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暴雨突至?吴小晖出事早有征兆

+

A

-
2017-06-15 11:57:58

有关安邦保险与其掌门人吴小晖所陷入的危机,以防火墙为界,呈现出两个不一样的舆论世界。

在防火墙内,从新华社、人民网等官方媒体,到商业性质的门户网站,所有的报道均以“吴小晖不能履职”作为标题或核心内容,基本上是对安邦所发官方声明的客观报道,顺便关注一下安邦“出事”对股市的影响。

事发初期曾有个别网页中谈到“安邦的声明相当于证实了此前吴小晖被当局带走的传言”,但很快这些网页在搜索引擎中就不见了踪影。

而在防火墙外,“吴小晖被警方带走”,安邦保险近些年来神奇的发家史,以及吴小晖“与中国政界高层不寻常的关系”才是国际媒体报道中的最大卖点。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在手机等移动端的报道。有大陆官媒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相关内容的推送,其中所有“吴小晖”的字样全部以图片格式出现,众多小方块嵌在文字当中,一眼看过去仿佛文章被打了很多补丁。


吴小晖和安邦公司卷入风波持续发酵(图源:VCG)

在社交媒体上搜索“吴小晖”一无所获的情况下,这个公众号的做法最容易让人想到解释就是,避免因为出现敏感词而被删文。

但如果在社交媒体上搜索“安邦”,又会出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来自中国国内的账号同样是千篇一律的“不能履职”;而国际媒体,例如英国《金融时报》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新加坡《联合早报》的官方微博,则可以在正文中提及“吴小晖被带走”、“传闻被证实”等说法。

被瞄准的“红色”身份

网络上呈现出的“复杂”的舆论状态,一如此前围绕吴小晖的传言本身。安邦海外并购失败、安邦现金流出现缺口、安邦控股的民生银行理财产品造假、吴小晖因涉千亿贷款案被抓等传言,在近两三个月内先后出现,特别是中国保监会前主席项俊波4月9日落马之后,传言骤然间变得密集起来。

事实上,因为一直被外界视为“邓小平孙女婿”、与众多“红二代”良好的私交,以及安邦在短短几年内迅速扩张的过人业绩,吴小晖早就是西方媒体的“宠儿”。美国《纽约时报》曾于2016年3月和9月先后两次刊登长文,揭秘安邦公司的“权贵背景”和“令人难以解读的股权结构”。

2017年的1月,《纽约时报》再次刊文《特朗普女婿和安邦集团吴小晖谈生意》,披露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曼哈顿的一个合资项目就快要谈成了,内容是重建被称为“库什纳家族房地产帝国褪色的王冠”的第五大道666号。

中国精英企业家与当局高层的关系一直是西方媒体的兴奋点,一如2015年《纽约时报》曾两次发长文“起底”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之间的“隐秘联系”。

所以这些“流言蜚语”并不能对吴小晖构成实际影响,更何况防火墙的存在毕竟让国际媒体的声音传播程度有限。2017年3月3月18日至20日,吴小晖还曾出席“2017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该论坛是中国两会后首个国家级大型国际论坛,规格很高。吴小晖在演讲中谈到,“一带一路”政策是“极其英明和伟大的”,安邦为了响应“一带一路”,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了欧洲,包括荷兰和比利时。

危机初现端倪

直到彼时,吴小晖与安邦并不能让人看出有什么不好的征兆,但一周后开始的博鳌亚洲论坛,吴小晖突然缺席了3月23日的分论坛,引发了舆论猜测。

不过紧接着,3月25日、26日的分论坛,吴小晖都如约现身。在3月26日的“全球跨境直接投资”分论坛上,吴小晖在发言中提到安邦没有用一分钱外汇,海外投资全部是用国际上融资的钱。

这似乎已经有了一丝辩白的味道。值得一提的是,前文提到的那篇“打补丁”的微信公众号文章中也写到了这场分论坛,并提到一个细节,中金公司原总裁兼CEO朱云来对吴小晖收购美国华尔道夫酒店提出了疑问:“你就是纽约市独一份,我佩服你的精明,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怎么不掉我的头上。”

这一段“朱云来‘笑怼’吴小晖”的情节中,“补丁文”对朱云来的头衔的处理可谓是滴水不漏——熟悉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朱云来更为显著的身份是前总理朱镕基之子。

大厦将倾?

