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造新陪都 雄安新区的三重使命

+

A

-
2017-04-02 21:58:23

雄安新区的成立不啻为中国政府在大陆清明小长假前扔下的一颗“重磅炸弹”。在中共决策层眼中,雄安新区是既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之后,中国政府最重要的国家战略,甚至被定为要影响未来中国一千年,绝不谦虚,毫不犹豫。

中国政府此举,是含蓄的“迁都”之举,还是破釜沉舟的改革“第三极”?

第一重使命——打造“隐形陪都”

从官方通报中对雄安新区的定位来看,与深圳和浦东不同,这个新特区被赋予了“陪都”的政治意味。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担负着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功能。也导致北京成为人口超3000万的特大都市。但是由此导致的拥堵超负荷,缺水多雾亦是举世皆知。


北京拥堵的交通和恶劣的环境,让“迁都”的讨论一直存在。(图源:多维新闻网)

因此迁都的讨论,在中国政府层面和学界从未停止。一种思路是另择新都,学习韩国和巴西等国,彻底迁都。但是因为牵涉各方利益,操作难度巨大,一直未能落实。

第二种方案就是设立新区,转移北京职能。紧邻北京的通州一直被赋予了这种身份。从2015年开始通州成为“北京副中心”似乎印证了这种猜测。

但是出乎意料,中国高层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一场“声东击西”——声在东边的通州,落在西边的雄安。

并且在这次中国国家规划中,雄安新区有七个重点任务,五条暗示其将成为首都副中心。例如第四条提供优质公共服务,暗示未来北京的高新产业,以及中央的部委和央企、医院,高校等,部分将迁到雄安。

第二重使命——经济增长的“第三极”

除“陪都”的政治使命外,雄安新区还被中国高层赋予了“改革”的经济改革目的。

中国版图上几个大的经济发展区域,尽管以北京为龙头的京津冀与上海“率领”的长三角、深圳为驱动的珠三角齐名,但是在经济上处于下风,而雄安新区的设立,寄望于其在社会经济领域的全面崛起,三足并立。

坦白讲,京津冀协同发展,一直未能彻底完成。京冀两个直辖市夹着一个河北省,难以协调。而本次设立雄安新区,实际上等于为河北加持。调深圳市委书记进河北,有加大河北发展力度之意。未来,与京津与河北发展权限和力度基本对等,有利彻底落实京津冀发展计划,打造新的增长极。

第三重使命——寻求国家转型之路

可以说,雄安新区也隐含了中国政府重启一个新的改革时代的雄心——即是在改革停滞十年,各种矛盾激发的时期,启动新一轮改革,寻找国家转型之路。
 
除了深圳、浦东外,中国仍存在十余个新区以及四大直辖市。但是在改革层面,这些地区令人失望。

中国政府本意是希望其在改革方面冲锋陷阵,但是,最近几年,北上天等直辖市反在很多领域改革落后,比如户籍制度改革,教育医疗改革等领域,不是领先全国,而是落后全国。如同三十余年前的深圳一样,雄安新区将承担改革试验田的身份。
 
“相信国家”与炒房

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政府因为是一党专政,政权稳定,因此政策相对有延续性。这就导致中国普通民众对于政府十分相信。

因此当中国政府此次对雄安新区定位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中国百姓对此是深信不疑的。他们认为从国家层面上优惠政策以及天量的资金将涌向雄安新区。

不过这其中也隐藏着隐忧——当官方消息出来后,几乎所有中国人的第一直觉就是“炒房”。相较北京动辄数万人民币一平米的房价,雄安三县成立新区前一平米几千元的房价显然微不足道。

据中国媒体报道,政策公布之后,成千上万的炒房团,组队涌入雄安新区。

尽管当地政府早有防备,在4月2日上午,所有的楼盘、二手房、中介门店都被封,禁止销售。但依然没有挡住炒房团的热情,他们携带数百万现金,当下就和房主签订“私下协议”;一位内蒙古大老板,一口气花7200万买下8层楼……

当地有中介向媒体表示,去年上半年,在坊间就有流传,说要成立一个比保定级别还高的“白洋淀市”。“大家当时并没上心,以为只是捕风捉影。”房产中介云翔说,直到去年11月,北京来了一个炒房团,出手阔绰,一下就买走了110套房。

彼时,雄县大产权房房价还未超过4000元,首付只需20%。换句话说,在2016年11月份,那群“一定是得到内部消息”的北京人,最多只需付8万,就能买到雄县一套100平米的新房。“当时觉得他们疯了,现在想来,这些都是有内部消息的人。”

与深圳成立特区,千万人涌向那个小渔村创业不同,今天的中国人从政策中嗅到的不是“创业的激情”,而是“投机炒房的一夜暴富”。或许与炒房相比,这种观念的差异才更折射出两个时代的不同。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撰写: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