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汉史观:今天我们如何定义中国?

+

A

-
2017-04-26 21:09:22

中国历史上哪个朝代幅员最为辽阔?过去中国人会不假思索地告诉你答案是元朝,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汉族年轻人已经不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元朝并不能算作中国的朝代,中国和俄罗斯一样在当时只是臣属于蒙古帝国的殖民地。

乍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是中国民国时期的著名左翼作家、有“民族魂”之称的鲁迅,在他当时发表的文章中持同样的看法。鲁迅写道:“蒙古人的征服俄罗斯,侵入匈、奥,还在征服全中国之前,那时的成吉思还不是我们的汗,倒是俄人被奴的资格比我们老,应该他们说‘ 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中国,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的。”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刘晓介绍说,年轻人的这些讨论已经引起学术界的关注。去年,清华大学就开过一次主题为“何为中国 何为亚洲”的讨论会。他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定义中国。


毛泽东批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带着汉族的文化优越感(图源:历史网)

什么是皇汉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公开歌颂元清两朝的君主和治理已经变得不那么“正确”。关于清朝历史的文章后面的留言区,总是布满咒骂野猪皮(努尔哈赤名字的汉译)的言论,纵使偶尔有一两个理性争辩的声音,也会很快被铺天盖地的反驳淹没。

与此同时,在一线城市的街头、时尚购物中心、公园,人们开始常见到身着汉服的年轻人,并被视之为古典文化和中华传统的复兴。但就在大约十年前,中国某地方电视台综艺节目的嘉宾,还在公开嘲笑穿汉服的行为是装神弄鬼。

这股新的大汉族主义思潮的兴起,与历史小说《明朝那些事儿》的流行有很大关系。这部小说以轻松幽默而不失深刻的笔触,讲述了明朝近三百年的历史,受到年轻人的追捧。这些读者中的一部分人渐渐成为明朝的粉丝,他们自称“皇汉”,主要聚集在某网络社区的“明朝吧”。他们认为明朝与元清的斗争不是简单的王朝更替,也不是游民民族和农业民族生存竞争,而是文明先进的汉文化与野蛮落后的游牧文化、渔猎文化的斗争。

“皇汉”的傲慢和偏见,其来有自。春秋时期的孔子就有“华夷之辨”的观念,他赞扬齐国政治家管仲说:“微斯人,吾其披发左衽”。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即皇帝位诏书中强调“朕惟中国之君”。孙中山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后,第一时间到南京祭拜明孝陵,告慰朱元璋华夏江山已光复。

任何一个群体为了增强成员间的认同和群体凝聚力,就必须界定我与他者的差异和不同,就像美国好莱坞英雄片总需要一个强大敌人或对手一样。因此“皇汉”也为自己找到了敌人,他们把非汉族建立的元清两朝当做批判的靶子,并引发了与“元清吧”绵延至今的长期意识形态战争,在武器、治理、服饰、经济、文化、制度等领域孰优孰劣争论不休。


中国著名张艺谋的商业大片《长城》,将长城外的游牧民族异化为怪兽(图源:新浪微博@电影长城)

大一统历史观的利弊

但在中国官方的大一统历史观中,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和满族人建立清朝都仍旧是中国的正统王朝。这一历史叙事体系,更多的是基于维护民族团结的政治正确,而非真实发生历史事实。比如蒙古帝国的第五任大汗忽必烈(他的汗位在一直存在争议)建立的元朝,其领土是由蒙古本部、金朝故土和宋朝故土三大部分构成,统治阶级则由蒙古人、契丹人、波斯人、回回人、女真人和少数汉人构成,把这样一个帝国算做中国朝代其实有点勉强。

大一统历史观的一些逻辑推演的确无法自洽,例如“民族融合论”。如果说少数民族政权入主中原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融合,那么假设日本侵华成功,后人可不可以说南京大屠杀也促进了民族融合?而且在这种历史观的熏陶下,出现了一系列荒唐的文化现象。比如小说《狼图腾》将汉人比作羊,将蒙古人比作狼,羊吃草是破坏生态环境,狼吃羊是保护生态环境。再比如前些年为了不伤害少数民族的感情,中国的教科书甚至将岳飞从民族英雄中除名。

但是大一统的历史观带给中共的好处显而易见,历史上从未有一个朝代可以像今天的中国政府一样有效控制和管理边疆地区。梁启超在1902年提出中华民族的概念,定义“中华民族自始本非一族,实由多民族混合而成”,但是汉满蒙藏回五大族群并没有真正融合。中共当政之后,将中华民族上升为官方意识形态,淡化其汉族政权色彩,努力合56族为一个中华民族,正如官方“御用歌手”宋祖英歌中所唱,“56个民族56朵花,56个民族是一家”。

然而,胡耀邦时期肇始的“两少一宽”政策,少数民族学生高考加分以及个别民族的清真食品补贴,让汉族人感到深深的逆向歧视,自嘲为生活在自己土地上的二等公民。历史专家阎崇年在中共官媒主讲的《明亡清兴六十年》讲座,从官方历史意识形态出发,宣扬清朝入主中国的历史合理性,鼓吹清朝统一中国是天命所归,结果引起不少汉族人的愤怒,在一次新书签售会上遭遇“义士”掌掴。

蛋糕的历史该怎么算

新世代的汉族年轻人生活环境优渥、信息获取便利,但是他们反而没有了父辈西方化的热情,而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种天然的亲近。在90后、00后聚集的弹幕视频网站A站、B站,古风、汉服永远是最热的话题标签之一,这或许就是黑格尔所说的“否定之否定 ”。不过,他们眼中传统文化其实就是古代汉文化和儒家文化。

华夷之辨古老话题也因此死灰复燃,这些汉族年轻人不顾中国的政治禁忌,在网络上肆意嘲讽少数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某种程度上,这有点像特朗普的支持者对待移民和有色人种的态度。他们都厌倦了政治正确的空白说辞,开始正大光明地捍卫自己的“面包和牛奶”。

刘晓认为可以从两个角度定义中国,一个是从版图的角度,一个是从文化的角度。如果从文化的角度讲中华的话,朝鲜和越南都自称为中华,越南更是要跟清朝分庭抗礼的。他们认为自己是南朝,清朝是北朝,我是中华,你是鞑虏,中华文化正统在我这里。但是所谓那个中国都是儒家文化汉文明,如果这样定义中国的话,北方的很多少数民族纳不进来,维吾尔族、蒙古族都不好纳入。

尽管中国学术界对这股大汉族主义思潮不以为然,但是商家却从中发现了商机。近些年来,“皇汉”这一群体规模愈来愈大,汉服的需求激增,很多服装淘宝店开始转型专做汉服售卖。中信银行甚至为迎合这一群体,专门推出了汉服主题的信用卡。

撇开网络上嘈杂的、情绪化的争吵不谈,有位理性的历史爱好者提出一个严肃问题:假如现在的中国是块蛋糕,那这块蛋糕的历史该是面粉的历史还是鸡蛋的历史?这是一个需要中国官方和学术界认真思考的问题。

撰写:绍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