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世功:一国两制亟须走出“邓小平时代”

甄言 流火撰写2016-12-26 04:10:14

【编者按】已经宣布不参选下届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的现任香港特首梁振英,近期曾赶赴北京,完成了自己特首生涯的最后一次述职。回看他上任以来的不到4年的时间里,从占领中环运动到旺角骚乱,再到立法会宣誓风波,进而中国人大主动释法,香港的“大新闻”可谓连绵不断。应该说,这样的香港距离北京希冀的“长期繁荣稳定”有渐行渐远的趋势。香港究竟怎么了?出路又在哪里?是该抱持着“等待戈多”式的浪漫想象等待2047年的到来,还是该高擎自由与民主的大旗演绎类似后毛泽东时代的“大乱到大治”?等待,终究解决不了问题,何况问题已经如此迫切、严峻;大乱,也终究带不来大治,反而会将本就伤痕累累的香港拖入无底深渊。

在这一背景下,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港澳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法学院教授强世功。在强世功看来,相较于“人大释法”这一技术性问题,香港问题最为根本的症结在于,“一国两制”的制度设计至今未能走出邓小平时代的阴影。强世功曾于2004年至2008年在香港中联办研究部工作,并着有《中国香港:政治与文化的视野》一书。本文最早刊发于《多维CN》2016年第16期。


强世功认为必须从体制上重构“一国两制”与基本法,才能解决香港根本性的宪制问题(图源:北京大学法学院)

人大释法:普通法的情势必然性原则

多维: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暂且告一段落,高等法院作出的裁决也符合北京之意。但回过头来看,也不免引人反问,为何中国人大这次要主动释法,而不是等行政长官或高等法院提请?

强世功:首先从一个技术性或策略性的角度思考,为什么人大要选择在这个时候释法。我有许多香港法律界的朋友,从他们的角度看,人大释法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最好香港自己把事情搞定,中央不需要出手。他们相信香港有一套成熟的制度,立法会发生了争议,就提请司法复核来解决。他们认为香港有普通法的传统,法院拥有最终权威,既然问题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没等香港高等法院裁决,人大就释法,是对香港司法的不信任,这是对法院权威的打击,也自然是对香港法治和高度自治的打击。法院最后的判词似乎也表明这一点。

事实上,这次人大释法考虑的主要不是法院怎么判决,而是香港政局本身的稳定和立法会的正常运转。这一届立法会成立以来,从一开始就陷入到宣誓问题的中,争论梁、游二人及其他人是不是立法会议员。这种争论很快从立法会转移到行政、司法,以至于成为整个社会的政治焦点。这种争论导致立法会根本无法进入正常运作状态。梁、游二人甚至在高等法院审理期间,就作出强行闯人立法会自行安排宣誓的举动,惹出一大风波。

因此,这次人大释法并不是冲着高等法院来的,也并非如法律界所言对高等法院不信任,其目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分歧,恢复香港秩序。人大释法的目的和功能就是我们常说的“定纷止争”。如果从普通法角度看,可以说人大释法在遵循普通法中所说的情势必然性原则(Principle of Necessity),这实际上是中央作为主权者在香港面临困难时必须要承担的宪制责任。

“两部基本法”:法律传统与政治认同

多维:如何理解香港法律界对人大释法的疑虑?同样是基本法,内地与香港的分歧何在?

(甄言 流火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