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晖被带走调查 安邦声明坐实传闻

+

A

-
2017-06-13 10:56:25

中国大陆金融界颇有背景的商人吴小晖似乎走到一个更为尴尬的境地。

北京时间6月13日的20时30分,中国大陆媒体《财经》通过其网站发布独家消息,“安邦集团掌门人吴小晖被带走”,消息指在身陷协助调查和被限出境等传闻数月之后,刚过了知天命之年的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将传闻坐实。《财经》称从多个渠道获悉,6月9日,吴小晖被有关部门带走。 

该消息随即被大陆网络媒体迅速转发,社交媒体平台与自媒体平台也散漫开来。

北京时间6月13日深夜,安邦集团官网登出声明称:“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先生,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已授权集团相关高管代为履行职务,集团经营状况一切正常。”

该声明落款为“6月13日”,但网站显示该文更新时间为“6月14日”。 


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于3月22-25日在海南博鳌召开,3月23日,安邦董事长吴小晖突然缺席原定的分论坛,引发舆论猜测(图源:VCG)

2017年4月,多家海外媒体引述消息称,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涉案千亿已经被控制。有港媒援引北京消息人士披露,“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抓之后,供出了吴小晖的问题,从而使吴遭到调查,安邦海外投资全部停止”。

就在舆论对吴小晖是否被已经中国政府“控制”的消息传言莫衷一是时,5月初,安邦保险集团起诉中国大陆的财新传媒。源于大陆媒体财新传媒旗下的《财新周刊》杂志刊登封面报道《穿透安邦魔术》,揭秘“安邦的股东结构犹如一个迷魂阵”、质疑它“钱从哪里来”、指控它“明显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险资金虚假注资”。

多米诺骨牌效应

进入2017年,中国官方开始对大陆金融界整肃到了更高层级——“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抓”让舆论颇感中国政府并非在“走过程”,而项俊波被抓是否与吴小晖“被有关部门带走”有着因果关系尚不得而知,不过,此前中国金融大鳄被接连“带走”的情况已经证明中国官方对金融领域整肃的意愿十分的坚决和肯定。

2015年的11月到12月间,中国官方突然开始了对金融大鳄的整肃,短短四十天里,中国商界两大传奇人物相继“出事”。

大陆证券市场操盘手徐翔,当年的11月被中国大陆警方带走,陆媒报道称,“人们记住的是他那件白色阿玛尼西装”。是年的12月,大陆商人郭广昌突然失联,网络上流传的疑似被带走的照片里,郭的神色略显淡定。

据大陆媒体报道,郭广昌的失联或许与做空股市以及徐翔等人有关。徐翔被抓的原因便是涉嫌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内幕信息,操纵股票交易价格。而郭在2015年中国大陆的股灾期间曾说,“你也许贪婪过,也许恐惧过,现在应该勇敢一点。”

徐翔和郭广昌只是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开始。其后,中国政府不断对金融大鳄和政府金融界高管整肃,而项俊波和吴小晖也只是这一轮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中的一张“倒下”了牌。

吴小晖能否“全身而退”

目前吴小晖究竟是否被调查仍然不得而知,因为在之前整顿“金融大鳄”的案例中,既有徐翔式的身陷囹圄,也有郭广昌式的“全身而退”。

2015年12月10日,中国大陆财新网报道称郭广昌已经“失联”。12月11日,有港媒体报道称,“郭广昌因涉及原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艾宝俊案,被协助有关部门调查”。12月14日,郭广昌出席了当日早上8点30分开始的“复星集团2016年年会”,并发表了主题为《复星组织的自我生长》的演讲,这是他失联之后的首次现身。

郭广昌出身寒门,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郭广昌以463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的身家排在第11名,旗下“复星系”直接和间接控股的公司已超过了100家,据估算,其市值超8,500亿元人民币。


被称作“中国巴菲特”郭广昌屡次都以公开露面的方式辟谣,证明自己并未被中国官方整肃(图源:Reuters)

据称,当时带走郭广昌的中共纪律检查部门——中纪委。而在郭“失联”后,舆论普遍认为,郭很有可能就此“倒掉”了,但没想到郭能够在中纪委手中全身而退。

近年来,郭广昌曾多次被传出“被调查”的传闻——限制出境、涉王宗南案、艾宝俊案、徐翔案等。然而,每一次郭广昌都以公开露面澄清而平息。

海外政治观察人士指,吴小晖是否会与郭广昌一样“全身而退”也未可知。

早于中国的财新传媒,美国《纽约时报》曾先后两次刊登长文(2016年3月和9月),题为《安邦的隐秘财富帝国:权贵云集,股权盘根错节》和《安邦之谜:村民股东、白手套和隐匿的权贵》,揭秘安邦公司的权贵背景和股权结构,与中国财新周刊2017年5月号的报道,内容大致吻合。

此次《财经》披露吴小晖“被带走”的消息中,也指出了吴小晖及其安邦集团的“原罪”——财险起家,总部位于北京建国门外大街6号黑色联体建筑的安邦集团,仅用了十二年时间,便完成了扩张神话,从一家总部位于宁波的小型财险公司,跃居为业界“黑马”,资产遍布海内外;迅猛扩张,其所谓的“资产驱动负债”模式实质是以高风险博高收益,在低利率环境下,如果宏观形势和投资环境发生改变,现金流一旦断裂,可能释放出的风险将会很大。

在2017年的1月,《纽约时报》刊文题为《特朗普女婿和安邦集团吴小晖谈生意》,披露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在曼哈顿的一个合资项目就快要谈成了。该项目将要重建第五大道666号,库什纳家族房地产帝国褪色的王冠。

分析指,中国金融业监管整顿背景下,业界“黑马”安邦是否存在严重违规行为,吴小晖的“红色贵族朋友圈”,以及传言中的“邓小平孙女婿”的身份能够成为免死金牌——这些都可能让事情逆转,让吴小晖成为“第二个郭广昌”。

不过,港媒在2017年4月报道称,“邓小平家族声明支持‘习王’反腐,并且邓家外孙女也已与吴小晖离婚”——彻底切割了与吴小晖的关系。

高层态度:金融业监管整顿

吴小晖和安邦“出事”,无论如何都与项俊波有关联——项是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保监会)主席。


原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项俊波被指在任期间与“金融大鳄”有不法勾结(图源:VCG)

2017年4月,中国官方宣布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舆论称,中国高层在打击金融大鳄,对金融业监管、整顿的决心已定。

中共《人民日报》微信公号“侠客岛”随即发表题为《项俊波落马,好戏还在后头》的文章,开头就指出2017年,金融反腐大年。文章称,《人民日报》整版刊发李克强相关讲话,批评“个别监管人员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

中国官方媒体在文章中称,“这或许是个巧合,但亦可解读为一种巧妙的暗示——好戏还在后头。”

分析指,中国对金融领域已展开密集反腐“炮火”。中共十八大至今,已至少有53名金融领域官员涉腐被查,其中“一行三会”涉案人员共有10人。

在中国金融业,政商“勾结”的情况已成为公开的秘密,此前,就有观点人士认为,“在车峰、肖建华等涉及保险行业的富豪相继中枪之后,舆论会关注谁将是下一个目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路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