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派失势?传赵勇遇敏感问题顿时黑脸

2015-03-04 21:38:19

令计划落马后,坊间便常常流传出“团派沦陷”的声音。日前正值一年一度的“两会”之际,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曾任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曾与令计划同事,有报道称,当他在“两会”期间被记者追问“团派是否失势”时一脸不悦。

作为2015年度最重要会议,外界对3月3日到5日的“两会“多有关注,已经成为中国政治新常态的反腐问题也成为媒体关注焦点。有相关报道称,3月4日,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被问及令计划落马以及团派是否失势等敏感问题时,面带不悦,回应记者称“你不要采访我。”目前,尚未有官方媒体对此报道的真实性作出回应。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令狐安也与令计划划清界限:“我们没有亲戚关系,连远亲都不算。”


令计划    

有海外媒体称52岁的赵勇为“团派金刚”,公开资料显示,赵勇当了十二年的副部,两届中央候补委员。他主政唐山大力发展的曹妃甸工业区变成巨大的烂尾工程,在河北省委的民主生活会,被省委书记周本顺批评”干事过于急躁,有时过于追求规模、声势和形式。”

同姓“令狐”,祖籍也是“山西平陆”,全国人大常委令狐安屡传是令计划的亲戚,有人找他买官,有人在令计划之子出事后安慰他。他3月3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澄清:“我们没有亲戚关系,连远亲都不算。令狐安表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令计划刚到中办,有港媒说令计划是他弟弟。他还透露:“(山西)有人以为我是令计划亲戚,想找我弄个县长当”,说“你能不能找令政策(令计划二哥)说一说”,“听说你和令计划很熟,一块长大的,人家都说你们关系好得很。”
    
2013年底令计划儿子出问题,他已经调到统战部去了。令狐安表示,“山西延安精神研究会的两个老同志,吃完饭过来安慰我说‘你一定要想开啊’,我说我没什么想不开的啊,他们就说听说你孙子出问题了,我说我没孙子啊。他们又说你儿子调动你别想不开,我说你说谁吧?他们说“令计划不是你儿子吗”,我说令计划如果是我儿子,那我10岁就生儿子了。”搞得他哭笑不得。

团派,又称“共青团派”、“共青帮”,共青团作为中共“根正苗红”的青年干部培养组织,自其诞生之日起就背负着为中共输送“新鲜血液”的职责,是中共党内最为正式的官员接班梯队,代表着党内干部年轻化的要求和趋势。

早在2014年6月山西省原政协副主席令政策被调查时,就有媒体称,“令政策是胡锦涛大内总管令计划的胞兄,令政策出事意味着第五代向团派反攻倒算,中国政局将出现重大转折。”有分析认为,作为中共“预备队”的共青团系统,从来就不是一个有独立宗旨的团体,而要听命于各级党委,地方团委与团中央的关系远不如与同级党委关系密切。另外,中共各级官员年轻时几乎100%都曾是共青团员;而且曾经做过共青团干部者多为青年才俊,日后在仕途上亦较易出头。就连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当年也曾8次递交入团申请书并如愿入团,所以,所谓官场团派一说实属牵强。习近平打击团派更是有捕风捉影之嫌。

多维新闻此前已有文章发表观点认为,在时间点上,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的接连落马,泄密、窃听,谋杀等等传闻也在整个舆论场大环境中发酵、传播。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继续博人眼球,一些传闻自然就有了存在的温床。尤其这种类似“宫廷政变”的故事对于已经享受30年政治太平生活的大陆和海外民众来说,已经成为茶余饭后的最大谈资,惶恐、刺激、惊喜,种种情绪下,派系和权斗的传闻就有了市场。

(陈菡 综编)

相关阅读
  • 孙春兰未入政协藏玄机 “特殊身份”引关注

    全国政协已在3月3日开幕,官方公布了补选全国政协委员名单,出乎意料孙春兰名字并不在其中。外界舆论猜测声不断,究竟为何孙春兰未任政协副主席一职?

  • 令计划养子令狐剑海外生活曝光[图]

    包括令计划在内的多位长辈被调查之后,滞居新加坡的令狐剑仍在尝试遥控国内的生意。这位有着书生气质的令狐公子,25岁即开始在商业领域长袖善舞。

  • 中南海“清君侧” 令计划旧部四散

    在旅游局倒下的霍克很有可能是令计划麾下干将。除霍克外,令计划时的中办已有至少3名副主任4名局长被调往边缘化职位或被查。中办已然经历了大洗牌。

  • 孙春兰未入全国政协 或因统战工作更重要

    随着令计划和苏荣的落马,全国政协两个副主席职位出现空缺。不过接替令计划的孙春兰没有补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分析称,可能与统战工作重要性提升有关。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