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论

观察站:漩涡中的肖建华

+

A

-
2017-02-01 22:52:14

2017年伊始,中国富商肖建华就陷入“遭查”传闻,尽管其本人三度发表声明,但是先后被删除更是引发外界联想。

在中国,政商关系向来是复杂而敏感的公众讨论议题,刘志军背后的丁书苗(丁羽心)、薄熙来背后的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周永康背后的四川商人吴兵以及令计划背后不具名却真实存在的钱袋子……一系列重大案件的详情一再提示公众,在“权力的王座”之下,中国社会存在这样一批商人—他们并非官员,也很少在公众前现身,但与中国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身处灰色地带,透过与官员,甚至“太子党”结合,形成“官商同盟”。

利用官员手中的权力为自己牟利,同时向官员输送金钱,甚至成为某些官员实现政治目的。这些商人头上没有“红顶”,但他们与中国官场关系之密切足以令外界瞠目。如果要说当下中国哪个商人最擅长在政商关系中辗转腾挪?“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当属其列,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肖建华会引发关注的原因。

之所以说肖建华极为擅长运作政商关系,是因为在明天系三起最为公众熟知的重大资本运作中,幕后都隐约可见权力的影子,而且充满争议。   

从鲁能到平安 再到数字王国

明天系真正进入大众视野,是在2006年的“鲁能收购案”中。当时作为大型国有能源企业的鲁能,被一组鲜为人知的投资公司收购引发外界质疑。中国商业杂志《财经》于2007年发表了《谁的鲁能》一文,揭露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的实际控制权已经易手,被廉价收购成为民企,资产规模达738亿(人民币,下同)的鲁能,收购价仅37.3亿元。


肖建华与明天系的资本运作中,幕后隐约可见权力的影子(图源:VCG)

在这笔资产转换中,700亿的国家资产被吃掉,整个收购的过程非常隐密和复杂。后根据《纽约时报》调查显示,鲁能私有化过程中几家涉及交易的公司,均属肖建华名下。

尽管物议纷纷,但肖建华一直保持沉默。直至2014年6月26日,当时盛传肖建华出逃香港,明天系对此发表一份声明,间接承认该集团曾卷入这一交易。

在鲁能之后,肖建华染指的第二个大型国企,就是中国平安保险。

2012年12月24日,财新《新世纪》刊出封面报导《谁买平安》,指出当时在汇丰和正大的平安股权交易中,正大集团身后另有其人,此人就是肖建华。自从,肖建华“政治掮客”的名号,也在公众的印象中进一步坐实。

肖建华最近一次走进公众的视野,是在2016年年初,引起的轰动亦不小。

2016年1月25日,香港电影特效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将以1亿3500万港元的总代价,收购由谢霆锋创办的电影后制公司“PO朝霆”的85%股权。原本一件普通的商业收购,却因幕后控制人的身份特殊,而引起外界关注,这个人就是车峰。   

车峰系担任过天津市市长、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也是纵横陆港两岸投资界的“名人”。据大陆门户网站网易等多家媒体报导,在数字王国收购案之中,车峰引入另外两大幕后金主,一个是政泉控股的操盘手郭文贵,另一个是明天系的掌门人肖建华。郭文贵也是着名的政治掮客,与已经落马的中国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及国安系统关系密切。

车峰、肖建华、郭文贵,有评论说,这三人是善于玩弄中国政商关系的典型商人代表。   

当然对此肖建华又是否认,随着车峰东窗事发,肖建华透过发言人对报导回应称,肖建华和车峰“只是共同投资关系,同股同价,因此也谈不上利益输送”,且二人“久未见面”。

擅长隐身幕后
   
从上述一系列涉及肖建华的资本收购案中,可看到他的精明之处,就是尽管他本人作为权力的白手套,仍注意保护自己,在重大的收购案中,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掌控的明天系,多是隐身幕后,绝不“显山露水”。

尽管肖建华发表声明否认传闻,但是却引发了更多的质疑(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从他个人而言,尽管有关肖建华的报导很多,但其背景神密,市场上几无人知他的确切底细。他旗下有信托、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牌照,从事跨境金融交易。肖建华有句口头禅:“每个人都有价码的。”许多别人不可能获批的操作,他却可以成功达成,“很多大老准备好的并购,都在他插手后迅速退出,对他让路。”   

据大陆媒体《新财富》调查,在当时明天系所有公司的股东名单中,从未见有“肖建华”出现。逐级追溯明天系所控制的金融机构的上层股东,绝大部分跟明天控股或肖建华都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股权关系。 
  
但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反复查证可见,这些间接控股公司实际就是受明天系控制的“影子公司”,并由肖建华的团队代表这些影子公司,进入目标金融机构出任董监事,而且这些公司还经常频繁更名与迁址,以摆脱外界的识别、追踪。   

“神秘”成为明天系的突出标签,而这背后也透出了肖建华的“狡黠”,似乎更为他与权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划上注脚。 

白手套“落幕”
  
如前所述,之前中国是少不了“白手套”式的商人,肖建华只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个。但凡权力织出的利益网,若是经营已久,必然会是庞大而精密且人脉绵厚,有联姻关系、有僚属关系、有同学关系等等各种关系,这层关系网路的维护,少不了充当白手套的、巧舌如簧的生意人。商人亦可以凭藉与高官交好捞到好处、谋巨额利润。在中国官场以及民间裙带关系盛行的特色气氛下,“与大官私交甚好”已然成为一种无形的资产。   

以肖建华经历中的社会底层背景,对比中国有着政治人物垄断社会资源、底层难有上升管道的大环境背景下,基本上不可能让他在40多岁的年龄就能积累如此的巨额财富。他的巨额财富,积累实际是倚仗于权力。 

但是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对很多政治掮客来说是个转折点。不断有高官落马,且往往是从对他们的周边商人“剪裙边”开始的。与肖建华合作过的车峰、郭文贵,一个(车峰)已经锒铛入狱,另一个(郭文贵)目前也是隐身中国境外。 
  
为官者施政为民,为商者经营为利,二者本不相干,但在今天的中国,这种官商利益集团却被认为是根深蒂固的存在。

民众对于这些腐败官员幕后特殊“红顶商人”的憎恨,也与日俱增,已成为影响今天中共政权稳固的最大不确定因素。重手惩治这类“白手套”,是习近平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关键一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王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