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毛左派错估了中南海的讯号

+

A

-
2017-01-23 21:26:54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左右派热闹非凡。先是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因辱毛言论被毛左集体围攻,再是石家庄文广新局副局长左春和因同样原因被有关单位免职,紧接着自由派代表茅于轼相关网站与个人微博被查封,势头高涨的毛左现已将矛头对准了右派旗手贺卫方……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左右派之间的恩怨纠葛早已不再新鲜,近期的拳打脚踢也很容易被看做是情绪长期积压后必然产生的“触底反弹”。但在这样的“必然性”背后,却有着不可低估的、不同于以往的微妙变化。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是官方的变化。而这一变化,毛左只看到了现象,或者只看到自己愿意相信的部分,而忽略了现象背后的本质。

为何这么说?以邓相超事件为例,以往这类群体性聚集事件,都会被官方以“稳定压倒一切”为缘由第一时间消化。可偏偏在百余名毛左拉着横幅围剿邓相超时,地方政府却采取了默许的态度等闲视之。对毛左来说,这样的等闲视之便是一种变相鼓舞。自此,一发不可收。

当然,让毛左最为兴奋的,还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政法系统电视会议上的一段“重要讲话”。按照中共官方媒体的披露,孟建柱传达了“最高指示”:习近平要求政法机关把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首位。可在左派的“红歌会”网站一篇署名“顽石”的文章中,却有了更新的“猛料”:“孟建柱点名批评了《炎黄春秋》洪振快抹黑英雄和邓相超辱毛的丑陋行径,强调毛主席是党、人民军队和新中国的缔造者,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表示决不允许任何人污蔑丑化毛主席和我们的英雄。”后续经过传播,演变为习近平对于辱毛者的公开批评。


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因辱毛言论被免职(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因为有了地方政府的默许纵容,再加上从高层嗅出的信号,毛左故而想当然地认为即便上升为定点清除又未尝不可。况且从邓相超道左春和几次行动下来,战果已然累累。

可让毛左兴奋异常的所谓信号,可能只是一种妄想和错判。对于地方政府的默许,并非鼓励这种围剿的行为本身,而不过是“宁左勿右”传统作祟。北京独立学者邓聿文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即坦言,“其他地方政府内心不一定这么想,但是行动上必须做这个姿态出来,宁愿矫枉过正。”

至于“红歌会”网站在孟建柱“重要讲话”中增添的作料,则更是子虚乌有、无从求证。不仅从官方报道中找不到有关“辱毛”的言论,而且在“顽石”一文中也找不到“最高指示”的发出者——习近平的名字。考虑到毛左网站在十八大后至今的窘境,这样的一篇文章可能不过是吸引关注度的炒作之法,并无含金量可言。

而且从习近平上台至今的系列动作来看,这位建国后出生的第一代中共最高领导人,并不想成为毛泽东或邓小平的剪影,也即既不想被左右所缚。出于现实政治需求的考量,习近平更想扮演的是不左不右的独立角色,非左派单方面理解的向左转,也非右派理解的简单复制或重走毛时代路线。

反过来,也可以说,左右派各自的政治监督想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以及核心诉求之为何,并不清晰,甚至带着极大的妥协性和投机性。在左右两派互博之火一点即着的关键时刻,在中国正在进行全方位改革的现实国情下,如果习近平选择偏左或者偏右,抑或长期“左晃一枪右晃一枪”,到头来恐将激起其他思潮的抬头或者干脆两头空。

所以对习近平来说,只能选择走第三条道路,既不左也不右,既不游走于左右之间,也不让左右成为限制自己大干一场的“拦路虎”。历史经验也一再证明,意欲超越之,必先忽视之。意欲忽视之,必先深谋远虑。

就在毛左气势高涨之际,自由派的反击也已经在路上。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中共中央党校蔡霞的“盛世危言”已经倒在降低的枪口下,邓聿文等人呼吁自由派起来反抗的声音也显得孱弱无力,被声讨和检举的贺卫方还在默不作声中等待任何可能的下场……也许,自信满满的中共是时候直面这种愈发严重的社会撕裂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专栏: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