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政治风暴眼中的贾跃亭

+

A

-
2017-07-04 23:40:45

关心中国时政的人,极有可能最近两天在社交媒体上转发过乐视系三家公司共1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7美元)资金被司法冻结的消息。

不过,他们也许并不对此感到特别意外,毕竟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陆媒发表一些暗示乐视老板贾跃亭“大厦将倾”的报道。

美国梦式的偶像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贾跃亭的形象是从底层一路逆袭到巅峰的人生赢家。这个出身于山西省垣曲县税务局的网络技术管理员,从创办一家通信公司开始,随着千禧年后中国互联网经济的飞速发展,成为浪尖儿上的弄潮儿。


贾跃亭是中国互联网创富神话的代表(图源:Reuters

2010年,乐视网成为中国IPO股票中的第一个网络视频公司,贾跃亭致力于打造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完整生态系统,被业界称为“乐视模式”,一时间风头无二。

贾跃亭身上始终贴着“创新”的标签,他自己乐于这样标榜自己。他在成名之前就从事过“流媒体”的研发,现在火遍全球的Netflix都需要喊他一声“前辈”。乐视网上市后取得巨大成功,他又一路将脚步拓展到影视、智能电视、体育、电商、电动汽车乃至农业等领域。

2014年12月,贾跃亭更是宣布了乐视的“SEE计划”,号称将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他被美国的《福布斯》杂志评为当年的“中国上市公司最佳CEO”。

人设反转

然而,贾跃亭的危机也始于2014年。

从2014年6月初开始,贾跃亭在海外滞留数月未归。乐视官方说法是贾跃亭在海外开拓市场。但乐视网此时的遭遇,却是广电总局对电视盒子(贾跃亭推出的重头产品“乐视盒子”即是其中之一)的严格监管和数度严厉批评,导致股价跌停。

这还只是一首序曲。让贾跃亭陷入旋涡的,是让很多中国企业家都“剪不断,理还乱”的政治。

乐视停牌同期,大陆媒体曝光乐视网在上市前的重要投资方之一和第三大股东——北京汇金立方投资管理中心的背后控制人为化名王成的令完成。而在令完成的兄长——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立案调查之后几天,贾跃亭恰好出国“考察”。

这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在贾跃亭“滞留”海外期间,“王成”的另一位兄长,中国政协原副主席令计划应声落马。令计划是中共十八大后掀起的反腐风暴中被查处的级别最高的官员之一,与同是副国级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一并被中共称为“新四人帮”。

令计划案还带出了“西山会”这个传言中的高官小圈子,再加上此前整个山西官场的“塌方式腐败”,与令计划案有关的各级落马官员,以及被调查的国企掌门人与私营企业主,可以说难以尽数。

而与贾跃亭关联最为直接的令完成,在令计划落马后更是扮演了一个特殊角色:坊间盛传曾担任多年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在出事前将中共大量绝密文件与资料(甚至包括中南海的防卫图纸)交给了潜逃美国的令完成保管。因此,西方媒体一度将令完成看作令计划案能否顺利开审,甚至是中共的反腐大业能否继续推进的“关键因素”。引渡令完成一时间也成了中美关系中的一个议题。

这些都是后话。谨就贾跃亭与令完成、令政策的交集这一项,就让有关贾跃亭涉及官场腐败、乐视难逃一死的传言甚嚣尘上。不过,随着贾跃亭返回大陆,以及他因为患病在香港做手术的事实曝光,传言也就成了谣言。

政治动物?

但在批评者看来,贾跃亭热衷于政治,“尤其是热衷政治背后的人和权势”并非谣言。

令完成的汇金立方通过乐视网上市而大笔套现,并不是多么难以发现的事实,但在令完成家族腐败曝光之前,“乐视从未因版权、牌照和监管等原因遭遇过任何形式的业务危机”,陆媒也几乎没有对乐视做过负面报道,“即便2010年夏天乐视在创业板上市时被质疑各种数据和业务细节,最终刊发出来的报道也凤毛麟角”。

贾跃亭否认自己从汇金立方身上得到过任何形式的“好处”,对媒体直言“宁愿没有拿过汇金立方的投资”,“我们企业家不希望和政治牵扯太多的关系”。

但随着他高调推出“乐视网党建频道”,以及在美国拓展业务时“秉持着中国大陆那套‘搞定领导就能搞定一切’的做派”,此前的辩白更是被批评者斥为“装出一副政治受害者的模样”。

