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工叛逃”案收場 台灣再掀“紅三代”鬧劇

+

A

-

喧擾輿論多時的“中共特工叛逃”事件似乎已一步步浮出水面,繼中國官方公布一則“中國間諜”王立強的往昔認罪視頻揭穿澳媒包裝的所謂間諜投誠事件后,日前,英國媒體《每日電訊報》澳大利亞版頭條刊載“中國間諜鬧劇”。

被否認的間諜案

報道引述多個消息源稱,澳大利亞情治機構告知內閣,自稱是“變節間諜”的中國籍男子王立強“名不符實”,對澳大利亞沒有任何利益可言,指王立強以間諜為借口,企圖尋求庇護或是居留權。

在此之前,澳大利亞前外長畢曉普(Julie Bishop)也對所謂的“中國間諜案”的可信度提出質疑:“以我的經驗,如果一個人真的是來自某個國家從事如此高級别諜報活動的間諜,這個人將被我們的情報界層層包裹,遠離媒體。”

本以為這場“鬧劇” 會在澳大利亞媒體的沉默與尷尬中平息,不料,間諜案竟在台灣引发一起中共前領導人家族輿論事件。

据報道,此前被王立強指稱是中共間諜而被台灣檢方限制出境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董事會主席向心,不僅沒有隨著王立強“間諜案”的鬧劇恢复平靜,反而再被卷入輿論旋渦。

澳大利亞媒體報道的所謂“中共特工”王立強曾指滲透台灣選舉行動,這一言論被民進黨借用攻擊國民黨。圖為台灣軍情局前副局長翁衍慶(圖中)分析王立強“間諜”身份的不合理之處。(中央社)

“人造”的紅三代

就在《每日電訊報》披露出澳大利亞官方“否認”王立強“中國間諜”身份的同一時間,台灣國防部心戰處參謀官黃澎孝在臉書(Facebook)聲稱,向心是中共元帥葉劍英的外孫,母親是葉向真,父親是鋼琴家。

澎孝給出向心是葉劍英外孫的理由為,第一,中國創新投資公司背后是管理中國軍工供應的中國國防科工委,第二,向心曾擔任過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秘書,黃澎孝据此推導向心為中共紅三代。

緊接著,黃澎孝認為向心與鄒家華妻弟、葉劍英次子葉選寧長得很像。但葉選寧子女年齡與向心不符。 隨即,黃澎孝聯想到“外甥像舅”,認為向心應該是葉選寧胞妹葉向真的孩子,“向真與向心的巧合讓他心頭一驚”,后聯系到“中共前海軍中校情報員姚誠稱向心就是葉劍英外孫,亦即葉向真的兒子”,因而認為自己线索完整,即向心是葉劍英外孫。

隨后黃澎孝的言論在台灣輿論迅速发酵,諸多台媒亦聲稱向心是葉劍英后人,引发更大范圍的海外媒體关注。

不過,公開信息顯示,葉向真與丈夫劉詩昆的獨子為劉曉迎,所謂“向心是葉劍英外孫”的說法不攻自破。

12月1日,被認為是葉劍英孫女的微博博主“葉靜子mag”在社交平台連发兩條微博否認向心是葉家人, 頭像為葉靜子本人的“葉靜子mag”說,“鄭重聲明一下:這兩位與葉家沒有任何关系,素未謀面。今天在寶島上发生的新聞純屬炒作”。“再次澄清一下,今天寶島上的新聞所提到的向心和龔青二位與我素未謀面,更加不是親戚。特此聲明”。

然而,這條聲明未能停止輿論的討論。正如多維新聞在《從郭文貴到王立強 那些走出國門的中國“騙子”們》一文中所說,王立強究竟是不是一個中國特工已經無足輕重,重要的是他通過自己的講述所構筑越來的一套漏洞百出的故事,已然可以被政界、媒體各方用以達到各自的目的。即使他的的確確而且承認自己是一個騙子,可能也無法戳破這個已經被很多局外人接受的騙局。

也正是這樣的邏輯,在“中共特工叛逃”事件上扮演跟風者的台灣媒體與政客不僅沒有反省為何會炮制出中國間諜案的烏龍新聞,以及思考這樣的誤導給台灣媒介、台灣政坛所帶來的信譽危機,而是接著再衍生出向心是葉劍英后人這樣的“新聞”來。

事實上,從王立強的“間諜烏龍事件”到“向心是葉劍英外孫”的輿論,台灣內部不乏理性的分析與質疑,如此前台灣前中情局副局長翁衍慶所列出的“王立強間諜案”的十項不合理之處,為台灣輿論帶來專業的判斷分析,但部分台媒以及政客卻無視這樣的聲音,并企圖為“中國間諜案”煽風點火。也正是這樣的輿論與政治生態,使得在很多人看來只是一場“鬧劇”的假新聞,已經成為台灣2020總統選戰中的工具。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江流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