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成印度抗华工具 藏传佛教嬗变

+

A

-
2017-04-20 09:22:15

4月中上旬,涉足蒙古和日本之后未满半年,达赖喇嘛又选择到中国藏南地区(印度实际占有并称“阿鲁纳恰尔邦”)访问和“弘法”。虽然达赖喇嘛方面一直强调“宗教性质”“宗教之旅”,但是除了蒙古因中国施压临时取消官员会见,日本、印度都以很高的政治规格来接待他。

印度总统普拉纳布•穆克吉在总统官邸接见了达赖喇嘛。这是印度国家元首60年来首次公开与达赖喇嘛会面。被印方任命为中国藏南地区首席部长的佩马坎杜更是在此期间放言称,独立的西藏——而非中国——才是印度在北面真正的邻居。



因此路透社等媒体分析,达赖喇嘛成为莫迪应对中国在南亚政治和经济影响力扩大的外交工具。

达赖喇嘛这一轮出游,也涉及他的身后之事。在达赖喇嘛此行之前,坊间和媒体就有了关于达赖喇嘛转世继任的话题讨论和猜测。此番他访问了藏南地区的达旺镇,该镇出生的仓央嘉措在1682年成为第六世达赖喇嘛。 

其间,达赖喇嘛对外说,有关达赖喇嘛转世传承制度的最后决定会将在他快90岁或90岁时作出。他希望在今年主持召开一个高级僧侣会议,开始对继任问题进行初步讨论。

观察人士表示,有关达赖喇嘛转世的话题,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已经争论了数年时间。只有在2015年年末传出达赖喇嘛身体有恙,而海外藏人内部冲突的新闻和消息之后,达赖喇嘛转世才成为相关者所重视的现实问题。

达赖喇嘛先后声称过转世为印度人、蒙古人、欧洲人、女人、蜜蜂,甚至还有过停止转世的说法。不过在不久前于达旺镇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达赖喇嘛有些严肃地表示,无人知道下一任达赖喇嘛出生在哪里,或者来自何方。

有分析人士认为,达赖喇嘛之前一些有关转世的说法,对于其所属的藏传佛教格鲁派而言,是有些出格的。毕竟,自14世纪开始,达赖喇嘛转世制度已历十四世,顺承600多年。如果如其所说转世为西藏地区之外的人、动物,或是不再转世,都将是这一教派的颠覆性变化。不过,这种变化的出现也有客观原因。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出生于1935年。1959年,也就是西藏归于中国政府管辖接近10年后,达赖喇嘛因中国国内原因与一些藏人一道流亡印度。

该分析人士表示,达赖喇嘛当时年仅24岁,开始接受西方文化的“洗礼”。经过近半个世纪之后,达赖喇嘛已经适应和习惯了西方的政治、文化和媒体环境。而且由于其在藏传佛教格鲁派中的绝对影响力,这一教派也因之出现了融入西方文化和制度体系的改变。这种变化当然也受到西方政界和媒体的欢迎。

比如在1987年华盛顿,达赖喇嘛要求中国“尊重基本人权、民主和自由”,2014年发表声明称,“对所有为自由、民主和人权献身的人们进行祈祷”。欧洲委员会秘书长贾格兰德在2016年9月曾称赞达赖喇嘛是“最坚决的人权捍卫者”。

不过,达赖喇嘛现今所支持的这些理念与在海外藏人群体里所试行的民主制度,都已经与传统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差异极大,甚至完全相反。在达赖喇嘛去世之后长达数年的“真空”期间,这一宗教的存续走向很难乐观。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