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习李王释放务实信号 中共转型从矫正话风开始

【多维新闻】十八大中国新一届领导层亮相,新任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就职演说一开讲就争得了舆论的好评,理由是语气平和、朴实,说“人话”而不是“神话”。随后,新任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又在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全体党员干部大会上强调,要下决心改进文风会风,其中深意格外令人警醒。紧接着,即将成为总理的李克强在国务院21日召开一个定调为“改革”的座谈会再次展现“会风变化”,有工作人员发表感想说:“只会照本宣科的官员,在这里不好混了。”

三位新领导人的“务实”风格,向外释放出政府转型信号。有大陆媒体就评论称,长久以来,“假大空”的官话套话屡见不鲜,“正确的废话”虚耗宝贵的时间。人们期待着,未来的纠偏能釜底抽薪,说话办事都能挤掉水分,直接亮“干货”。

会场中充斥多少“此话无效”

新华社日前撰文指出,当前,一些官员套话连篇、废话连篇,讲话大而空,虚耗时间。官话套话之所以惹人厌恶,主要在于其往往又臭又长,让有限的商讨时间白白过去。

今年2月,《人民日报》曾报道过这样一则典型例子:在一次有关群众工作的小型座谈会上,主持人一再提醒发言的干部要讲鲜活生动的例子、切身感受,但一场会下来仍是千篇一律、如出一辙,连篇累牍的官话套话空话,弄得与会者头晕目眩、连连叫苦。

这种景象总是似曾相识。2008年,中国民营经济形势分析预测高层论坛在云南蒙自县举行。原定简单开幕式后,由发改委专家主讲经济形势。可讲座前几位人士的开场白、致贺词等客套话,足足讲了80分钟才结束,这才切入主题。对此,与会一领导竟说,“没感到废话多,开幕式很正常”。这一句“很正常”折射的正是许多官员习以为常的“不正常”。

更值得玩味的是,一些长篇累牍的大话空话客套话已经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有记者曾描述这样一个例子:那是在“非典”时期一次采访。当时,某县成功救治了一例“非典”患者,省里组织召开会议。在发言中,县领导竟说:患者能救治成功,省领导起了关键作用,“省领导没来时,患者生命垂危,天下着大雨。省领导一来,雨停了,太阳出来了,病人也痊愈了……”如此官话,引来哄堂大笑,在场的省领导则“听不下去”,当即进行严肃批评。

上面这个干部发言吹过了头,实则曝出了“惯性使然”。200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也曾直指一些代表“10分钟发言不该用8分钟来歌功颂德,剩下的没有时间了”。当时此语引发媒体热切关注。

话风矫正已持续数十年

开会睡觉的确不该,但这是否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一些会议发言令人昏昏欲睡?说到底,会场上的“瞌睡虫”还是枯燥话风养大的。

不良话风带来的负面效应,已然显现。“台上讲得天花乱坠,台下听得昏昏欲睡”,各种场合曝出的“瞌睡虫”莫不是对文山会海的最好讽刺。

去年8月,在江苏滨海县县委县政府举行的约800人参加的大会上,少数干部竟然睡着了,且睡姿东倒西歪,很不雅观。县委书记悄悄安排电视台记者用摄像机把这些开会睡觉者的形象一一拍下,并当场播放,让不少被“抓住”的人十分尴尬。

诚然,开会睡觉的确不该,但这是否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一些官员的发言令人昏昏欲睡?说到底,会场上的“瞌睡虫”还是枯燥话风养大的。更严峻的事实在于,矫正“话风”已绵亘数十年,却始终难以彻底杜绝。

早在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就将官员那些言语枯燥、只会罗列的文章和讲话称为“党八股”,批评党内存在“会是常常从早上开到晚上,没有话讲的人也要讲一顿,不讲好像对人不起”的八股会风,并把讲官话定义为“不负责任,到处害人”。

官员讲话充满“八股调”,文章冗长言之无物,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缺少独立思考,发言多是“抄来”,缺少“神来”。一部分干部懒于动脑,传达会议、空喊口号成为主要工作方法。对此,早在1981年,中央就曾下力气解决。当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各级领导干部要亲自动手起草重要文件,不要一切由秘书代劳的指示》,要求从领导干部带头,亲自动手、主持起草工作,把这作为领导工作中的原则性问题。

