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李庄谈王立军:不是循规蹈矩的人

【多维新闻】继11月23日最高检约谈之后,李庄11月29日将赴重庆市一中院询问申诉结果。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对王立军的看法一事,李庄称自己和王立军都不是按套路出牌的人,不是循规蹈矩的人。

李庄表示,如果按正常套路出牌就不会出这事儿了。“其实我喜欢和霸道的人打交道,从小就是这样。小时候如果有两个小朋友一起玩,我会和另一个商量着来,如果有三个以上,我就一定要当头。这可能就是当时写‘藏头诗’时真实的心态吧?”

针对29日李庄赴重庆询问申诉结果一事,与他前两次主动到重庆市提请申诉不同,这次李庄是赴约而至。27日,他说此次来渝无非两个结果,一是法院同意他的申诉请求予以立案,二是仍然不准他申诉。“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件事对我个人的意义已经不大,但对中国法治进程却是个风向标。”

11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约谈李庄,就其控告重庆市李庄案、龚刚模案项目组成员涉嫌徇私枉法一事了解情况。24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就此发文表示:是非曲直有待法律认定,“程序”二字格外令人珍视。无论改革发展,还是化解矛盾,都绝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都应以法治方式、按法定程序处理,这是法治中国前行方向。

李庄透露,到重庆后,27日还跟以前看守所的所长和管教一起吃饭,经过这场劫难,现在已经都是非常好的朋友了。11月27日他们还有人能跟着他背出当时在监所里写的打油诗来。

这首打油诗叫《车与辙》:“小虫轻声叫,可能引海啸。蜈蚣怒气吼,甚至山河摇。外在是表象,内因来主导。人间万千事,皆于笑中闹。”

李庄称,“这是在我的六点认罪意见被他们(指警方)采纳后,我写的。其中把这六点认罪意见的头尾的字连起来,就是后来大家都知道的‘被逼认罪缓刑’和‘出去坚决再诉’。”

李庄还表示,“因为这个藏头露尾,外界对我有多种说法。第一种说法,说我是叛徒,禁不住拷打;第二种认识认为,人嘛,都有极限,同情李庄;第三种,李庄那么聪明的人,都叫重庆警方给骗了,认罪换缓刑都没换成。这都是不了解真相。在中国别说老百姓,法学家里也没几个懂的。这是我精心策划的方案,和高子程两人协商的。陈有西被误导了。他后来出来说,我辩护这么多年,深刻理解李庄想从狗洞里爬出来的心情。现在真正上当受骗的是重庆公检法,拿着这份进入档案的藏头露尾的认罪书没法弄。”

李庄还对自己在二审时的反常表现做了解释,“要从头说,2010年1月8日一审宣判我两年零6个月,我当天下午弄了8,700字上诉状交上去了。交了后,我想,一审讲事实讲证据讲法律没用啊,还是硬判了你两年6个月,二审再要这么干可不行啊,我得比他们还兵不厌诈。后来我就抛出诱饵,跟重庆看守所的管教说了,我准备认罪。”

“我最急的是什么?龚刚模的老婆。我在北京见她最后一面时她抓着我,说话时已经没底气奄奄一息了,乳腺癌已经扩散。当时我在她病房水盆下藏了会见龚刚模时的音频视频材料,最终我有没有罪要看那个。我要看看刑诉法46条,在中国是否有效?是否能重证据轻口供?所以我就跟管教说我认罪,管教立刻报告了所长,第二天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就来了。大家说,李庄一审那样,二审怎么就180度转变了?”

“郭维国来了告诉我说,‘人老了,到100岁,舌头是完好无损的,但牙齿为何坏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太硬了。’我说我想好了,我认罪,让我出去。他们说好。其实我提前花了一天都写好了藏头露尾的认罪书,还很对仗顺口。一开始,我写的是‘被限制人身自由以后……’他们一看,‘被限制人身自由’,好像是非法拘禁的意思。那我就改,‘被拘留逮捕以后’,反正‘被’字不能变。我得赶紧出去见龚刚模的妻子。”

李庄继续说,“写完后,郭往兜里一装就变脸了,说回去商量一下。我说别商量啊,要么缓刑,要么实刑保外就医。郭说,这得法院判。我说,你下午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1月24日,检察院、法院全来了,问给我录像行吗?还让我当面重新再写一份认罪书。我说行,就开始说了。以前我写的东西,几十页都能倒背如流。可写的是假话,这六段话我怎么也背不过,得一个字一个字念。摄像机架好,我把纸放在台子下面看。说完他们低头,我就对着录象机录口型:李庄被逼认罪缓刑,出去坚决申诉。”

首页上一页 1 |2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头条速览

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

十大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