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的中年危机 中共确立党管青年原则

+

A

-
2017-05-17 23:32:01

在受到来自决策层“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的批评后,1957年成立的中国共青团,在它60岁这一年,迎来“中年危机”,并由此开始规模最大一轮改革(共青团前身是1922年5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但今天的共青团是在1957年成立的)。

日前,中国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在国新办记者会上介绍了中国首个《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的有关情况。在这份文件,以及秦宜智的讲话中,释放了颇多的信息。

其一,是秦宜智作为共青团最高负责人,首次提出“党管青年”原则。秦宜智强调,“青年规划”首次明确提出“党管青年”的重要原则,“在我们国家,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

其二,秦宜智坦诚,共青团存在与“广大青年脱节”的情况。

习近平2015年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指摘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的状态,令中共在青年中的影响力跌至最低点。中央巡视组去年也批评团中央仍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人民日报》也曾在评论中指其“衙门作风”、“代表面窄”和“内容空泛”。在此之前,秦宜智更曾“自爆家丑”点出问题的危险性:“如果共青团再不奋起直追,不仅是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而是会被青年边缘化、被党政边缘化,甚至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


自从来自决策层的批评之后,中国共青团第一书记秦宜智就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图源:VCG)

其三,为了应对以上的危机,此次改革方案中,有“共青团机关人员将5个工作日抽一天直接到青年当中”的表述。

除了行政指导外,共青团甚至拿出“真金白银”,据称共青团将为青年创业提供帮助,共青团团中央与中国证券业协会合作设立“青创板”,并利用管理逾千亿元人民币资金的“青创投资联盟”,以投资初创企业。在融资方面,近年共青团与中国银监会合作,每年选派金融领域的2,000多名年轻干部到团县委挂职,让他们了解中国基层的金融需求。

第四,秦宜智也在这次记者会上,首次回应了共青团此前为何进驻大陆社交平台如知乎、B站、QQ空间等,秦认为,“共青团提供的网络服务和文化产品必须和青年见面,青年人在哪里服务和产品就要延伸到哪里”。

不过,在秦宜智的讲话中,引发争论最多的是关于共青团将越来越参与到与港澳青年的交流话题。秦宜智表示“未来将加强与港澳青年的交流,帮助他们形成对一国两制的正确认知,对祖国民族的认知”。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发生后,秦宜智接受香港访问时曾作出表态,称“对于占中事件大家都应该反思,进一步抓紧青少年工作。他又指不少香港青年被人蛊惑,不了解中国历史和国情,港府对此责无旁贷”。

据报道,《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青年发展规划,中共党媒称《规划》“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青年一代的亲切关心、对青年工作的高度重视,是我国青年发展事业的重要顶层设计”。


中国军人在共青团团旗前宣誓,此次中共首度正式明确了“党管青年”的原则(图源:新华社)

中国共青团此次改革的大背景,是本届中共高层对于青年世代的重视。

其实结合2015、2016年中共的很多措施,可以发现一个主轴是“重视年青世代”。

中共在加强高校管控,多名常委出席高校政治思想教育工作会议等方面的做法,可以看出这一届中共领导层已经将“年青世代”视为共产党执政最重要的群体。年轻人可能会成为共产党最重要的执政拱卫力量,但是也有可能会带来最严重的执政危机。

从国际大环境而言,从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再到中东茉莉花革命,以及台湾“太阳花”学运、香港“雨伞革命”……整个世界又进入了新的一轮年青世代反建制的高潮期。

反观中国,尽管因为政治的原因,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学生运动和抗议行动。但是90后,以及“千禧一代”显然已经给中共带来了政治焦虑。伴随着国际视野的打开,他们在政治上的思考和参与意识更高于他们的学长们,如何与年轻人“打交道”,也就自然成为摆在政治局常委们案头上的课题。

从目前的做法来看,中共选取的主要方式仍然是“管控”,“抓政治思想教育”等老路数。再辅之以共青团的“主动亲近”。无论怎样,共青团的“蜕变”,仍然是一种值得继续关注的中共治理之变。

撰写: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