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墙内”的中国九零后:党管不住我

+

A

-
2017-07-03 01:23:22

7月初始,有两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疯传“在高速公路上倒车”和“哪怕封号是躲不过的宿命”,这两篇文章被不同的公众号转载,每转一次,就是一次“十万加”。这现象的背后,是许多年轻人的不理解、不平不甘,与“莫名其妙”。

一连串的新闻引发了这样的情绪,首先是日前25个关于娱乐八卦的大型微信公众号被关停,接着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北京召开常务理事会审议通过《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其中明确,有损国家形象,危害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的,包括贬损、恶搞、损害革命领袖、英雄人物的形象名誉的内容,以及同性恋内容等均必须删除后播出。

引起许多人不满的,是该条文中的一段话,“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如乱伦、同性恋、性变态”,许多大陆年轻人在朋友圈留下讽刺,“在大陆将同性恋列为非正常时,‘祖国不可分裂之领土台湾’通过同性婚姻”,有台湾年轻人回应“欢迎到台湾,这是一次最好的广告”。

中国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图源:多维记者/摄)


“可能只是我们看不懂为什么”

许多大陆年轻人,尤其是九零后,陷入了一次尴尬的自我矛盾,“我很爱我家,但物业让我失望了”是其中一个热门评论。许多大陆年轻人对国家发展充满自信,也认为自己所享受到的“自由”与“墙外年轻人”没有差别,他们痛恨港台青年拿西方价值套用在中国特殊的政治体制下,然而,从小看美剧的他们某方面也深受欧美观念影响。

当我再次联系喜欢爱国动画、去过台湾、曾受多维访问的北京大学生张维,谈到最近的封号事件和限制同性恋内容等新闻时她有点尴尬,“这么大的国家,稍微走歪就会万劫不复,许多人不明白‘十三亿’是个什么概念,我绝对不认同什么‘网剧需要删除同性恋内容。’但我们年轻人的观念可能是‘发达国家’的水平,但中年人、老年人、农村人观念层级又会不同。中国社会差异太大,观念从1970年到2020年都有。”

“我非常赞成言论自由,因为年轻人就爱发表意见,但这自由是有一个底线。当然,我也不否认现在政府有些管制僵化了,会让年轻人有种‘看政府笑话’的感觉。”

“你觉得未来会不会管得越来越严?”

“新媒体时代,管不住。”张维很肯定地说,“许多现象背后都有政府的顾虑,可能我们看不懂为什么,但未必就是‘言论不自由’。我也不知道,只是猜。”



在通则发布前,中国就已关闭部分知名的娱乐微博账号(图源:微博截图)

“个人过个人生活,党管不住我”

读传播的北京大学生李晨也同意张维的说法,“台湾人可能看不明白,但其实大陆政治不是那么简单的‘言论自由’‘言论不自由’这种二分法就可以说得清。两千多个微信公众号、十三亿人、动辄播放量过亿的网剧,在大陆任何信息一旦放上网都可能产生我们想不到的结果。我是学传播的,我赞同百花齐放的言论,但许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那个‘同性恋内容不得播出’的法规几年前就有了,现在只是扩大规范到网络剧等,在这个时候把法规内容拿出来‘炒’,动机未必单纯。”

不管是张维还是李晨,我在谈话过程中,发现部分受过高教育的大陆年轻人碰到一件新闻,不会先去相信新闻里的内容,而是会去想“这个新闻现在发出来,有没有什么可能是某人有某个动机”?阴谋论,是看似不问世事的学生会去思考的角度。

同时,他们也展现出一种“中西合璧”的观念──会替“家长式管理”的政府辩护,也会先声明自己“支持同性恋”“支持言论自由”等“西方价值”。
“你不会觉得政府限制得越来越多,会有种‘言论开倒车’的感觉?”

“我身边的同学不太在乎这些,照样过自己的日子,想看什么还是能找到资源,互联网时代,党管不住我们。以前也出台了很多管制的法规,但最后还不是我们想看什么、就能看到什么?我们对世界、对社会,都有自己的判断,不要想操控我们。”

李晨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下,他们这群九零后所享受的自由,不会轻易被政府约束住──他们做他们的、我们看我们的,有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自信。

北京大学传播学系学者胡泳日前说过一段话,或许可为这个现象下个批注。“各方都应意是到的是,切勿同青少年的生活方式作战。我们应该防止简单的‘妖魔化’,更多地注重这现象背后的整体语境。”

互联网时代,对于共产党而言管制会是一个挑战,但中国政府,不能让年轻人“离你而去”。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林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