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 当刘国梁遭遇刘晓波

+

A

-
2017-07-06 01:37:09

刚刚过去的不到一个月时间,三起事件在中国乃至世界引发轩然大波。分别为中国乒乓球集体兵谏事件,异见人士刘晓波因病保外就医,以及针对微信公众号和新媒体的封杀与钳制。对于后两者,因涉及政治敏感问题、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官方采取一禁了之、一封了之的态度并不意外。可对于刘国梁事件的态度,却让人摸不着头脑。民众不禁狐疑:在越来越强调现代化的今天,为何讨论的边界却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刘晓波“保外就医”消息一出瞬间点燃舆论(图源:Getty )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三件事首先出场的是刘国梁事件。北京时间6月23日晚,中国国乒名将马龙、许昕、樊振东等人在微博上集体声援刘国梁。他们不约而同只写一句话,“这一刻我们无心恋战……只因想念您,刘国梁!”

微博发出后瞬间引发社会广泛讨论。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关于刘国梁事件的微博话题每天都会成为热门,而每一个话题大多都会在吸引百万甚至千万关注后被删除。中国网友以同情刘国梁者居多,认为他被“明升暗降”,遭受了不公待遇。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也在事件发生后立刻给于回应,指责中国男乒并要求中国乒协查清事实、严肃处理。

24日深夜至凌晨,中国乒协、中国乒乓球队及相关教练和队员纷纷发表声明和致歉信,而发表时间“一小时”的规律颇令人回味。这样的回应如同火上浇油,新上任的中国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成为众矢之的,他弟弟苟仲武也被网友曝出污点,而苟仲文与蔡振华有关中共十九大候补委员的争夺的“阴谋论”也被传得甚嚣尘上。

之后一两天,社会关于此事的讨论稍显回落。27日,事件主角刘国梁终于在微博上发声,承认错误道歉并主动揽责。但被网友指出“太官方”,认为刘国梁是“被迫”的。中国体育总局下的游泳中心此时发声表示“爱国必须放首位”以声援官方的声音。此事告一段落。

不料,29日中国男乒又集体退出澳大利亚公开赛,让此事件再次成为舆论热点。或许是吸取了前几天的经验教训,此次官方声明及时声明了退赛的原因——过度疲劳,并以马龙、徐昕等运动员个人微博证实“过度疲劳”。刘国梁事件逐渐退出舆论场。

但是此时刘晓波事件经过几天的发酵,在西方媒体中炸锅。相较而言,中国舆论场则在预热香港回归20周年和习近平视察香港。那个敏感的刘晓波的最新的新闻在中国防火墙内只能在中国沈阳市司法局门户网中查到。

事情发起于北京时间6月26日,中国辽宁监狱管理局证实,刘晓波因患癌被“依法批准保外就医”。中国官方也声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组成由8位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参加的医疗救治小组,制定了治疗方案。刘晓波正在按医疗方案接受治疗。

此后,西方各大主流媒体都关注了此事,美国政府还在敦促中国释放刘晓波外,愿意接纳刘晓波赴美治疗。此前刘晓波也表达了类似愿望。而海外曝光的刘霞亲笔信内容显示,已向中共申请,让刘晓波出国治疗。

不过中国官媒“环球时报”6月28日发表社评表示,如果放走刘晓波,将会带动西方公众舆论更加攻击中国,恐怕会重蹈“疆独”分子热比娅的覆辙。当然这篇文章在环球时报的网站中无从寻找,在中国“墙内”更是被秒删的典型。

中国官方对内尽量封锁其传播,对外则表达了明确的态度。刘晓波律师尚宝军6月29日表示,中国司法部副部长会见外国外交官,谈论刘的病情,称刘不适宜移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则在7月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只能说我们希望有关国家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不要利用这一个案干涉中国内政。”

在期间,有关刘晓波在医院中的视频两次被曝出。在第一次的视频里,刘晓波身穿病服在医院中,而第二次的视频中没有刘晓波本人,系医院医生团队与刘晓波家属就刘的病情发言,刘晓波家属一方向医生团队表示感谢。而这两个视频都被外界怀疑是中国官方主动流出,目的是向外界传递刘晓波获得较好的保障这样一个信息。刘晓波的肝部肿瘤约11厘米乘10厘米大,癌细胞已经扩散至骨骼的不同部分。

