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王儒林“不正常”卸任:未提振经济

2016-07-06 22:52:04

6月末7月初,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去职转任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令观者颇感不解。近日有媒体解释称,虽然王儒林反腐有功,但无法回避“没有撑起提振山西经济这一重任的事实”。

据微信公众号“政研院”文章《救火书记、反腐优等生王儒林“不正常”卸任带来哪些信号?》称,王儒林的“不合理”卸任,其实有着一定的合理因素。

其一,反腐局势发生变化。如前所述,王儒林入晋时值山西腐败严重,全国反腐形势也一度严峻,强力反腐不但是山西一隅所需,全国亦然,而山西作为腐败重灾区更需成为全国反腐的突破口。也就是说,彼时反腐“大局”下,山西整顿吏治刻不容缓,需要调整补位合适的反腐干将,改善局面。

时过境迁,一如王儒林在山西取得的显著反腐成绩,全国反腐形势在众多不容层级官员落马后,也由高压渐次走向相对“低压”态势,虽不时还有“老虎”落马,但密集程度、整体层级及数量,已有不小降幅。某方面来说,山西官场乃至整个国内官场,虽仍不时有官员落马,但已渐趋稳定。


王儒林提前让贤,其实也是“功成身退”(图源:VCG)

其二,目前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巨大,发展依然紧要,尤其伴随反腐形势趋稳,更多的注意力自然转移到经济发展上。一个细节是,在2014年王儒林被任命为山西省委书记的全省领导干部大会上,王儒林发表讲话,提出四点,前三点主要和反腐相关,第四条才提到经济建设。这也可看出,当时反腐的紧迫性稍胜一筹。

其实,经济发展的步调一直被强调要稳当、加速,而革弊立新、激浊扬清的反腐目的之一是改善和创造更好更健康的营商环境,服务于经济发展。某一时期,反腐的步调可以迈得比经济发展稍快些,但最终还是经济发展呈现引领之势。

虽然一季度全国GDP增速形势“不错”,但去产能、去库存的压力依然巨大,转型升级之路依旧漫长。山西是典型代表,困顿尤显。

在王儒林入晋时,山西经济颓势明显。2014年山西上半年GDP增速为6.1%,位列全国倒数第三,前三季度山西GDP增速也在全国倒数三名之内,最终山西全年GDP增速为4.9%,只比年初既定目标“9%”的一半多一些,在31个省区市排名中垫底。

2015年山西GDP增速为3.1%,颓势更剧。今年一季度为3%。严峻形势不言而喻。种种努力之下,山西却一直未能止住经济下坠的势头,“最困难时期”的声调一直在回荡……

不管是外部大环境不好,还是内部问题积弊已深,或者自身分身乏力难以顾及……诸多主客观因素的辩解,依然回避不了王儒林没有撑起提振山西经济这一重任的事实。

在今年6月30日山西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王儒林总结自己主政山西的工作时,提到反腐成效,但经济发展方面的信息就相对少而模糊。

对比之下,会上被任命为山西省委书记的骆惠宁,在肯定王儒林的反腐成绩之余,着重提到山西当前正处于重要的历史关头,办好山西的事情一定要统筹“五位一体”“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表示山西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要推进煤炭供给侧改革等多举措发展。

参会的山西省长李小鹏表示,山西当前的经济发展正是“需要坚持一下”的时候,亦相信在以骆惠宁为班长的山西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山西会克服困难,平稳有序发展。

(青苹 综编)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