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美式民主惨败 一党专政完胜?

+

A

-
2016-10-12 21:50:26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面对美国大选,同样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中国在看美国大选时,究竟在看什么?《纽约时报》12日头版做出了总结——中国官方媒体已经宣布了大选的获胜者:一党专政。具体来看,中共利用每次总统选举中的问题,来痛斥美国民主制度的弊端,宣称一党制对中国很不错。不过,今年的美国大选为中共的沾沾自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数量多得令人尴尬。


美国大选总统候选人第二轮辩论沦为政客秀(来源:Reuters/VCG

中共是否有意借由美国大选来宣传一党专政还不确定,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官方媒体对于美国民主制度的批驳连日来确实“数量多得令人尴尬”。8日,《人民日报》发表高规格的钟声文章《美国选举乱象凸显制度弊端》,直言“民主教师爷”的超级自信与傲慢该收起来了。与此同时,该报在另一篇文章标题中毫不留情地揭开了美国民众厌倦大选闹剧的缘由:失望、失落、失信、失灵。

与《人民日报》同声共振的,还有新华社、《经济日报》、《环球时报》等一众媒体。新华社在《美大选再创底线新低度 》的时评中感叹,“美国政治闹剧,着实翻脸比翻书还快。”而且,“党政无底线已然演变成道德无底线。”《经济日报》透过美国总统候选人继续“比烂”,看到了政治衰败的迹象。“总统候选人不再围绕政策差异辩论,而是在个人恩怨方面磨刀霍霍,这与大多数选民每天的抗争和关切毫无关系。”

不愿在热点话题中缺席的《环球时报》,也毫不退让地举起了民族主义大旗,以社评《美式选举的比较优势看来耗尽了》宣告了选举民主制的破产。“政党恶斗围绕选票愈演愈烈,直到演变为西方国家政治的主轴。这样的竞争不再以政策宣示为导向,更容易吸引眼球、置对方于死地的人身攻击、包括造谣诽谤大行其道。西式选举完全异化了,参选者竞争的是忽悠术、甚至骗术,击败对方当选成了唯一目标。西方社会由于有法治相助,虽然施政变得软弱无力,但社会稳定得以保全。那些仓促模仿西式选举的发展中国家可就惨了。没有强有力的法治保驾护航,西式选举引爆了许多引入它的社会或者导致了大规模的不稳定,形成‘坏民主’现象。”

其实,不独是大陆媒体,在西方媒体报端,也不乏对美国民主制度的批评。《金融时报》便单刀直入反问:怎么会这样?因为美国总统大选辩论本应该体现美国民主的最佳面貌,但实际上,第二轮希拉里对特朗普的辩论却围绕着龌龊的性骚扰指控、威胁、谎言以及相互的鄙视打转。

走下坡路的后果之一,便是选举民主制在一党专政前的惨败。一方面,特朗普实际上将俄罗斯和中国政治的一些有害特质引入了美国;另一方面,那些需要从运转良好的美国民主制度身上获得支撑和鼓励的自由主义者,看到的是一个催生了特朗普的体系,此人的政治风格更像普京而非奥巴马。

既然美国民主制度的漏洞已原形毕露,那么又何言大陆媒体的阴谋?事实上,在第二轮辩论之前,西方媒体阵营为了避免选举民主制在一党制面前的窘境,已经展开了一轮对于中国模式的挞伐,以放大背后的中国“阴谋”。《纽约时报》刊发于头版的《抵制中国模式》一文开门见山,“对许多西方民主国家而言,这一年殊为艰难——而中国却不断在伤口上撒盐。”

具体来看,当西方疲于应对民主程序的短处之际,中国正抓紧机会宣扬自身的体制。比起几位前任,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认为中国在与西方展开意识形态竞争的信念要深得多。中国的宣传专家不再满足于御民主思想于国门之外,而是认定,倘若共产党期望继续掌权,就有必要把精力放在令中国的政治体制具备海外吸引力上。

这样的抵制与批驳,虽然看似理直气壮、言之凿凿,其实不堪一击。选举民主制不断结出恶果,难道不应该是民主制度本身出了问题吗?为何西方媒体会将罪责归咎于中国的“聪明”?虽然两轮辩论后,大陆媒体确实集中火力抨击了民主制度的弊端与漏洞,但至少并未明言一党专政的优越性,也并没有公开抵制选举民主制。何况,大陆媒体对西方选举民主的揭发,早已成为常态式存在,何以这一次就有了异常突出的醉翁之意?这样的傲慢与偏见,不愿直面问题根本的隔靴搔痒,只会让美国民主制度更加雪上加霜。

以上,并不是为大陆媒体站台,毕竟在讨论特朗普赢得可能性方面,部分媒体表现出的幸灾乐祸和娱乐至死,也很不合时宜。要知道,特朗普一旦上台,承受结果的,不只是美国,还有中国乃至世界。

专栏: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