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