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博弈雄安 李鸿忠“抵京”的猜想

+

A

-
2017-04-19 21:25:13

“态度决定一切”,在中国大陆,地方官员对中共中央的决策持有怎样的态度,决定了官员是否有继续升迁的可能。

当下中国大陆政坛上,舆论普遍认为“有着惊人的政治嗅觉”的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近日主动到北京、河北与当地官员互动——对4月初刚刚抛出的、被认为是中共最高层意志的“雄安新区”给出了态度上回应。

政治观察人士指,无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最初是怎样定义和构想“雄安新区”的功能,现在中共体系内的关联者们——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及河北、北京的官员都需要在态度上给出回应,而这在政治层面上放大“雄安新区”的效用,让中共最高层可以在十九大前检视拱卫京畿的几位地方大员是否遵从了中央的意志。

夺人先声

天津市委书记在河北表态——“在雄安新区规划建设过程中,需要天津付出什么、调整什么我们都坚决落实。”中共党媒《河北日报》的报道中,关于雄安新区,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和代省长许勤、天津市长王东峰也都作出了态度上的回应。

观察人士指,李鸿忠的表态一如既往地“夺人先声”。这符合李在中共十八大后的“政治性格”,或许能推演出中共最高层的政治好恶。尽管外界对中共高层人事的布局多有揣测和评价,但所谓的类似“之江新军”的传言正被李鸿忠等人受重用而打破。

中共政治生态的多样性中,李鸿忠的“习惯性”表忠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

李鸿忠的仕途轨迹与中共官场规则重叠后映印出复杂的政治图景(图源:VCG)

媒体考据称,李鸿忠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第一个公开将习近平称为‘习核心’的省委书记”——李的提议似乎给了中共一个更加具象的思路,最终“习核心”的确立成为中共“全党的共识”。

港媒在2015年曾披露,当时中共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杜德印在湖北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指责时任湖北省委、省政府“买官卖官‘带病提拔’严重”,并特别警告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要“端正态度走正道”。

分析指,李鸿忠从湖北转任天津市委书记,曾让舆论颇感“意外”,但又被认为是“情理之中”。李鸿忠是中共政治生态的一类,十九大后李鸿忠的政治前途或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这增加了舆论揣测中共政坛走向的难度。

地方博弈

中共设立雄安新区,可能无意中会划定出一个政治竞赛的赛场。

“京津冀协同发展”计划在现实中的行动迟滞,并不能让首届任期即将结束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满意。

分析指,雄安新区可以被看做是中共在相关地区主政官员之间发生的一次政治竞赛。京津冀官员无可避免地要参与其中,表态回应最高领导人这项规划,并由此获得更多的晋升砝码。

雄安新区的设立被中共称为是“千年规划”(图源:VCG)

政治观察人士称,中共独特的党内选拔制度规定,官员权力金字塔的上升规则中,必须由中央委员进阶到政治局才有可能触碰到权力的核心层——政治局常委。而目前京津冀三地主官——北京市的郭金龙和蔡奇、天津市的李鸿忠和王东峰、河北省的赵克志和许勤,除了郭金龙到了退休年龄已无任何进一步的可能外,其他几个人都有“上升”的机会,雄安新区无形中视为了政治竞赛的“角斗场”和官员晋升的催化剂。

李鸿忠的近日表现正似乎佐证上述说法。

观察人士指,处理京津冀关系看似经济命题,而实质上仍然是权力之争——中共一直存在中央与地方的权力与利益的角力。而此前,京津冀之间也存在着利益之争,迫于北京政治中心的压力,津、冀无奈地输出的资源、牺牲利益拱卫京畿而导致地区间的发展不平衡。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与市长王东峰去河北之前,曾在4月13日到北京学习城市规划经验。陆媒报道称,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和市长蔡奇向李鸿忠等人“介绍了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建设经验”。

而在天津,并不存在类似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的需求。

地理位置上,两个城市的距离很近,从天津乘坐高速铁路达到北京也不过是30分钟的时间。但李鸿忠在政治上,需要用多久才能“抵达”北京的权力中心,还要在中共十九大时给出更具体的时间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路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