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直擊:中國網店第一村的瘋狂[圖集]

2017-11-10 02:52

編輯:吳桐

中國的雙十一購物狂歡節是指每年11月11日的網絡促銷日,源于淘寶商城(天貓)2009年11月11日舉辦的促銷活動,当時參與的商家數量和促銷力度有限,但營業額遠超預想的效果,于是11月11日成為天貓舉辦大規模促銷活動的固定日期。雙十一已成為中國電子商務行業的年度盛事,并且逐漸影響到國際電子商務行業。2017年雙十一前夕,多維記者走進被譽為“中國網店第一村”的浙江義烏青岩劉村進行實地探訪。這里是中國網購文化的一個縮影。(圖源:多維記者/攝)

青岩劉村位于浙江省金華市義烏市江東街道,在冊人口1,723人,電商從業人員2万多人,平均年齡25歲。据官方數据統計截止到16年底,青岩劉集聚了3,200余家網商,全年電子商務成交額達50億元(1元人民幣約合0.15美元),日均发單量10万件。這里有完善的物流網絡,有快遞23家,貨運專线160多條,覆蓋全國260多個大中城市,年貨運吞吐量440万噸。圖為青岩劉村的村口,一座高大的牌樓格外顯眼。(圖源:多維記者/攝)

2014年,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到浙江義烏考察,剛下飛機就來到了青岩劉,參觀完他表示,青岩劉不愧是中國網店第一村,這也是青岩劉成為“中國網店第一村”的由來。圖為青岩劉村的宣傳欄,貼著当時李克強視察時的照片。(圖源:多維記者/攝)

据多維記者了解,李克強当時參觀了兩家網店,現如今兩家網店都轉變了經營模式。楊耀輝經營的小灰灰童裝店就是其中一家,如今他轉型做起了日韓代購。他說淘寶店需要大量的資金去儲備貨物,資金壓力太大,早几年市場行情好,做淘寶都在賺錢,現在想靠著網店去賺錢已經很難了。圖為楊耀輝在電腦前打理自己的生意。(圖源:多維記者/攝)

青岩劉村的電商大部分來自外地,80后,90后是這里的主力軍,很多人冲著網店第一村的名號來到了這里。(圖源:多維記者/攝)

在青岩劉村,這种中小型的家庭網店很多,規模大一點的會租個地下室,既是倉庫也是辦公室。(圖源:多維記者/攝)

村里一面牆壁上貼著大量的轉租廣告,青岩劉出名之后,越來越多的人來這里開網店。然而很多新開的網店堅持不了几個月,如果銷售額沒做起來的話,網店就會迅速轉手。這几年房租飛漲,現在三十平的一間屋子一個月需要2,000元的租金。(圖源:多維記者/攝)

青岩劉能成為網店第一村有著其獨特的地理優勢,對面就是江東客運站,物流方便。臨近義務小商品批发市場,貨源充足。每天有大量的貨物在這里打包发往中國各地。圖為一名工人躺在貨物上休息。(圖源:多維記者/攝)

來自河南的李先生到青岩劉已經三年了,早些年在義烏做實體店,經不起淘寶的冲擊,也轉行做起淘寶網店,他覺得現在的淘寶百分之二十的賣家還在賺錢,百分之八十的賣家只能保本甚至賠錢。現在的他覺得自己的店鋪處于維持階段,掙不了打錢但也虧不了,也算是轉型成功了。他覺得淘寶店要經營好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產品的推廣到運營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財力。剛來青岩劉時,他沒想到網店也這么難經營,如今他打算再堅持個一兩年。(圖源:多維記者/攝)

趙航凱是一名大學生,現在在家里幫忙打理淘寶店。他們家主要做金屬類工藝品的批发和銷售。實體店在義烏國際經貿城,網店如今是大勢所趨,一家人就合計把重心轉移到了網店上。現在處于起步階段,每天的平均營業額就在2,000元左右。他覺得雙十一對于中小賣家并沒有什么優勢,中小賣家沒有那么大的能力去促銷,所以反而營業額會受到大賣家的冲擊。(圖源:多維記者/攝)

百飛兄弟淘寶店是青岩劉村做的比較好的,14年他們來到青岩劉租下一間三十平米的屋子,經過這几年的发展,現在已經有了三個倉儲基地,日銷售額做到了二十多万元。(圖源:多維記者/攝)

百飛兄弟淘寶店覺得青岩劉更像是電商孵化中心,如果網店做大做強之后,他們肯定會搬出青岩劉,因為畢竟是一個村子,沒有大型的倉儲中心。百飛兄弟卻選擇留下來,因為這里是他們夢想開始的地方,這里的電商氛圍很好。(圖源:多維記者/攝)

一家玩具淘寶店正在做著網絡直播,一名主播正在展示店鋪的產品。(圖源:多維記者/攝)

每天下午四點到晚上,這是物流最忙碌的時候,青岩劉里到處都能聽到滋啦滋啦的膠帶打包聲。(圖源:多維記者/攝)

一家網店內,店家在用膠帶打包貨物。(圖源:多維記者/攝)

到了晚上,打包好的貨物裝車運往中國各地。(圖源:多維記者/攝)

深夜,青岩劉村里的很多店家都燈火通明。(圖源:多維記者/攝)

多維記者发現,青岩劉還聚集著大量的網商培訓機構,中小型賣家想通過學習把生意做大。(圖源:多維記者/攝)

一家培訓機構的玻璃門上貼著夢想兩個字。(圖源:多維記者/攝)

青岩劉村,一些創業者在學習。(圖源:多維記者/攝)

2
20
推薦圖集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