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徐公的3·15梦魇

泉野撰写2015-03-16 15:24:37

如果非要给国妖徐才厚选择一个“幸运”数字,那么恐怕非“315”莫属了。

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两年前的3月15日,徐才厚从中央军委副主席任上退休;一年前的3月15日,中共中央决定对徐进行调查;2015年3月15日,曾经叱咤风云的军中二号人物终因病医治无效死亡,成为建国后被查办的最高级别军中将领。

撇开徐才厚,对于中国而言,2015年3月15日,也注定会成为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

这一天,中缅边境冲突引发的舆论喧嚣高烧不退,全国两会在一阵鼓噪中闭幕。李克强按照预定时间举行记者招待会,与中外记者唇枪舌剑。怎料失误连连,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成功补缺四个全面的李克强,却将那句耳熟能详的“有腐必反”错说成“有反必腐”,引来了一阵唏嘘及其之后的会心一笑,视之为“一不小心,歪打正着!实话实说,客观活脱”。紧接着,中纪委快马加鞭拿下两虎,其一是最具争议的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其二是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此两人都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今年的两会,却都在两会闭幕之日被宣布落马。

正是在这样的氤氲气氛之下,徐才厚因膀胱癌多发转移,医治无效死亡的官方消息于凌晨时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鱼贯而来。

人生如戏,虽然徐才厚被调查前,就已经是病榻上的半死老虎,但是待到死讯真正到来,还是引起了不小躁动。防火墙外鸡蛋里边挑骨头者认为,徐的死亡意味着中国政府避免了一起可能“很尴尬”的审判。为何尴尬?给出的理由不外乎闭门审判遭遇的密室政治反攻,权力最高层受贿内幕曝光可能引发的舆论震荡。阴谋论者揪着徐究竟是病死还是他死不放,他死部分至少包含了救治不力、政治迫害、同党灭口等耸人听闻之说。而在防火墙内,没有鼓掌欢呼也没有点蜡祭奠,被刷屏的全部元素,只是从官方口径流出的那则简短消息。

舆论场瞬间被点燃的三种情绪和观感,尤其是前两者,有其必然性,却少了必要的合理性。必然性在于,徐案本身的敏感性和重大性,以至于剧情稍有变化都可能勾连起各类纷争和政治流言,浅层次的沉渣泛起,或是深度的演绎和添油加醋;不合理在于,任何一种说法,要么舍本逐末,要么管中窥豹,概而言之,只看到其一且想当然地隐匿掉了其二。


徐才厚

先说“尴尬论”。西媒看似有理有据的逻辑,却禁不起任何推敲。一方面,打破了“刑不上常委”潜规则的周永康案,远比徐才厚案复杂、重大,“两高”在两会上已经给出了明确的说法,周案会比薄熙来案更加开放,何来审判层面的尴尬之说?另一方面,军中另一只西北狼还在传言的裹挟下喘息,如果最终坐实,对其公开审理显然是中共绕不开的挑战。既然搅和着政变问题和贪腐问题的周案都开放了,西北狼也已经成为刀俎上的鱼肉,面对病恹恹的徐才厚,硬塞给中共一个“尴尬”的表情,不免太过牵强和一厢情愿。

再论他死说。《解放军报》于徐才厚病亡次日刊发的署名谢正平的评论文章《其人已盖棺 反腐步不停》,正是为反驳这一说法而作。在军报看来,之所以徐才厚死讯公布后,朋友圈开始出现一些“貌似合理”的分析和“来源神秘”的流言,是因为这当中有人对国家建设、军队反腐的疑虑担心,有人热衷八卦政治秘闻的心理,也不排除别有用心的推波助澜,正所谓“政治流言背后有推手,经济流言背后有利益”。此论调符合军报一贯的口吻,也是政治之所需的必然衍生物。

(泉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