然而数十年过去了,由秘书起草发言稿等文件,自己照本宣科的现象依然存在。

在网友看来,领导干部自己起草文件和讲话稿,有了独立思考,才能体现领导真实水平和看法,也才能根据自己性格,在话风中融入一些个性化,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字眼。

少打官腔,说话请直奔主题

对于这类又臭又长的官话套话,不少人都开始毫不客气地甩脸子。一些套话屡屡被叫停、干部尴尬下台,就是证明。

枯燥冗长的话风已令许多人愤然反击。群众戏称一些发言是“常说的老话多,正确的废话多,漂亮的空话多,严谨的套话多,违心的假话多”。而对于这类又臭又长的官话套话,不少人都开始毫不客气地甩脸子。一些套话屡屡被叫停、干部尴尬下台,就是证明。

今年初的人代会小组会议上,某中央领导听取小组讨论时,直接打断了某地方官员“非常高兴,非常温暖,备受鼓舞,深感振奋”种种套话,用轻松幽默地语气说道“这些话全是浪费时间的”。

同一年,在广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期间,佛山代表团分组审议时团长李贻伟“整顿”会风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李贻伟先后打断了两名区委书记的发言。第一次他说:“要像在家里说话一样,没有那么多前言后语,就讲有什么东西就完了。”第二次他说:“别人讲过的,你就别讲啦,讲自己的就好。”

2009年,河南许昌市市委书记毛万春对大话空话更是毫不留情——“你的发言都是空话,不要再念了,下去吧”,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发言的魏都区委副书记纪某被毛万春打断,尴尬地走下主席台。

而次年,电话连线中,央视主播邱启明两次打断官腔及此后网友对当事官员的“人肉”,更能看出坊间对此现象的无可忍受。2010年6月,央视《24小时》报道抚河汛情,邱启明连线江西防总办公室副主任平其俊。平其俊没直接回答有关“下游群众安危”的提问,而是官话连篇,用了八成多的时间介绍省委书记、省长、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厅厅长等等的“重要指示”,两度被邱启明打断。之后,平其俊遭遇人肉搜索,乃至生活受到影响,“妻子哭泣、孩子不能上学”。有评论写道,网友人肉的背后,其实夹杂着长期以来对官话套话的抱怨,继而发泄到了一个人身上。

官员到底该怎样讲话才不惹人嫌?正如有网友说的,最“好听”的官话就是说实话,对群众说话要说开说透多说大白话,对成绩别夸夸其谈,对问题更不能轻描淡写。如此,才不会出现讲话被打断的尴尬。

“官话”也能溢出浓浓人情味

长篇大论不是不可以,但要言之有物,不然就是浪费口舌和他人宝贵时间。什么时候不讲套话空话、直接亮“干货”了,“官话”也能溢出浓浓的人情味。

实际上,近年来,许多地方也一直没间断改革话风的努力,2010年8月召开的海南省委理论研讨会预备会,作出了“10分钟发言”的要求;2011年,贵州铜仁规定,地委、行署召开的会议,原则上只安排1位领导讲话,不安排表态发言和总结讲话,交流发言人数控制在3人以内……

此类措施不胜枚举,短期内,会场话风也确曾明显改善。但由于相关配套改革没跟上,话风治理总是屡治理屡反弹。为何?从现实其他一些例子看,只有官话变“人话”才能入脑入心。正如有文章说的,长篇大论不是不可以,但要言之有物,不然就是浪费口舌和他人宝贵时间。什么时候不讲套话空话、直接亮“干货”了,“官话”也能溢出浓浓的人情味。

随着十八大召开,这个问题再度破题。十八大报告强调:下决心改进文风会风,着力整治慵懒散奢等不良风气。而习近平在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见面时的讲话,更博得满堂彩。有媒体赞道,这个讲话体现了新的风格,没有提到大的政治口号,语言非常平实和通俗。央视名嘴白岩松就说,一位在广播电台工作的同事跟他说了这样一句话,这番讲话是特别好的广播稿规范。他说:“什么意思呢?就是特别地口语化,用了很多的大白话,像‘决不会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打铁还需自身硬’。我想起了2010年,当时习近平在中央党校的讲话强调,以后说话要更入心、入脑、入耳等等,我想他就是身体力行地带了这样一个头。”
 



(洪砂 撰稿)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