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难民东涌风暴骤起 中南海怎么办?

+

A

-
2017-06-23 09:50:21

《圣母婊滚回难民营中国不接受难民》,这是一篇正在中国社交媒体流传的“10万+爆文”所取的煽动性标题,该文认为让中国接受中东难民的主张是西方“祸水东引”阴谋。

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球共有2,250万难民,因战争、暴力和迫害造成的被迫流离失所者人数达到历史新高。鉴于中国目前的全球影响力,国际社会开始期待中国能像一再宣称的那样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接受更多的难民。

我的空间谁做主?

北京时间6月20日(世界难民日),联合国官方微博发布了视频“我们和难民站在一起”,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代言人姚晨和央视新闻、中国之声等官媒齐发微博,呼吁中国政府和社会关注日益严峻的难民问题。

中国官媒微博“@央视新闻”当天发布了一条有关难民的新闻图集,并配文:“你拥有的,是他们失去和渴求的。在海滩遇难的三岁小难民、把镜头误认成枪口吓得举手投降的女孩、抱女儿卖笔的难民父亲……他们是否曾刺痛你的心?”其本意可能更多的是想借助难民的苦难宣传中国和平生活的珍贵,这是中国官媒惯用的宣传策略。

但这次“@央视新闻”失算了。一位微博网友发文谴责“@央视新闻”,称其营造接收难民的氛围“非常恶心”,中国接收难民“愧对中国无数独生子女家庭和失独家庭”。该微博25小时转发量超过7万,最终不知因何原因被微博管理方删除。

对于没有中国生活经验的人来说,很难将难民问题和独生子女问题对立起来,因为这两者事实上同属于人权问题。中国人却不这么看。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宣传之前惯用的一个话术,就是中国人多地少生存空间有限。

如今有人呼吁中国接受难民,出于人道主义让渡一部分生存空间给难民,他们感情上无法接受,因为“中国人少生不是为难民腾地方的”。中国民众内心的真实想法是,难民需要帮助的,我们可以捐款,做力所能及的事。但是要中国大规模接受难民,让难民住进“我们家里”,这是不可能的。

这其实和有自由主义传统的英、美两国的民众想法基本一致,但跟西欧各国泛滥的普世情怀有龃龉和冲突。在中国社交媒体,欧洲价值的捍卫者、向难民打开国界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被嘲笑为“圣母婊”;人权组织、动物保护主义者、性平权运动人士,通通被视为“白左”,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蠢货。

随后,中国一家左翼媒体爆料联合国难民署在中国20多城市建有难民营,更加剧了社交媒体上对接受中东难民的恐慌情绪,人们愤怒地要求政府立即停止联合国难民署的“违法行为”。


当地时间2017年3月8日,伊拉克摩苏尔,摩苏尔西部民众因战争逃离家园,准备搭乘车辆前往安全地(图源:AFP)

被污名化的难民

联合国难民署官方微博“向难民致敬。但多年来在丛林法则之下拼生活的中国人,无法理解联合国难民署的致敬逻辑。“被致敬的人要么是道德高尚的人,要么是在科学技术探索上做出了贡献的人。一个人因为变成了难民,就要接受人们的致敬?这是什么逻辑?”一个微博网友质问道。

“中国也曾山河破碎,也曾任人宰割,但四万万的难民保卫了这个国家!中东这群难民丢下自己老婆孩子,连自己国家都不要了,一点都不值得可怜!”微博网友怒斥中东难民的逃难行为。在六十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下,人们觉得为保家卫国牺牲生命是理所当然,难民尤其是壮年男性难民在他们看来是临阵脱逃的懦夫和叛徒。

德国难民营的那些穆斯林青壮年男性,显然不会认同中国人的此类观点。在世界上的绝大数地方,人们认为保卫国家是士兵的责任和义务,战争行为与平民无关。相反,这些难民会认为接收国出于人道主义义务理应给予他们国民待遇和基本福利,而且他们还会抱怨WIFI不好、住宿差。

难民的这些言论,会更加刺激中国人脆弱敏感的神经。“这些败类不思如何提升自己,努力赚取生活所需的资金,却一个劲的抱怨帮助他们的人。他们只是些下三滥货色,到哪里都应该被鄙视,被唾弃。”这是中国社交媒体上对难民的一种普遍看法。

事实上,在这些难民眼里加拿大就是一个不会被鄙视、不会被唾弃的天堂。巴基斯坦难民艾丽莎在中国居留多年之后,终于拿到了加拿大的难民许可。在中国,艾丽莎又一次怀孕了,她和朋友开玩笑说。“我们不会带走任何来自中国的东西,很多人说中国制造意味着廉价低劣,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除外。”

