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民企 中国资本新贵开始迎接风暴

+

A

-
2017-05-17 13:33:28

近几个月,中国金融监管部门“一行三会”频频出手,整顿规范金融市场动作不断,掀起一场不亚于中共十八大后官场反腐党建的行动。其实在中国,金融监管部门是中国官场的一部分,这次整顿规范行动也可视为中共党建与反腐倡廉的延伸。

中国金融“玩家”有国企和民企之分。在这次被强化监管和打击腐败乱作为过程中,所得待遇几无差别。在近一段时间,一些民企资本引起更多注意。比如安邦集团、宝能集团、海南航空,另外还有已身处风口浪尖数年之久的民生银行。

分析人士指出,一般而言,与依靠国家资源、享受垄断政策的国企不同,民企的发展环境相对较差,在金融行业更是如此。不过,少数民企却属例外,甚至能够得到比国企更优的政策待遇,其发展势头亦远超后者。


中国金融反腐的力度正在加大(图源:VCG)

这些民企可能都有各自特殊优势和发展逻辑,因此很难进行总结分析。不过,其所生存的经济和金融市场缺乏有效监管的背景却是一致的。而且,不论是与国企还是一般民企相比,这些企业都更为“特殊”。

对于安邦,此前中国官媒报道称,这家“神秘”公司在过去的13年中,“其发展的几个关键节点,均与当时的政策若合符节,每一步都踩准了政策的节奏,甚至提前布局,一旦政策之门打开一条小小缝隙,安邦就闪身而入”。

对于海南航空,《纽约时报》报道指,海航集团的董事长陈峰通过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把私人控股的海航推上了世界舞台。根据海航的申报文件,国有银行给予它600亿美元的授信额度,通常只有负责执行政府政策的国有企业才能获得这么多贷款。

对于民生银行,该行曾有一个神秘的“太太俱乐部”,其中包括已落马的原中办主任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原副国级官员苏荣之妻于丽芳。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被指与令计划家属存在关联,现已被调查。另外被调查的还有民生银行原副行长赵品璋、北京分行航天桥支行原行长张颖等人。

整体而言,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背景下,许多本来生存环境就比国企差的民营企业的处境更加困难,但是也并不都是如此。比如上述安邦、宝能等少数民企的体量已经大于多数国企,近几年在市场中更是十分活跃生猛。

虽然阿里巴巴集团、万达集团等民企近年发展也很迅猛,但是舆论对其比较接受,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更是得到各方推崇。相比之下,同为民企的安邦、宝能却经常受到媒体和舆论怀疑。当然,并不能由此断定这些企业一定存在不正当竞争或违法违规行为。

分析人士指出,客观来说,中国的市场经济中存在大量寄生于官场,或者是与掌权者“合作共赢”的民营企业。很多民企经营者、持股人、供职者或挂职者,正是官员的亲属或好友,比如周永康的儿子周滨、曾任江苏省委常委的赵少麟之子赵晋,以及令计划之妻谷丽萍。

其中一些民企希望在由政府主导的市场运作中借此争取到与国企相对平等的待遇,更多的是为实现从权力到金钱的资源转化。对后者而言,由于能够为掌权者带来个人和直接的收益,其所享受到的政策待遇不仅会优于其他民企,甚至会优于国企。


围绕海南航空等民企的各种传闻不断(图源:VCG)

这种民企在中国市场既不同于其他民企,也不同于国企,形成一种依托于官场腐败的经济模式。其在房地产行业、基础设施建设、金融资本等领域有着集中分布,所拥有的经济体量和市场影响力已经成长到了非常可观或者尾大不掉的程度。

当然,对于这些“特殊”的企业也很难一概而论。这些企业也是中国经济的组成部分。早期借助权力之手的帮助走上轨道之后,其运作方式可能会趋于市场化,而且也有可能表现出很强的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境外企业也采用了这种方式以为其在中国境内经商提供便利。比如,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等银行多年来一直在聘用中国高级领导人的子女以增强自己的地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