截至北京时间7月5日,搜索中国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网站,有四篇关于刘晓波的消息,最近的消息则是5日发布的,称“将聘请美德等国的世界级权威医学治疗专家来华,加入为刘晓波治疗团队为其进行治疗。”而这被外界看来是中共在刘晓波事件上的妥协,因为此前中国当局曾以“外国医生不具有在华行医资格”为由加以拒绝。外界猜测这或许与习近平将分别在5日和7日出现中德首脑会晤,以及二十国峰会(G20)有关。

此前在6月29日习近平抵达香港时,有记者在机场就刘晓波病情和自由向习近平大声喊话提问,习近平未作回应,转身离开。

凛冬将至

其实,中国“墙外”如此热闹,“墙内”的中国人只能感受到越来越“凛冬将至”的舆论氛围。6月初,中国官方关闭数十个八卦娱乐社区账号,被指“坚决支持遏制追星炒作低俗媚俗之风”。六月下旬,这股严肃媒体风暴正式上演。

首先,中国广电总局对网络产业出手管控,包括“新浪微博”、“凤凰网”等网站的视听节目服务被关停。7月初,中国审查机构又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清单中写明禁止网络视听节目包含的一些主题,包括同性恋、双性恋、不伦恋等“非正常的性关系”。与此同时,中共再次证明“党支部建在连上”不是一句空话。斗鱼成立国内首家“网红党支部”,已有18名网络主播党员。


在中国500多家直播平台中,这个“网红党支部”系首家,直属于斗鱼党委,已有18名网络主播党员加入(图源:@长江日报)

虽然近些年,中国的这堵墙越来越高,越来越严,但中国国内一些人由于拥有翻墙工具,也能及时获取墙外信息。但这样的好日子似乎也将结束。据美国媒体美国之音网站7月4日报道,中国网民热衷使用的GreenVPN在7月1日向用户发布通知,将即日起停止服务,登陆页面显示公告的题目十分显眼“相遇有时,后会无期”。

其实早在2017年1月22日,中国工信部就宣布,即日(1月22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强调未经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

治理能力现代化

事实上,随着网络的普及,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对其国家的网络环境进行管控。在美国,尽管美国有法律规定保护互联网言论自由,但将“言论”分为纯粹言论、象征性言论以及附加言论三种,并且表示,由于这三种言论给社会秩序造成危害的可能性大小不一,因此有必要用不同的法律界限来对它们进行管控。例如淫秽、煽动性、涉及种族、犯罪、恐怖活动等内容,都在政府和互联网组织的管控范围之内。

美国在这方面最大的特点是“分级管理”,而非全部封闭,集中体现在娱乐业和色情低俗内容方面。而网络中的低俗色情内容同样是西方各国打击的重点,并在此方面将重点放在保护未成年人身上,通过技术手段、企业自律、实名认证等方式加以控制。

因此,中国对于网络低俗内容的整治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网络直播和各种新兴的自媒体的确为低俗内容的传播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尤其是在中国目前几乎人人都拥有智能手机的现在,低俗内容的传播将以几何速度增长,危害巨大,控制困难。

同样基于这样的恐慌,像刘晓波这样的“政治符号”同样也是中共封锁的对象。毕竟目前的中国仍然无法迈开这个坎,仍然没有完全的自信去赢得“意识形态之争”。因此,中共对这些颇为敏感的“政治人物”的封锁同样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中国官方对刘国梁事件的一些封锁行为则让人难以理解。在这件事情中,它并未完全封锁,但是采用了在个别相关的关键新闻下禁止评论的手段,集中体现在微博中。当然这样的手段并不罕见,此前在一些重要新闻下,中共为了控制舆论评论的不确定因素,经常采用完全禁止评论的作法。中国网友在微博中不得不在其他不相关的可以评论的帖子下进行讨论,形成独特的一条风景线。

可以说,这样的行为只能产生更多的逆反心理。低俗的不能谈可以理解,刘晓波不能谈也能理解,但是连刘国梁都不能谈,就有问题了。那么究竟什么才能谈?

从最近中国官方的一系列手段可以看出,中国这张控制舆论的大网还在缓慢铺开之中,但换句话来讲,也可以说中国官方和宣传口或许还在迷糊和“揣度上意”之中,或者根本不明白,究竟什么可谈什么不可谈。

所以,最近包括中国网信办在内的中国一系列可以控制舆论的机构压力应该很大,一方面 “揣度上意”迷糊困难,“镇压民意”阻力巨大;另一方面控制舆论时间紧任务重,借口之一可能就是即将在下半年召开中共十九大。毕竟在十九大前,风声鹤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专栏: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