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破守江山遗咒 红色权贵难成威胁

孟川撰写2015-02-23 00:39:36

长期以来,对于红色后代涉足政坛、商界一事,外界大多持批评的态度,尤其是西方媒体对于包括温家宝家族隐秘财富在内的报道,更是勾连起了很多人对于这个庞大群体的关注。实际上,对于这个群体不必过度解读。从根源出发,这一现象可以说是“历史遗留”问题,中共元老陈云“守江山”思想的作用延续至今,并非现届政府所望。并且根据多维新闻的数据统计,随着政权的交替,红色权利也正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被稀释。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也会成为助力,慢慢扭转这一局面。

日前,金融巨鳄安邦集团与民生银行的股权之争堪称是一幕年度大戏,使得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与中共元老陈毅之子陈小鲁这对商业搭档被晒到公众面前。多方观点认为安邦的快速扩张与其“红色背景”不无关系。这也是继温家宝“家族财富故事”后,第二个引发舆论狂潮的案例。多年以来,中国民间和网络舆论对官场官员的整体印象评价并不乐观,对红色权贵后代们同样如此,甚至可能还有过之。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高高在上又十分神秘的群体,是拥有特权的既得利益者,很容易引起过度的关注和猜测。

确实,在此类事件中,红二代、太子党、权贵集团、民营企业等各路势力令人眼花缭乱,矛盾缠绕交织的政治背景更耐人寻味。在中共引领中国前行的路上,“红后”们真的是一个难以摆脱的威胁吗?追本溯源,毛泽东早年曾在党内提出了“接班人”的概念。在文革早期,在很多高级干部当中普遍理解就是干部子弟接班。文革后陈云、邓小平也赞成恢复所谓的干部子弟接班的这套设想。此后,中共一直在有步骤、有计划地安排他们自己的子弟接替重要的位置,给他们培养的机会,希望让这些子弟将来能够在党政军各个要害部门掌握更重要的权力。也就是陈云所说:“把权力交到自己的子弟手里去,这样才放心。”


 

此后,中共也沿用了这一“守江山”的想法,他们将自己相信的精神承传给下一代,确保父辈打造的红色江山不会“变颜色”。这也是如今在政商各界均有“红后”存在的一个根本性原因。同时,在经济上已经出现的权力参与市场经济的利益化追求,以及中国几千年来的权力化、官本位的深刻影响:只有做官才是正途等,都可以作为考量的因素之一。“把权利交给自己人”这一概念也很直观地向外界展示了它的弊端。当时坊间曾有一个传闻称,在中共党内形成了一个规矩,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个人安排做高干,家里的其他人就“下海”敛财。中共中央组织部为此发过一个文件,正式成为官方政策。文件规定本来仅仅适用于领导干部的子女,但实践起来各级领导都仿效这个做法,变成举国上下的不成文规定。这一传闻的真假性现在无从考究。原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即中共原政法委副书记陈伟达之子,便是一个典型案例。被外界评价为“红二代贪官代表”的陈同海有句名言:“作为共和国长子,我们不垄断谁垄断!”

政商军各界中带有红色标签的佼佼者早已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陈同海因其职务消费一度高达每天4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以上,以至于案发后,国企央企成为民众与媒体围剿的对象。实际上,中共作为执政党,舆论层面就饱受“一党专政导致腐败”一言的压制。这类中共权贵家族暴富的案例,更是严重侵蚀中共的执政合法性,抹黑中共的整体形象,是中共意识到应整治的症结所在,也为此作出过政策上的调整。例如,央企“一把手”行政级别的存在,使得在现实管理实践中,出现了许多无法理顺的管理现象,比如副部级的国家能源局要监管的企业不少和它平级。这其中的“体内循环”与“用自己人”的思路有这异曲同工之处。

(孟川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