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奇帆远影碧空尽

+

A

-
2016-12-31 08:51:49

传奇终有落幕时。作为中国政坛最耀眼的政治明星之一,黄奇帆在临别大会上的泪水,为2016年年末的舆论场又增添了不少唏嘘。

“谢幕”发生在北京时间12月30日,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上。经表决,黄奇帆辞去重庆市市长职务的请求被批准,张国清被任命为任命为重庆代理市长。传言中,64岁黄奇帆的下一站,是中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

这意味着,在过去几年中数次传出的黄要进京任职的传闻,此番可能终于成真,但与不少人期待当中的状态已是大相径庭。从证监会主席到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甚至副总理、中央深改组,乃至最近一次传闻中的发改委副主任兼中财办主任,传言与舆论中赋予过黄奇帆的“新职务”,无一不是事关中国经济发展的要害部门。

而落脚人大的“最终传闻”,让很多网民发出了“能耐再大也熬不过时光”的感叹。不少国际媒体在报道中提到这一节时,也使用了“将与刘源共事”的说法,明显是在提醒读者这次人事变动“到龄退休”的性质。当然,也有评论认为,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高层自上任以来,越来越重视人大的作用,人事乃最大的政治,将黄奇帆放到人大财经委可能预示着人大的职能与作用会进一步增强。这种说法需要时间来验证,属于后话。

诸多猜测皆已落空,但这些猜测本身仍然是有意义的——对黄奇帆的普遍关注说明他的能力得到舆论的认可。大陆官媒在12月30日的报道中大多发布的是通稿,但在动作迅速的网络媒体那里,无论是聚焦黄奇帆“主政重庆6年间的两度落泪”,还是盘点他“入渝十五载都做了什么”,都体现了一种对于“有能力者即将远去”的不舍之情。有报道直言重庆的学界、商界、政界,“谈及黄奇帆的政绩时,都表示肯定”。

一家网络媒体还披露了黄奇帆在重庆人大常委会上的卸任感言,其中“政府官员要为民企搞好服务”、“曹德旺的说法是正确的”、“要想法把电价降下来,学会(和电力部门)吵架”、“三峡银行要上市了,我不能同意国资强行增资入股,有本事应像风投那样早些投”、“两江新区忽视了老百姓的公共交通”、“我们决策前希望听到不同的声音”等话语,让网页下方的评论栏中点赞无数。


参加2016年“两会”的黄奇帆(图源:VCG)

梳理近些年来舆论对黄奇帆的关注,最开始是因为他“政坛不倒翁”的称号。从上海到重庆,他服务过的一把手包括江泽民、朱镕基、吴邦国、黄菊、贺国强、黄振东、汪洋、张德江,其中除了黄振东与汪洋,其余皆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就连现在的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也被普遍认为是十九大“入常”的热门人选。

当然,最被民众津津乐道的,还是黄奇帆经历“薄王事件”之后,在普遍被看衰的情况下平安渡过政治风暴的历史。

而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重庆在黄奇帆治下交出的亮眼成绩单,逐渐成了人们推崇黄奇帆的最大理由。不少陆媒在12月30日的报道中都引用了经济学家张五常的一句话:“这个到处皆山、雾多盛产美人、离海岸遥远、曾经是恐龙喜欢聚居的重庆,怎么搞经济?”但黄奇帆就是让重庆成了中国各省市当中GDP增速“三连冠”得主,产业升级榜样,固定投资教材,控制房价标兵等等。

大陆官媒对于“重庆经验”的大规模报道,让黄奇帆成为了民众眼中的“经济能人”、“金融鬼才”。2015年夏天到2016年年初,中国股市两度经历“股灾”,媒体在报道黄奇帆的“进京”传闻时,都将新闻放在了“财经”而不是“时政”,黄俨然成了“股市救星”,最保守的标题也是“监管层欲出股市定心丸”。当2016年大陆各地楼市疯狂上涨的同时,南方系媒体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报道重庆的“地票”制度,认为只有将黄奇帆的这项创举推行到全国,才能一举破解楼市困局。

巧合的是,就在12月30日,在央视一套紧挨着《新闻联播》后播出的《焦点访谈》,节目对重庆的地票制度做了详细的分析与梳理,并提出地票制度对“新型城镇化、户籍制度改革、打破城乡二元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不过,在很多政治观察者眼中,黄奇帆身上并不只有光环加持的一面。在一些香港媒体与国际媒体12月30日的报道中,他“喜好迎上”的一面再度被提及: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黄奇帆的公开表达是“心齐气顺”、“如鱼得水”;薄熙来倒台后张德江来救火,临走时黄奇帆又“泪洒会场”。有评论说他见风使舵、政治投机,甚至一些国际媒体至今批评他对薄熙来“愚忠”且“胆大包天”;但反对者则说他是真性情,体现了更高层次的政治忠诚。

在施政层面,一些观察者也认为黄奇帆治下的重庆并不像媒体“吹嘘”的那么好,重庆仍然有“科研投入偏低、人口老龄化现象突出、进出口下降、民企负债偏高以及投资结构有待优化”等问题亟待解决。

而在重庆坊间与一些消息人士的口中,黄奇帆个人的形象也绝不是像主流媒体报道的那样伟光正。一些知情人士不否认他是“搞经济的一把好手”,但同时也对他爱摆架子、“仿佛脑门上写着‘我是官’三个字”的官僚气息深恶痛绝。

这样一个“功德无损,私德有亏”的争议人物,更接近一个“谜一样的存在”。不管是让他经历最大危机的薄熙来时期,亦或是后来的张德江、孙政才时期,他作为重庆政府主官的圆滑、隐忍甚至逢迎,与他在工作中的专注、专业与付出,到底哪一种更接近他的真实状态,抑或都与他的内心保持了距离,只有他自己清楚。如果中国政坛也可以套用“复杂中国”的概念,黄奇帆也许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不过在舆论中能够形成共识的是,“他为重庆经济所付出的努力,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完的,而且都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尽管他没有像很多人期待的那样,复制他的前辈朱镕基“在临近退休时走上高位”的事迹,但可以预见的是,他身上的各种话题,以及话题背后所关涉的中国经济发展问题,依然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舆论场上的热点地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专栏:流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