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刘志军落网细节曝光

【多维新闻】8月3日,中国铁路系统内部通报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涉嫌违纪的六大问题,显示中纪委对其调查已经结束。刘志军落马迄今一年有半,却迟迟不见开庭公审,就连司法权跟进到哪一步,外界也不得而知。然外界对刘志军案仍穷追不舍,而近日有关刘志军落网的细节也被曝光。

近日有爆料称,2011年2月的一天,六朝古都南京的老牌五星级酒店丁山宾馆,来了一群执行特别任务的警务人员。他们当天接到了北京交代下来的任务,带走了下榻此地的一名半秃的中年男子——当时房间内还有两名提供特殊服务的女性。

这名男子被押至北京交给相关调查部门。执行任务的警务人员并不知晓其身份,事后看新闻才得知:他是时任中国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一年半之后,2012年8月3日下午,铁路系统副局级以上官员听到了“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违纪问题”的内部通报。此前的2012年5月28日,中央已经正式宣布开除刘志军党籍,收缴违纪所得,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刘志军的“落马”改写了高铁的命运。2004年以来,正是在刘志军的大力推动之下,中国高铁大跃进,速度令世界瞩目。现在,伴随着刘志军及其它多宗铁路要案陆续进入司法程序,中国政府对于如何发展高铁,也到了重新定调的关键时刻。

多位铁路系统内部人士向大陆媒体财新网透露,8月3日内部通报的刘志军的六大问题,既包括涉嫌收受贿赂等经济问题,也包括政治问题和个人道德品德问题,其中多项问题与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有关。

通报中最严厉的一项称,刘志军涉嫌为丁书苗谋取中标了30亿元(人民币,1美元合6.34元人民币)的项目,对中间人在工程投标活动收取咨询费知情,对丁书苗控制的高铁传媒在世界高铁大会上收取施工单位1,000万元赞助费知情。

刘志军的问题还涉及涉嫌收取铁路局四名干部贿赂,以及收藏一定数量的现代名人字画。

此外,内部通报称刘志军道德败坏,玩弄多名女性,有三名即为丁书苗介绍。刘志军还曾委托丁书苗为前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的案件活动关系,并为自己转任地方官员活动。

对刘志军的调查已基本结束,刘志军的律师也已指定,但截至目前,刘志军的涉案金额仍未最终确定。倘若刘志军最终认定的涉案金额仅限于收取四名铁路局干部的贿赂,则数字不会太高。刘志军的涉案金额如何确定,要看他是否染指丁书苗所获取的巨额回扣。

据悉,丁书苗案调查工作也已基本结束,日前已被移交司法处理。丁书苗从铁路工程和建设领域获得的中介费达24亿元,另通过安排煤炭运输获取6亿元非法收入。与这些中介费相关联的订单高达1,800亿元,仅京沪高铁的招投标就令丁书苗获益8亿元。相比刘志军案,数额之大令人震惊。

不过,刘志军在处理与丁书苗的关系上相当小心。据知情者透露,刘志军与丁书苗关系密切,帮助丁书苗牟利,但本人很少直接拿钱,30亿元巨额中介费均趴在丁书苗的账户上。丁书苗从京沪高铁项目上拿到的8亿元中介费,亦是如此,只是刘志军曾嘱咐丁“一半不要动”。所以,通报中只称他对丁书苗的中介人角色“知情”,并未指证刘志军本人接受丁书苗的贿赂。

有“高铁第一人”之称的原铁道部运输局长张曙光案也将进入司法程序。据了解,张曙光被指涉嫌受贿的金额大约4,200余万元,并不包含其妻子王兴获取的中介费,甚至很少涉及高铁项目,多为陈年旧事,未提及外资。

刘志军、张曙光、丁书苗案,揭开了高铁招投标的重重内幕。比此番官方指控的数字更应引起公众深思的,是案件展现出来的利益链。

来自山西,卖鸡蛋出身,丁书苗何以能左右近2,000亿元铁路工程和物资的招投标?

尽人皆知“国进民退”央企强势,但为什么中铁工、中铁建等昨日铁道部“长子”、今日央企,都得求助于丁书苗才能中标?

丁书苗为何能够打入高铁多个领域,从垄断高铁轮对,到高铁声屏障主要供货商,再到高铁座椅,还有覆盖列车、车站及世界高铁大会的广告业务?

为刘志军安排女人,为其活动关系平事捞人,再为其活动官位,丁书苗的照顾无微不至,而能量又无远弗届,显然不只是刘志军的延伸。这是怎样的一种共生关系?

