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从“六四”悲剧中得到了什么?

+

A

-
2017-06-05 23:26:24

1989年发生的“六四事件”是一个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事件,其重要意义一直被强制的管控或争议的声音掩盖。即使是本应为自身站台的中共对此也未多谈。

有观点称,28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八九事件,堪称中国当代史上少有的悲剧。尽管付出惨重的代价,但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是输家:学生是输家,中共的改革派也纷纷出局,中共自身的合法性和治理国家的能力也第一次受到严重的质疑和挑战。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唯一一次被迫停滞长达两年之久,此前十分有利的国际环境完全逆转。

不过,中共对“六四事件”又是何种态度?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也曾对此有所提及。这一媒体在中国拥有一定的发挥权限,偶尔会触及一些敏感话题,代表官方发出可能会让外界不易接受的声音。

该报在2014年“六四事件”25周年之际在英文版发表评论《25年过去,社会更坚定向前》称,“中国已经找到一条高效的发展路线。日益多元化的中国社会将珍惜这条道路。25年前的事件和世界其他地区发生的骚乱都让我们变得更明智。”

该报在2017年2月邓小平逝世20周年之际发表评论《假如没有邓小平 想想都会出冷汗》称,“作为一位伟大的改革实践者,在国家告别‘左’倾之后,对新出现的西方价值观在中国社会的蔓延之势,邓小平坚定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避免了国家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极端。”


“六四事件”对中共和中国的影响,至今没有定论(图源:Reuters/VCG)

分析人士表示,上述观点不仅为当局在“六四事件”中的做法背书,而且给予极高的评价,或许正是中共党内很多人真实态度的传达,甚至可能是一种比较主流的认识。如此的话,“六四事件”对中共政党,对中国而言,其实都有未足重视的历史性意义。

“六四事件”是中国改革开放时代的一个挫折,但改革开放并未因此而中断。但之前和之前的两个时期,却呈现出两种很不一样的局面。而之后的历史时期,已经延续至今,并可能继续延续下去。因此,这一事件其实具有时代分水岭的意义。

“六四事件”发生前后,中国领导层洗牌,邓小平真正进入幕后,江泽民被推为核心。政治改革停滞,经济领域的改革则迅速推进。中国政情、民情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改革开放开始后十年间,中国改革一直在跌宕中前进,左右冲突激烈,出现了“单年左转、双年右转”的说法。但在“六四事件”和邓小平在1992年南方讲话之后,意识形态之争退潮,改革开放的方向完全确立。其关键原因在于对改革开放的坚持和对“四项基本原则”的重申。

“四项基本原则”是指“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原则虽是为改革开放划定了框架,其实也为改革开放提供了保障,反过来进一步巩固了改革开放。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1989年由学生所主导的那次运动,虽然有很多合理的诉求,依然带有毛泽东时代群众运动的一些印迹。如果不能及时消解其逐渐失控的趋势,也很有可能会导致危及改革开放进程的结果。由此来说,“六四事件”也标志着毛邓两个时代进一步远离。

当然,不论是在“六四事件”发生的原因、过程还是结果之中,当时的执政者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共应该能够从中得到许多教训。

客观来说,这些教训对于一个执政党而言其实也是有益的。“六四事件”不仅是中共的一个负担,同时也是一种压力,能够不时提醒其注意保持自身的廉洁与能力,维持政权与民众之间的密切关系,发展民生与就业。

特权、腐败、贫富分化等问题既会侵害社会的公正性,也会危及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这一逻辑在“六四事件”之前和之后同样成立。这可能也是中共十八大后主动推进反腐与改革的其中一个动力。

尽管如此,对于“六四事件”中的很多受害者,特别是无辜受到伤害的家庭、罪不至死却失去生命的人,作为一个执政党应该有所补偿,给予一定的说法。

撰写:麦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