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又红又忠”的李鸿忠

+

A

-
2017-02-25 22:45:55

中国古代那些敢言的谏官是颇受人们推崇的,史家视其为士大夫精神的守望者,民间也将他们因逆耳之言触怒最高统治者却“九死不悔”的事迹传为美谈(到明朝甚至发展成谁被皇帝打屁股谁光荣的病态心理)。

与之相反的,那些善于谄媚上级、溜须拍马没有底线的人,汉语中特意为他们留了一个词,叫“佞臣”。而现任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最近就陷入了舆论对他“吹捧”的指责当中。

原因是他在近期天津市的一次专题会议上,将习近平在2016年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评价为“纵贯古今、指引方向、气贯长虹”,“体现了鉴史、立论、定向的高度统一,是一篇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为中共十九大召开提供了“重要的思想理论准备”。


天津书记李鸿忠仕途被外界看好  (图源:Getty/VCG)

敏锐过人的政治意识

根据陆媒的报道,李鸿忠在这段发言中至少十次提到“核心意识”,要求天津市各部门负责人把学习习近平讲话的过程变成向党中央、向习近平看齐的过程。

这远不是李鸿忠第一次展示自己“敏锐过人的政治意识”。2016年1月,他尚在湖北省委书记任上时,就是第一批喊出“习核心”的省部级领导之一。在接掌天津的就职大会上,更是有一番反复提及“习核心”的表态。从接任天津一把手到现在5个多月的时间里,陆媒报道每每出现他的讲话,大多与“拥护习核心”的政治姿态有关。

而在更早之前,有香港媒体曝出习近平街头打出租车的新闻后,李鸿忠与民众挤火车的照片第二天就在网络上流传;习近平现身北京庆丰包子铺后,李鸿忠马上就“慰问基层群众下厨煮饺子”。很多评论者认为,李鸿忠的政治跟风“表演”太过拙劣。曾经的种种加上如今对“习核心”的大讲特讲,让一些国际媒体称之为“李鸿忠现象”。

尽管如此,这一次李鸿忠连续使用多个“讲话充分展现了习近平……的境界”、“展现了习近平……的风范”等排比句,特别是“纵贯古今、气贯长虹”等极致化的成语,还是让一众港台媒体与国际媒体感到“措手不及”。有香港媒体预测,已经站上政治高地的李鸿忠会在十九大上“更上层楼”,而一些国际媒体则对其“政治语言无限度的升华”表示担忧。


李鸿忠考察武汉地铁 (图源:网络视频截图)

大陆的社交网络上远没有这么客气,大量网帖批评李鸿忠“媚上”、“不加遮掩的颂圣”,甚至是本文开头提到的“佞臣”。

舆论风向过于整齐划一的时候,往往也是需要有所辨析的时候。李鸿忠是不是“没有节操的拍马屁、喊口号”,需要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系统内的政治语言

从李鸿忠自身的方面来说,他频频将“核心意识”挂在嘴边,要放到中共在近几年强调“讲政治”的语境中去观察。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王岐山等高层在反腐、党建等问题上着力最多,特别是强调“讲政治”、“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一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形成了《纪律约束条例》与《党内生活准则》两部文件,力图去除党内圈子文化、团团伙伙、好人主义等病灶,让党员领导干部牢固树立“四个意识”。

李鸿忠无疑是“懂政治”的,且更比一般奉行中庸之道的官员“胆大”,所以才有了很多“惊人之语”。况且中共作为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体制内官员的语言天然容易带有左派倾向,一些国际媒体也认为李鸿忠“实际上遵循了中共从江西建立苏维埃政权起就渐次形成的语言风格”。

单是看看这次各省一把手在传达习近平民主生活会讲话时的措辞,就会发现这种语言风格的普遍性:福建省委书记尤权用了“高屋建瓴、正本清源、掷地有声”;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用了“立意高远、雄才大略”;内蒙古书记李纪恒用了“纵贯古今、融通中外、振聋发聩、远见卓识”;青海省书记王国生也表态“维护习核心是党内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可见李鸿忠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少媒体指出,如果不是2010年中国两会上他因为“夺笔事件”留下“污点”,也许舆论不会觉得他的用词有多么“出格”。

李鸿忠受到舆论的指摘,也与人们对于省级一把手的固有印象有关。近十几年来,各地都将经济发展视为第一要务,这不光是政府主官的责任,经济指标也同样是衡量各级党委书记政绩的重要标准。因此,本应是把握大局、起领导作用的党委,似乎也要投入到具体事务中去才是正常。而李鸿忠在成为天津市委书记后,似乎总在“没完没了”地“讲政治”。根据陆媒报道进行粗略统计,光是最近一个月内,关于他的9次报道中就有7次涉及党建、文宣、统战、意识形态等内容。


