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失踪”的何挺

+

A

-
2017-06-01 23:33:40

“天地有反覆,宫城尽倾倒。六帝馀古丘,樵苏泣遗老。”缺席今年5月20日重庆市党代会开幕式的副市长何挺,不仅没有出现在重庆党代会闭幕后公布的地方常委名单中,甚至也没有当选第五届重庆市委委员。

近日外界更是发现,何挺的简历不仅已经从重庆市政府网站领导介绍一栏被悄然拿下,重庆市公安局官网也无任何关于何挺的信息。

从官网消失

简历从重庆市政府网站领导栏被拿下,已经可以确定何挺不再担任重庆市副市长职务。与此同时,重庆市公安局官网也无法检索到作为局长的何挺的相关信息。

何挺是直接被撤职重庆市副市长职务还是另有任用?无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就中共惯例而言,官员调任一般都是先公布官方任命信息然后才是官网“领导”栏的变动,这种悄然撤销官员信息的情况比较少见。所以目前何挺是否仍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职务也是迷雾重重。


重庆市官网领导栏目已经无法查到何挺的信息(图源:重庆市人民政府网截图)

北京时间5月20日上午,中共重庆市第五次党代会开幕。作为副市长的何挺就出人意料地未列席大会主席团。重庆市党代会结束后,何挺不但没有进入重庆市党委常委名单,甚至也没有当选第五届重庆市委委员。

这让关于何挺被查的猜测开始热传。在重庆市党代会召开之前,坊间有关于何挺的传闻称何挺是已经落马的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得意门生,其因为涉嫌贪污受贿,以及包庇薄熙来、王立军时期徇私枉法的涉嫌犯罪公安,而在今年3月31日被中纪委专案组“双规”。

何挺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3月底。据《重庆日报》报道,3月24日,2017年全市食品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举行,副市长何挺出席会议。而在此后3月30日,重庆市政府网站公布市领导最新分工,副市长何挺继续分管公安、国安、司法、信访、政府维稳等工作。

但是整个4月以及之后举行的重庆市地方党代会上,本应是重要角色的何挺却一直“失踪”,透露出不寻常气息。虽然官方并未就此有任何声明和公告,个人简历从重庆市政府官网撤下,似乎已经证明了何挺“出事”了。

被传“薄、王遗毒”

何挺此前曾多次传言被查。他曾被评价为“做事低调,考虑细致”,但在任职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不久后的2012年12月,何挺曾因多次在不同场合佩戴名表等遭到网友热议。

现年55岁的何挺(1962年2月出生)是山东荣成人。自1983年从西南政法学院刑侦系毕业到2007年转调地方,期间24年何挺一直在中国公安部就职,2007年官至中国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2007年3月何挺调任甘肃,后又转任青海负责当地的公安工作。2012年2月,重庆市公安局前局长王立军事件爆发,3月何挺接替王立军成为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


有传闻称,重庆市公安局长何挺2017年3月31日就被中纪委带走(图源:百度)

到任重庆后,面对薄王(薄熙来、王立军)时期对重庆公安系统遗留的一系列问题,何挺开始进行诸多调整。如恢复部分派出所,建立警务室、优化交巡警平台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对薄王时期被处理2000多名民警的申诉进行复核。

2012年12月,担任了9个月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何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9个多月来,对前几年被处理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诉进行了复核。截至当时已经复核并妥善处理了1796起申诉,涉及近1800人。经过复核,78%的人撤销了原来的处分决定,13%的人维持了原来的决定,另外有9%的人变更了原来的决定。这些民警中,有的恢复了职务、补发了工资。

今年4月初,有港媒引述消息人士说,何挺正接受调查。其后有坊间传闻进一步表示,何挺或是中共官场口中的“薄、王遗毒”。曾于今年2月被中纪委巡视组批评“清除薄、王遗毒不彻底”的重庆,其市委书记孙政才在近期召开的重庆党代会开幕式上表示,要坚决清除薄熙来案件的恶劣影响和“薄、王”思想遗毒。

“遗毒”之害

2月11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向重庆市委回馈巡视“回头看”情况,通篇措辞严厉,其中之最是这两句:国企腐败形势依然严峻,以及清除“薄、王”思想遗毒不彻底。

中共十八大以来,能够“配得上”要求清除、肃清产生“遗毒(余毒)”的前“党内人士”名单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中央军委上一届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中共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天津市原市长黄兴国6人。

而当薄熙来、王立军也列入“遗毒黑名单”后,表明这些人的“影响力”存在确实困扰了中共权力高层。

这些落马官员所谓的遗毒,或简化为中共官场的圈子文化以及其产生的种种官场不良生态。众所周知,圈子文化一直是中共最高层执政者的忌讳。在中共看来,利益、权利等因素驱使下,极易产生拉关系、徇私枉法等倾向,使得官场关系异化为金钱关系、裙带关系等交织成的关系网。

从上个世纪30年代到建国后,毛泽东多次强调中共组织原则,要搞“五湖四海”,不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30年前,邓小平也讲过:“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哪!错误就从这里犯起。”

2014年,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曾5次以“山头主义”、圈子文化、利益集团、人身依附、帮派关系等言辞痛陈结党之害。

自中共十八大后,中共反腐运动已近五年,期间上至周永康、令计划等国级贪腐官员,下至县处级“苍蝇”官员的贪腐案件背后,多有一帮官员与利益勾连,形成一个个或明或暗的“帮派”“团伙”,如何彻底铲除这些帮派形成的山头主义文化,整治不良政治生态,是中共需要解决的当务之急。

撰写: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