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军中“亮剑” 新古田会议一箭多雕

孟川撰写2014-11-04 10:12:57

85年前的古田会议上,中共确立了“党指挥枪”为建军原则,而日前召开的解放军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被拉回到古田镇举行,这一非常之举所要传达的意义几乎不言而喻。普遍认为,近期中共在各类会议上频繁强调“党的领导”、“解放军对党绝对忠诚”,重提坚持“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其实就是在正面驳斥外界关于“军队国家化”的鼓噪。然而,这种理解显然只是流于表面,新古田会议的召开更深层次的目的是肃清徐才厚把持解放军政工工作十年的遗毒,将此前习近平提出的“能打胜仗”的强军目标,转变为现在的“为谁打”“能为谁打胜仗”,这是习近平想要向军内以及外界强调的问题。目前,中国处于推进“全面深化改革”之际,在这样一个充满变数的时期内,无论是党领导法治,还是指挥枪,中共都是为了防止国家政权受到撼动,从而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之下走自己的路。

争论升级 中共戒备“颜色革命”

因军队本身的敏感性,近年来,围绕着军队而展开的讨论声音不断增加。其中有一个观点认为,一国之军队,既不应为某些特定社会成员拥有,也不应属于某个政党或集团,而应当“非党化、非政治化”,唯国家命令是从。与其对立观点则认为,执政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社会主义国家是常见的,解放军必须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这也是人民军队建设的根本原则。使得舆论场内,“国家军队化”和“党领导枪”两个论调的支持者之间的口水仗不断升级。11月3日,被称为“新古田会议”的全军政治大会刚刚结束,官媒《环球时报》随即发表评论文章叫板“军队国家化”鼓吹者,文章称想搞垮中国的人最恨“党指挥枪”,这些年一直有一些力量向中国社会灌输“军队国家化”的主张,用一些来自西方的理念就想颠覆它,既狂妄又很幼稚。


习近平参观古田会议会址

在中国官方媒体口中,“西方敌对势力”即为“军队国家化”支持者的身份认证。诚然,“军队国家化”一词为发端于西方的“舶来品”,较具有代表性的则是美国,在其独立战争以后,华盛顿实施了军队国家化,将军队的职能定位为保家卫国,不受政府的控制。《环球时报》更是毫不避讳地点名美国,文章称,美国同中国博弈,西方要搅乱中国,如能削弱中共对国家的领导,这比它们做什么都更有效。对于起源于西方话语体系的“军队国家化”一词,中国曾回应,这个问题对于当今的社会主义中国来说,是一个伪命题。就世界大多数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而言,在执政问题上存在着激烈的党派之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争夺常常处于白热化。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政党如果拥有军队,在竞争执政地位时发生武装冲突,国家永无宁日。

所以,相比与多党执政的部分国家,中共的性质和特色社会制度决定了中国要“走自己的路”。同时,官方的态度也透露出了中共对“颜色革命”的戒备之心。“看不见的敌人”有时比明火执仗的对手更危险,在中共看来,意识形态领域,正是这样一个战场。埃及的“阿拉伯之春”,乌克兰的变天都可以引起中共的警惕,从中总结教训。正是出于这种担心,中共一直强化政治建军,确保党对枪的绝对领导,而隆重在古田会议原址重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正好对军队高层进行政治教育,同时肃清徐才厚把持解放军政工工作十年的遗毒,可谓一举多得。

(孟川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