李鸿忠考察武汉博览会  (图源:VCG)

这一点其实并不奇怪。李鸿忠历史系出身,有多年的秘书经历,理论本就是他的强项。曾有媒体表示,“李鸿忠本人对于‘核心’的确有着一定的理解和认识”。同时,他“讲政治”也并非只说习核心,顺应中央布局、主动推进“京津冀一体化”,明确表示天津的“从属地位”,也是他多次强调的内容。

而且他还发挥自己在湖北、深圳工作时积累的人脉优势,主动引入董明珠领衔的格力电器、银隆公司,以期在天津打造智能电器、智能装备、新能源电池及汽车产业基地,1月还曾提出建设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应该说,对他只讲政治、“不干正事”的评价并不公允,何况在中共近几年的强调下,政治工作乃是各级党委的本职与重点。

“流毒”未除尽

从中共中央层面来讲,“忠心”表得越响亮、口号喊得越频繁,是否意味着官员仕途越顺畅?从两次受党内处分的应勇升任上海市长,外号“满城挖”的阮成发升任云南省长等典型的人事布局来看,习近平的用人思路显然没有那么“低级”,而是要重用那些敢干有为的官员,哪怕他身上存在缺点。懂政治、讲政治固然是加分项,但绝不可能是唯一标准。

事实上,从高层的反馈来看,中共中央对李鸿忠在天津的作为是认可的。《人民日报》2月22日在头版以《天津 以改革促协调》为题,赞许天津在京津冀议题化中所扮演的角色,肯定了天津在京津冀一体化中的作用。23日的《新闻联播》中,又将天津在环境治理、产业转型升级方面的成绩当作正面典型宣传。

而从高层近期释放出的一些信号来看,在用人上对政治立场坚定的考量,重要性一点不亚于敢干有为。从几年前就在强调的“肃清军内郭徐流毒”,不久前依然出现在党报报端;2016年10月与12月,中央巡视组两度要求公安系统“肃清周永康流毒影响,确保公安队伍绝对忠诚”;而在中央巡视组最近对重庆的反馈意见中,更是首次提出“肃清薄、王余毒不彻底”的说法(值得一提的是,在2月23日的天津市委常委会议上,李鸿忠同样“兵贵神速”的提出了“彻底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

有评论认为,在反腐以及树立核心的问题上,习近平与党内阻碍势力的拉锯战并未结束。所以在最近的这次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才再次强调要把“四个意识”落实到行动中。文革中有个词叫“又红又专”,在某种程度上,中共高层目前也需要李鸿忠这样“又红又忠”的地方大员起到垂范作用。

极致化用词的隐忧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李鸿忠现象”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其中没有问题,官方的不同声音虽少,但同样存在:2月3日,党媒《光明日报》刊发署名文章《警惕党内政治生活中的“捧杀”》,提到“官场中确实有一些人对上级官员的吹捧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目的是把上级官员‘拉下水’,其结果往往是‘杀’”。当然,文章所言可以做出多重解读,指向并不明确。

另有评论指出,官方大范围的,特别是像李鸿忠这样高调颂扬“核心”,会让外界产生中共“开历史倒车”的疑虑,甚至重返文革时期的左倾路线。


中共官方似乎也对此有所察觉,《人民日报》2月14日在头版刊发的评论员文章,以《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为题,指出“讲政治不是老调重弹,更不是‘文革’中搞的极左政治,而是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解放军报》2月21日也刊文,称“党中央强调讲政治有极为鲜明的问题导向”,“特别是抵制和防范极左现象,恰恰更需要我们旗帜鲜明讲政治”。

对于左右的问题,王岐山曾有过“防左主要是防过”的论述,被认为是中共对于左右之争的最新论断。分析人士称,中共内部确有必要在十九大前形成共识,但也同样要考虑到对党内语言体系的适度改造,防止“极致化形容词”带来的形式主义形成风潮。

就以最具警示意义的文革为例,林彪、柯庆施等人大讲对毛泽东的“无限崇拜论”、“迷信盲从论”还历历在目,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同样对当时的极左与个人崇拜风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未来中共高层对于李鸿忠“别具一格”的“讲政治”持什么态度,将是观察中共意识形态变化以及如何界定“防过”尺度的一扇窗户。

而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讲政治”将成为贯穿2017年中共十九大换届年的政治主调,李鸿忠的“又红又忠”也将继续成为一段时期内中国政治的一大看点。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专栏:流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