“高举意识形态的大旗、幻想借助政界人士的力量实现商业目的”几乎被视作贾跃亭的个人风格底色。如果说这些批判拿不出实际证据,那么另一种观察可能更能说明他如今遭遇的危机。

从互联网领域横跨无人驾驶汽车、清洁能源和绿色农业,贾跃亭“似乎无处不在的创新潜能”的表象下,有可能是通过发布一款又一款“停留在PPT的创新产品”,“一次次地拉升它的股价,然后再一次次地突然停牌”。


不少评论者认为贾跃亭的摊子铺得太大,难以“收场”;更有人认为他只是纯粹的资本操盘手(图源:VCG)

也有评论认为,贾跃亭的手法说白了就是凭空画大饼,这个“大饼”钱不够了就再画另一张“大饼”,当然他也确有可能通过营收将“大饼”变成现实,但就目前的“造出像特斯拉一样的电动汽车”这个太过烧钱的项目而言,他已经很难再继续画出与之匹配的“大饼”了。

这样的资本运作手段是不是有些眼熟?在中共打击金融大鳄、整治金融秩序的决心下,贾跃亭若不能及时自证,恐怕徐翔、郭文贵、吴小晖等人就是前车之鉴。

频频告急的财务状况

这或许是为什么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不断有陆媒报道乐视控股集团的资金链“要出问题”。

2017年5月22日,融创中国买入乐视网股份2,215万港元(1元港币约合0.128美元),不过这一注资按贾跃亭的说法,并不能起到绝对作用。

2017年5月24日,乐视宣布,由于资金不足,将在北美裁员325人。其后,自6月3日开始,和力辰光、明家联合等公司均指出乐视欠款问题。

6月7日,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信息显示,乐视网发行20亿元“小公募”,所募集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2017年6月9日,乐视网员工五险一金断缴维权一事再次占据头条。6月12日,据媒体报道,乐视控股欲向万科出售世茂工三项目,希望对价约40亿元。而这块地曾经的规划是作为乐视生态用地。但由于万科出价不超过20亿元,该项谈判终止。

2017年7月1日,中超等体育赛事的版权制作单位体奥动力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终止向乐视体育提供包括中国之队、足协杯、超级杯等在内的赛事比赛信号,不排除通过法律途径追究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财经人士认为,这一事件的发生,将严重影响乐视视频板块的营业收入。

就在同一天,富士康与乐视也分道扬镳,不再作为乐视股东。

近期还有大陆官媒发布报道称,因为欠款逾期不还的状况已经过于严重,大陆多家银行、省级电信运营商等都对乐视下达了警告。

各地的小型供应商为了向乐视追要欠款,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每个月都会来到北京乐视总部的大楼内集体静坐,乐视员工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报道中透露,之前来要账,乐视还会按照一定的比例“先还一些”,而最近的3个月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由此看来,这次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12亿资产的举动,不过是另一只落地的靴子而已。

还有希望?

乐视的资产被冻结意味着什么?大陆官媒《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众号发文称,法院是可以拍卖这些资产的,但贾跃亭应该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文章还通过律师之口分析了冻结资产对“影响员工工资发放”的可能性——这明显是一个客气的说法,真实的意思显然是“乐视有多大可能会关门”。

对这个问题,有大陆评论者认为希望还是很大的,“但前提是要舍去一些东西,盘子太大了,根本撑不住。”

但随后曝出的消息是,乐视控股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追随他多年的吴孟。新华社对此的解读是,根据中国公司法的规定,“乐视控股有可能涉及破产清算”。

而一家网络媒体则发文称,让出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是贾跃亭在提前给自己规避“限制出境”的风险。

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则回应称,乐视绝不会欠任何债权人的钱,包括金融机构,包括供应链,只要给乐视时间,肯定都能够完满偿还。该负责人还表示,“贾总正在从具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聚焦核心业务。”

有观察者注意到,乐视控股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贾跃亭仍然担任董事长,是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各种猜想至此,舆论似乎终于把贾跃亭摆回到商人的位置上,无论他未来逃生还是沉沦。两年前有批评者所说的“贾跃亭一度试图扮演的‘红顶商人’角色,恐怕日后再难有用武之地”,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应验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专栏: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