如果说这些都只是若有似无的前奏,那么真正的风暴来临,始于中国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4月9日的落马。

4月17日,有消息称,安邦保险集团准备放弃以16亿美元收购美国年金与人寿保险商信保人寿公司的交易,据称因为“安邦拒绝按美国监管机构要求进行某些信息披露”。

这是继2016年放弃收购美国喜达屋酒店与度假村国际集团后,安邦在美收购再次受挫。


中国民生银行因为与安邦集团的特殊关系也卷入风波(图源:VCG)

4月20日,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承认了航天桥支行理财产品造假案存在,涉案金额高达3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7美元),而安邦集团是民生银行的最大股东。

4月26日,市场上又流传“安邦保险董事长吴小晖被抓,因涉腾挪民生银行千亿贷款案”。不过在同一天,有大陆官媒披露吴小晖在安邦总部接受了采访,表示安邦未来30年的战略重点是做养老和医疗,“这是安邦2.0版目标”,似乎是在回应不久前中国保监会提出的“保险姓保”原则。

安邦VS财新

就在很多人以为安邦将成功完成危机公关的时候,4月28日,陆媒《财新周刊》杂志刊登封面报道《穿透安邦魔术》,揭秘“安邦的股东结构犹如一个迷魂阵”,质疑它“钱从哪里来”,指控它“明显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险资金虚假注资”。

吴小晖与安邦的这出大戏由此进入高潮。4月28日当天,安邦在官网上用了220个字,言简意赅地回应了此前一段时间的相关传言,包括安邦人寿和安邦财险不存在现金缺口超200亿;安邦在民生银行没有一分钱贷款,不存在向民生银行“贷款千亿”;安邦所有国内上市公司的投资均为财务投资,不存在控制性投资之说等等。

同一天,安邦还发了另一份声明,表示有人假借路透社之名,用虚假新闻对安邦进行无端诋毁,公司将坚决采取法律手段捍卫公司名誉。

4月30日,针对《财新周刊》的稿件,安邦集团法律部发布声明,称财新传媒对吴小晖进行人身攻击,捏造其“有过三次婚姻”的不实报道,炮制其“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等谣言,决定对财新传媒及其主编胡舒立提起诉讼。

5月3日,安邦的回应开始“升级”,由对财新集团和胡舒立的回应,变为“致胡舒立女士的公开信”,内容也上升到近千字的篇幅。

期间财新集团也有回应,双方你来我往。到了5月31日,安邦在官网上发布“再致胡舒立女士”的声明,文中有三个反问句最为吸引眼球。

“请问你是否在找有权人士运作,想在对簿公堂前打击我们,干预司法?请问你是否还想滥用媒体话语权,颠倒黑白,为谋取私利而肆意妄为?请问你是否还想和你的利益集团为了你们的‘小圈子’,欺上瞒下,不择手段,掩盖真相?”

从4月28日到5月31日,短短33天时间里,安邦连发5条声明,且“炮火”不断升级。不过6月2日,有西方媒体最先曝出“吴小晖被禁止出境”。

6月12日,陆媒财新网援引安邦集团内部消息人士称,吴小晖已被“拘留”,但保监会在通知安邦集团时没有告知具体原因。不过这篇报道很快被删除。

最终,安邦集团官网上最新的声明,就是“吴小晖因个人原因无法履职”。


吴小晖被拘捕的消息甚嚣尘上,尚未得到官方证实(图源:Reuters

兴奋的西方媒体

这样的结果让国际媒体纷纷跟进,包括英国《金融时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德国之声、韩国《中央日报》等都在报道中提及了“不同派别的政治斗争”。《金融时报》更将安邦与财新之间的交火看成“中共在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内部权力斗争激化的反映”。

而《金融时报》此前在爆料吴小晖被禁止出境的报道中,直接点出了作为中共党鞭的政治局常委王岐山,认为安邦与近期不断在推特上攻击中共的流亡商人郭文贵一道,对王岐山进行“政治狙击”。

反倒是一年前猛打“政商关系牌”的《纽约时报》,这次从中美关系的角度出发,认为“吴小晖被拘留对中美都会造成巨大影响”。“吴小晖在太平洋两岸拥有优质的政治联系”,在中共十九大前将其拘押,是中国“把保持金融和政治稳定放在了首要位置”;而对美国来说,与吴小晖直接有生意往来的库什纳,其在白宫的职权范围“涵盖了中美关系”。

《华尔街日报》则从经济角度分析,认为安邦在中国国内依赖于从个人借入短期资金来融资的做法会给经济造成风险,并指出吴小晖此前“曾被政府官员突然约谈过至少一次”。

不过也有国际媒体分析,安邦存在严重违规行为与否,吴小晖的“红色贵族朋友圈”以及传言中的“邓小平孙女婿”的身份,是否能让吴小晖从中共官方的调查中全身而退、成为“第二个郭广昌”亦未可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从2015年年底抓捕徐翔开始,经历了郭广昌的一度失联、项俊波的落马,到现在吴小晖的“无法履职”,金融大鳄的接连出事“证明中国官方对金融领域整肃的意愿十分坚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专栏: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