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习梁会”的关键词

+

A

-
2016-11-21 01:18:55

眼下,对于香港的庙堂与江湖来说,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以上纲上线到香港的未来。在中国人大常委会针对立法会宣誓风波主动释法营造的氛围之下,这一昔日的国际化大都市,如同上紧了“政治发条”、枕戈待旦的将士,随时准备迎接“战斗”。

《解放军报》19日送来的驻港部队首次出国与外军联合军演的消息,就产生了这样的效应。原本,这是驻港部队与马来西亚例行联合演习,但却被部分港媒看作存在针对“港独”势力的醉翁之意。


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让陆港矛盾进一步升级(来源:中央社

就此,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给出的解释是,“驻港部队是主权象征,香港驻军人员要遵守《基本法》等全国性法律外,也要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而‘港独’是极少数分子的叫嚣,根本就成不了大事。所以将驻港部队提高实战化与应对‘港独’进行关联性解读太牵强。”

同样牵强的,还有媒体对于习近平与梁振英会面时所谈话题的解读。同在秘鲁首都利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习近平与梁振英,于20日进行了长达45分钟的会面。根据梁振英结束会面后的透风,会面期间习近平并无提到特首选举、选委会以及其竞选连任的问题,而是“充分肯定特区政府的工作,包括最近处理立法会宣誓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习近平都充分肯定。”

对于后一点,陆媒在报道时普遍将其中一句表态突出显示——在“一国两制”底下没有“港独”空间。也正是这句态度坚决的表述,成为部分神经紧张港媒的话柄,并想当然地将其看作是北京进一步加大对于香港管制力度的“证据”,却独独忽略了梁振英所转述的“习近平对香港情况十分清楚了解”。

因为“十分清楚了解”,所以在会面时才不会去触碰特首选举、竞选连任等话题;也因为“十分清楚了解”,所以才有了不久前中国人大的主动释法。毕竟对北京来说,深谙香港特首认受性差的事实,也非常清楚在这一阶段任何形式的“介入”,都必然招致香港社会的普遍反感与无限放大。

至于人大的主动释法,为的是彰显在对待“港独”问题上的基本态度,显示己方遏制“港独”的基本立场和坚定决心,从而为香港社会破解乱局、化纷止争提供权威的法理依据和具体的标准。毕竟,如若这次北京继续放任不管,不仅可能进一步纵容“港独”群体,同时也丧失了一次构建香港新法治生态的契机。

不过,对北京来说,或者是对习近平来说,“十分清楚了解”中也理应包含有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清楚”与“了解”。因为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放在整个香港问题的大局中,只是一个结果,如同旺角骚乱与占中运动一样,并非背后的“因”。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对高阶政治的这一期望。在其看来 ,如果“一国两制”不能走出邓小平时代的神话,那么香港的问题就谈不上彻底的理顺,更遑论问题的解决。

同样的担忧,也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作为“一国两制”领域的专家,田飞龙对多维新闻记者表示,唯有新法治,才有新香港,才有不断符合香港管治及社会繁荣稳定需要的一国两制之动态解。这些变化内在于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治理逻辑之中,印证了这一宪制模式的实验属性和动态平衡特征。

由此看来,立法会宣誓风波引发的人大释法,不过是一种治标的行为,治本的基础,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治本”,取决于从学界到决策层,是否有魄力和能力,认识到“一国两制”的问题与局限,进而经过全面讨论后给出最优解。

所幸,在10月底结束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北京又对香港下一步的改革与可能遇到的问题进行了讨论,无论中国人大主动释法以及后续的改革带来的临时性的困难,都要按照习近平之前“全面准确,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的要求加快推进。这就涉及到《基本法》可能的修改,“一国两制”内涵的完善与补充,香港政制本身的调整,中共涉港工作与机构的改革,香港经济发展的资源重新调配与总体指导等等。

由此来看,除了营造紧张气氛之外,香港也应该从北京的系列动作,以及习近平的“十分清楚了解”中,读出更切实的醉翁之意。

专栏: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