初识刘志军

不算小账算大账,丁书苗有意无意经营的关系,带来了做车皮生意的大机会  

2011年2月被带走调查之前,组织部门已找刘志军谈话,他对于自己的处境有所察觉,会上和私下,反复提到“安全”“不能出事”。

在此之前一个月,丁书苗已经被带走调查。

丁书苗的经历堪称传奇。她现年57岁,识字不多,其貌不扬,身高1.7米,长相憨厚,说话粗豪,在山西生意人圈子里有“傻娘”之称。丁书苗发迹后成立博宥集团。一位高管称,丁书苗以前识字不超过100个,但做生意有直觉——博宥集团准备投资伯豪瑞廷酒店时,公司很多人反对,认为做酒店外行,但丁书苗认准一条:紧挨着央视新址的酒店肯定有钱赚。这位高管跟了丁书苗多年,认为丁最大的长处在于胆识过人,善与人打交道,“人缘很好”。

上世纪50年代,丁书苗出生于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端氏镇古堆村,幼年丧母,由父亲抚养长大。她小学没毕业就辍学,文化不高,胆子很大,到各家各户收鸡蛋,拿到县城卖。没钱买车票,有时就拿鸡蛋和司机换,和司机关系搞得很熟络。丁书苗发迹之后,当年这样认识的一位司机被丁书苗带到北京做随身司机。后来这位司机回家养病,丁书苗还给他买了辆出租车开。

上世纪90年代,丁书苗到晋城开了家小吃摊,卖面条和凉菜。小吃摊上来往的铁路工人和运煤司机很多,丁书苗常常额外送些凉菜。“一个凉菜虽然不起眼,但吃饭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不算小账算大账,丁书苗有意无意经营的关系,带来了一个真正的大机会。靠着朋友帮忙,丁书苗做起了煤炭运输生意。山西煤外运量大但运力不足,拿到车皮资源就有大钱赚。“丁书苗不看重眼前的钱,更重视人情,赚了钱后大部分都分给关系,自己剩下三成就不错了。”前述跟随丁多年的人士介绍说。

车皮计划是计划经济产物,一般是由当地的煤炭产销大户或矿务局根据需要向铁路局提出申请,铁路局再统一上报铁道部,最后铁道部批下指标,路局再向下分解。铁路运力紧张,车皮计划紧俏。铁道部、地方路局都有分配车皮资源的极大权力。

丁书苗能拿到车皮,主要是因为搞定了山西铁路的大人物罗金宝。罗金宝是山西人,1956年出生,门中长辈曾在山西出任显官。罗金宝历任大同铁路分局局长、太原铁路局党委书记。2005年底,罗金宝受命筹备首条开工建设的高铁客运专线——石太线,转至2006年2月,又调任铁道部运输指挥中心(运输局)副主任(副局长)兼装备部主任(正局级),专管车皮调度等。2006年10月罗金宝担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2007年5月任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2008年3月至2010年4月任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党委副书记。

侯月铁路和太焦铁路是晋煤外运的主要通道。侯月铁路于1990年6月开工,由郑州铁路局负责修建,而刘志军自1991年起任郑州铁路局副局长、党委常委。刘志军丁书苗两人相识,正是在90年代期间。

“当时两人只是认识而已。”一位早年跟随丁书苗的人士说。1994年,刘志军升任铁道部运输总调度长,成为罗金宝的直接领导。通过罗金宝,丁书苗与刘志军的交往逐渐增多。不过,要发展到彼此信任,还需要更多的机缘。

特殊的信任

罗金宝引见,张曙光深化,再平刘志祥事,丁书苗彻底获得了刘志军的信任,机会很快来了。

2003年,刘志军接替傅志寰出任铁道部部长一职。上任之后,刘志军一方面搁置此前已初步展开的网运分离改革,提出当前要务是“跨越式发展”,要“先发展,后改革”;另一方面,刘志军大举提拔新人,直接从此前不得志人员名单中选人。因受贿传闻被下放沈阳铁路局的张曙光被启用,很快成了刘志军的铁杆亲信。

张曙光从沈阳归来之初,短暂出任北京铁路局副局长。一位接近丁书苗的人士透露,罗金宝提醒丁书苗:“如果想在铁路上做得更大,走得更远,一定要靠上这个人。”经罗金宝穿针引线,丁书苗与张曙光很快熟络起来。张曙光后来火速升迁,出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又主管高铁技术引进谈判和机车制造。在张曙光的引荐下,丁书苗与刘志军关系又近了一层,但博得刘志军信任,还有更深的背景。

首页上一页 1 |2|3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