但如果大多数难民都抱着艾丽莎一样的想法,把逃难当做“出埃及”,把出于人道主义接收他们的国家当做“应许之地”,那样他们向往的天堂的门早晚会被他们撑破。德国新难民法已经生效,日耳曼人也无法抵挡难民潮对社会冲击,开始加快遣返不合资格难民,遏制更多难民涌入。


伊拉克民众躲避战争逃离家园(图源:AFP)

难民的锅,中国不背

西方媒体此前就已督促中国接受中东难民。“在远离欧洲的澳大利亚近日表示将接受1.2万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难民之后,中国是不是也应该稍作表示?作为一个巨人之国,接待几万名难民会影响中国本身的发展吗?”西方媒体质问道。

“中国的耕地面积只占了世界的7%,却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中国到现在为止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自己家的问题还没解决完,没有能力去解决其他的问题。”不用怀疑,上述带有浓厚官方辞令色彩的反驳来自一个中国普通网友。

从中国民众“墙内”得到的新闻信息分析,造成叙利亚难民危机的罪魁祸首是西方国家。“制造人道主义灾难的是西方,中国人民不做冤大头,难民这口锅,中国不背!”一位微博网友义愤填膺地留言。

在社交媒体就此话题留言的中国网民,多数对中东难民的穆斯林身份忧心忡忡。“接纳安置难民应按就近、宗教相容的原则。忽悠中国多接收,说好听点是以邻为壑;说难听点,这是新版的宗教征服大计吧?”

有网友提醒“五胡乱华的前车之鉴”。中国魏晋时期因为连年战乱人口锐减,王朝中央政府采取开放边境的政策,大量吸引周边的匈奴、鞑靼、突厥人充作廉价劳力,结果却以“五胡乱华”的种族屠杀悲剧收场。

有网友在政治主题BBS发帖称,中东难民的的价值观,正是他们的灾难的根源。“他们无论走到哪里,就会强迫接收国人民和政府接受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信仰。否则,他们就有了强奸原住民女人的理由,也有了杀害原住民的理由。”

很多中国人对阴谋论毫无免疫能力,共济会控制世界之类的荒唐言论,在中国民间向来很有市场。国际组织呼吁关注难民,也被一些中国人解读为西方“祸水东引”的阴谋,目的是让这些难民“绿化”(伊斯兰化)中国。


伊拉克民众躲避战争逃离家(图源:AFP)

命运共同体,可能吗?

姚晨期待,“有一天他们(难民)像我们一样,可以坐在电影院里吃爆米花看电影,和三五好友逛街谈心,为孩子上好学校发愁,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努力打拼”。摆在难民面前的出路只有三条:自愿返回,融入当地社区,以及移居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德国这些第三国家。姚晨的期待,似乎只有第三条路才可以实现。

联合国最新统计显示,希腊难民营只能安置8,700人,但迄今为止困在希腊难民营里的难民超过1.3万人。意大利是目前难民在欧洲的最大落脚点,2017年以来已接收了超过5万名难民。因为难民太多,申请手续繁琐,欧盟很多成员国拒绝接收难民,偷渡到欧洲的难民绝大多数滞留在希腊和意大利的难民营里。

由于人满为患和管理混乱,难民营里的孩子们被欺负、虐待、剥削和性侵,很多女孩因对生活彻底绝望而宁愿自杀。但社交媒体上一则留言在提醒中国人,要清晰地知道接纳难民意味着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在欧洲最常见的就是一个人获得难民权后政府出钱把他的几个老婆和孩子都接来,全民一起供养他们”。

中国并没有处理难民问题的正式规则或规范,也没有单独的政府部门或办事处专门从事移民和难民事务工作。难民几乎没有通过合法渠道取得中国身份,更别提融入中国社会了。“这些难民在中国期间不允许工作,生活费用由联合国承担。”目前,联合国难民署给予难民身份的在200人以下。

中共官方微信公号“@共青团中央”22日刊文《中国应不应该接收难民》。文章委婉拒绝了让中国承担更多国际义务的要求,认为解决难民问题的根本是解决地区的发展和稳定。

中国学者梅育新发出警告,中国某些个人和利益集团正以“一带一路”计划为名,主张以形形色色超国民待遇引进、招徕特定背景外国人,却丝毫不顾他们已经或能够为中国带来何种贡献、是否会给中国带来困扰。

在刚刚落幕的“一带一路”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发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但从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国在接收难民问题上态度来看,人们对他人苦难的同情,还是无法超越人类在宗教、文化、历史等方面的隔阂,“人类命运共同体”任重而道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专栏:绍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