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柔性治疆失败了吗?

+

A

-
2016-08-29 06:23:39

过去几日,中国大陆西藏、新疆、湖南、云南等多个省份接连出现“一把手”人事变动,象征着新一轮中国人事大调整。北京时间8月29日,中国官方发布消息成,张春贤不再兼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接棒,也证实了此前的猜测。

对于张春贤离开新疆,或许引发另外一个政策上的揣测——这是否意味着柔性治疆政策的夭折?

所谓柔性治疆,是指2010年张春贤调任新疆后主打的“治疆策”。即对于极端宗教和民族问题非一味强力打压,而是采取发展经济、保证就业的方法,透过解决贫困问题消灭恐怖主义的生长土壤。张春贤入疆之后以亲民为务,力求化解军事高压形成的民族矛盾,绝口不谈“反恐”二字,至多说到维稳层次。

尽管争议颇多,但是如果没有柔性治疆,也许今天新疆的情况会更糟糕(图源:VCG)

他甚至走上乌鲁木齐街头夜市与市民吃羊肉串、喝啤酒,大展亲民作风,但他不只是作秀,也大力发展民生、经济。例如,2011年新疆七成财政支出用于民生,平均不到三天就有一项惠民政策出台,包括推出“零就业家庭”计划,安排零就业家庭最少一人就业,还有由政府掏钱派遣数以万计本科毕业生到援疆省区进行通用语言和职业技能培训。

“七五事件”后,新疆族群撕裂,官民隔阂深,张春贤因此也要求干部“下乡住村”,学习维语并为当地提供公共服务。习近平此视察新疆时,就曾探访喀什一家小学时就鼓励该校汉族教师学好维语。为了倡导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相互欣赏的“现代文化”观念,2012年起,张春贤更在两个穆斯林节日(开斋节、古尔邦节)给全疆各族群众放假4天,这在全中国其他地区绝无仅有,充分体现其“柔性治疆”精神。

要理解“柔性治疆”政策的重要性,需要清楚在张春贤之前,其前任王乐泉治理新疆手段就十分强硬。中共自建政治理新疆以来,对新疆政策相较其他省份都显得相对高压,截止到张春贤,新疆共有9任书记,其中以军人身份从政为多,唯有一人是维吾尔族人即第四任的赛福鼎·艾则孜,而他仍是军人,有中将军衔。只有第七位宋汉良和王乐泉无军旅生涯。即使张春贤亦曾有过4年军营历练。

中共治理边疆的政策上,北京曾一直坚持“藏柔疆硬”——即对待西藏以怀柔为主,治理新疆相对强硬。因此一度有中国最开明官员的张春贤明确打出柔性治疆的旗号后,当时被解读为“藏柔疆硬”结束。

不过这种“怀柔”政策在2014年前后开始遇到挑战。2014年习近平视察新疆,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正伟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均一同前往考察。此次是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后首次考察新疆,其间他表示“对暴力恐怖犯罪分子要有有效手段”。同时他对张春贤的治疆手法,对新疆各级干部的“敢于担当、甘于奉献”,都肯定有加。

但是在视察的最后一天,正当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还在向全国播报习近平访疆行程与讲话时,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火车站就发生了爆炸兼砍杀的恐怖袭击,造成3死79伤,再次让人们聚焦张春贤和他的“柔性治疆”。

从那之后,张春贤不断在公开见传媒时强调自己并非“柔性”,对恐怖主义亦绝不手软。

目前外界认为,陈全国在西藏亦是以强调法治、严明纪律着称,预计治疆手腕不会放软。但是这是否意味着“柔性治疆”政策的失败?恐怕不能断然下结论。

柔性治疆旨在通过经济手段,提高当地民众的生活水平,从根本上消弭恐怖主义萌芽的温床。从理念上是正确的。只能说,一味的相信“柔性”,而忽视“刚性”的反恐手段,是政治上的幼稚主义。同样,如果像张春贤的前任那样,只是坚持高压政策而忽视当地民众的实际感受,效果可能更差。有评论认为,如果没有柔性治疆,也许今天新疆的情况会更糟糕。这种假设是否成立,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相信陈全国如果接掌新疆,可能不会简简单单的“萧规曹随”,还会有新的“治疆策”推出,可拭目以待。

专栏: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