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共青团“蜕变”

+

A

-
2017-02-06 14:38:12

诞生近95年的中国共青团,似乎正在发生“蜕变”。

日前,在中国大陆年轻人聚集的社区网站“知乎”上,有网友提问:2016年硕士毕业后,信主半年,现正在机关单位工作,工作需要入党,但入党与宗教信仰冲突该怎么办?共青团中央官微对此回应——“不可以”。

这似乎是一种迹象,表明在2016年受到从中共高层到民间炮火般的舆论攻击后,共青团已经开始用更加“新鲜”的方式,与中国新世代的年轻人进行对话。“正规军”如何与年轻人“玩”到一起,成为新媒体时代下关注中国政治组织变化的一个焦点。

中国共青团从诞生到现在近95年(图源:VCG)

从知乎到Bilibili

2017年2月,有网友在“知乎”,这个新兴的中国年轻人问答社区网站中进行了上述的提问。而共青团组织的官方微博则给予了回答,很多人在关注这个问题答案的时候,往往忽略一个现实——共青团的人也开始尝试去利用新媒体与年青世代进行沟通了。说明曾经高高在上,在大陆年轻人生活中一直缺乏“存在感”的共青团正在试图去应对这个变化的时代。

无独有偶,共青团官微回应“知乎”问题不是个案,2017年,共青团中央将正式入驻视频网站Bilibili。据报道,正式入驻后的共青团中央会在Bilibili上发布诸如《青年网络公开课》《青春25小时》等符合青年群体趣味的视频。

“B站”是一家视频网站,全称“Bilibili”,中文翻译为“哔哩哔哩弹幕网”。在“B站”的用户中,75%的人标注自己为90后。其最大的特色是悬浮于视频上方的实时评论功能——“弹幕”。同时,它还是众多网络热门词汇的发源地,从“DUANG”,到“Are you ok?”等。

与微博、微信不同,“Bilibili”在中国网络环境中是更加“小众”、“特殊”的存在。其受众几乎都是年轻人,也表明共青团正在主动去接近这个群体。

暴风骤雨之后

看到共青团的改变,熟悉2016年它所面临困境的人都会“会心一笑”。对于共青团而言,2016年它曾一度被推到了风暴眼中。从青年政治学院取消大专,到共青团出身的令计划身陷囹圄,再到共青团在互联网的浪潮中频发声,招至外界负面评价,使共青团深陷泥沼无法自拔。

随着中纪委巡视组在当时入驻共青团中央,并在巡视结束后进行严厉的批评,中共党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曾点出了“四化”问题,即“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整个共青团系统从第一书记秦宜智开始就进行了一次“大反省”。

共青团在中共党内的功能主要有两个,一是作为中共联系青年群众的桥梁纽带,一是作为党政系统官员的人才储备基地。

而当时所有“箭矢”都射向一个靶心——共青团官员已经脱离青年。即使是秦宜智本人对此也不讳言,他在一次表态性讲话中表示,共青团脱离青年就会面临被青年边缘化和被党政边缘化的危险,就可能失去组织存在价值。

或许也正是因为那一轮“风暴”,才让共青团痛定思痛,开始主动去“拥抱”千禧一代,于是我们也就看到了共青团回答“知乎”提问,开通“Bilibili”账号等做法。


中共领导层已经将“年青世代”视为共产党执政最重要的群体(图源:VCG)

中共如何对话年青世代

但是这一切也还只是表象,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中共中央层面,会对共青团此前脱离青年的做法如此愤怒?

其实结合2015、2016年中共的很多措施,可以发现一个主轴是“重视年青世代”。

中共在加强高校管控,多名常委出席高校政治思想教育工作会议等方面的做法,可以看出这一届中共领导层已经将“年青世代”视为共产党执政最重要的群体。年轻人可能会成为共产党最重要的执政拱卫力量,但是也有可能会带来最严重的执政危机。

从国际大环境而言,从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再到中东茉莉花革命,以及台湾“太阳花”学运、香港“雨伞革命”……整个世界又进入了新的一轮年青世代反建制的高潮期。

反观中国,尽管因为政治的原因,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学生运动和抗议行动。但是90后,以及“千禧一代”显然已经给中共带来了政治焦虑。伴随着国际视野的打开,他们在政治上的思考和参与意识更高于他们的学长们,如何与年轻人“打交道”,也就自然成为摆在政治局常委们案头上的课题。

从目前的做法来看,中共选取的主要方式仍然是“管控”,“抓政治思想教育”等老路数。再辅之以共青团的“主动亲近”。无论怎样,共青团的“蜕变”,仍然是一种值得继续关注的中共治理之变。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专栏: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